繁体版

第112章 你可以来我的毕业典礼唱嘛!(10/10,求订阅)

曲终,人散……

再多的恋恋不舍,在《再见》结束之后,这些热闹的情绪也随着冰冷的海风,慢慢地消散在了今天有些朦胧的夜色中。

而观众离开后,现场已经安静了下来。

即便音乐节的工作人员还在热热闹闹地聚集着在主舞台上,拍照合影,欢声笑语,但在台下,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喧闹、拥挤。

只剩下东倒西歪的护栏,一地脚印、一片狼藉的沙滩,还在祭奠着刚才人潮的狂欢。

戴羽妮坐在之前导播的沙滩椅上,裙子露出来的白皙的大腿上盖着杨谦给她准备着的外套,怔怔地望着还被灯光照亮着的舞台。

“在想什么呢?”

杨谦找了一张椅子,拉着过来,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吹吹海风。

喧嚣过后选一处安静的地方呆呆,这是一种很特别的体会。

“我在想,今晚的一切,是真实的吗?”

戴羽妮如同梦呓一般,轻轻地呢喃几声。

然后才转过头来跟杨谦微微一笑,解释起来:

“樱桃舞台算是我以前盼了两年多的舞台,今晚忽然就站了上去,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唱歌,就感觉很奇妙。”

她不知道是不是中午没休息,有点困了。

眼睛有些许的迷离,眼神也有点儿慵懒,像倦惰的小猫咪一样!

让人看着有些心疼,有点想将她拥入怀里,轻轻地抚模着她柔软松散的头发,好好地呵护一下。

“不能算是奇妙吧,我觉得这更像是我们花了近一个月的准备,厚积薄发,最终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奖赏。”

杨谦仔细思考一下,跟她慢慢地分析起来。

戴羽妮浪漫的想法有点飘忽,杨谦沉稳的话语,却是让她平静下来,脚踏实地。

不过,脚踏实地的后果有点不好。

戴羽妮不看舞台了,她懒散地窝在沙滩椅里,脖子靠着靠背的弯曲处,跟要睡觉一样,脑袋侧躺着,全神贯注地看起了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

杨谦都被她这样含情脉脉地看得不好意思继续对视了,抬手模了模鼻子。

“看你的样子呀!你不是叫我‘牢牢记住你的脸’吗?”

戴羽妮俏皮地嘻嘻一笑。

这是《再见》里的歌词。

“这歌不是这样理解的……”

杨谦哭笑不得。

“谁说不是,我们明天回去荷城,我收拾收拾,然后就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就要回去魔都了!你猜我到时候会不会掉眼泪?反正我肯定会想你的!”

戴羽妮虽然是借着歌词的内容来开玩笑,但最后一句话是她自己的真心话。

两个人牵了手之后,杨谦还有些拘束,像之前一样,保持着距离,说着很有分寸的话。

戴羽妮却满不在乎,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也不怕杨谦知道。

反正这家伙有贼心没贼胆。

果然,杨谦跳过了她最后一句话,哭笑不得地回应道:

“掉什么眼泪?我们两个以后又不是没机会见面了,不是还说好了,圣诞那个周末我去魔都找你玩吗?”

“还有一个月呢……”

戴羽妮眨了眨大眼睛。

其实戴羽妮知道自己等不了一个月,可能回去魔都休息一下,等杨谦在羊城找好住的地方,她就会迫不及待地飞过去找他了。

借口她都想好了——“戴师傅指导小杨同学弹钢琴”!

嘻嘻!

“好好看书学习做试卷!一个月时间很快的!”

杨谦没好气地抬起手。

但那是下意识的动作,他意识到这是戴羽妮,不是自己亲妹妹,便赶紧停住了。

然而,戴羽妮认得他这个动作。

她不但不抗拒,还很顺从地伸长脖子,把自己的脑袋送了过去。

杨谦愣了几秒,无奈之下,只好改暴栗为揉头发,轻柔得跟没模到一样,点到为止。

戴羽妮满意地坐回去,但她还想跟杨谦继续聊天,就两只手扒着椅子扶手,身体微微向这边倾斜,跟好奇宝宝一样问起来。

“谦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再见》这首歌,你是唱给很多很多同学听的呢?还是唱给某个同学听的?”

嘶,这个问题犀利了。

杨谦都忍不住挠了挠头。

“这不是因为这首歌,感觉太像是唱给喜欢的女生的嘛!我就是想要了解一下,涵涵说你都没跟她说过感情方面的事,不知道你这首歌是唱给谁的……”

戴羽妮还解释了一下。

就知道,果然跟杨诗涵这丫头有关系!

“哪有唱给谁?《再见》其实就是唱给全部同学的,给我们大学生活,画一个句号。涵涵就是喜欢胡思乱想,你别听她瞎说。我没给她讲什么感情方面的事,是因为都没有啊,我又不能像写歌一样跟她瞎编。”

“写歌也算是一种艺术创作,就好像我写散文,经常会描写一些我没去过的地方一样。艺术创作有时候是需要虚构,需要夸张的。”

杨谦无奈地跟戴羽妮摊了摊手。

戴羽妮才不在意他什么艺术创作呢!

她就是担心以后跟杨谦在一起,会有什么前女友蹦出来,说自己插足了他们的爱情。

“大学四年都没谈过恋爱?你又会写歌,又会写文章,而且长得也不差,没有女生喜欢你吗?”

戴羽妮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怎么说呢,有是有……”

杨谦不想撒谎。

但也不能把人家女生怎么给他塞情书、怎么偷偷找他表白的过程说出来啊!

他犹豫一下,言简意赅地接着说完:

“但可能是我觉得那时候不太想谈恋爱吧,大学时候我修了两个专业,平时没什么时间。然后都是班里的同学,我也怕答应了,到时候因为性格不合适,闹得不好收场,以后同学也做不了。”

确实是这样,跟杨谦表白的那些女生,基本上都是他们班里的,或者是学校社团里认识的同学,关系还算不错。

但杨谦见过太多了,大学时期谈恋爱的没几个好下场,基本上后面都老死不相往来了……

当然,穆岳良是一个例外。

“嘻嘻,小伙子,大学时候没谈过恋爱,又不是什么坏事,姐姐不会笑话你,因为我也没有呢!咱俩是患难与共!”

听完杨谦的话,戴羽妮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起来,她喜滋滋地伸出手,拍了拍杨谦的大腿。

自爆“糗事”,戴羽妮很淡定,她觉得杨谦跟她坦白了,她跟杨谦说说也挺好的,说不定他也在乎呢?

“你跟谁姐姐呢?跟谁俩呢?”

杨谦莞尔一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会儿的杨谦也放松了下来,还用跟舍友学来的东北腔跟她调侃起来。

“哈哈,没有啦,我开个玩笑。不过刚才你说给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句号,我就很有感触,当时看你在毕业典礼上唱《再见》的时候,我就特别感动,觉得要是我毕业的时候,也能这样唱就好了,那该是多么美好的记忆啊!”

戴羽妮是真的很感动。

不过不是因为唱歌,之前那个表白的男生唱得一般,戴羽妮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感动的。

但杨谦不一样,他唱得很好,而且用自己的原创,给他和他的同学们的大学记忆多了一个可能谁也忘不掉的句号。

可能别人毕业很长时间后,连舍友的名字、同班同学的名字、老师的名字都忘了,但肯定不会忘记那年夏天感动了他们的杨谦。

“你也可以唱啊,明年到你的毕业典礼了。你看你是喜欢唱《再见》呢,还是喜欢唱《朋友》,这两首歌都挺适合毕业典礼唱的。”

杨谦笑着,很慷慨地表示戴羽妮可以随便挑。

“我喜欢你来现场给我唱……”

戴羽妮刚想这么说,但杨谦接下来的话让她把这情意满满的话憋了回去。

“不过,这两首歌都不太适合你的嗓音,我得重新想一想,看看能不能给你量身打造一首。”

杨谦意识到戴羽妮唱这两首歌可能不太好听,就改了口。

“你说的呀,我可记住了!不过要是写不出你也不用太着急,我唱不了,你可以来我毕业典礼上唱给我听嘛!嘿嘿……”

戴羽妮也很机智地改了口。

他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杨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甄云嫣打过来的,她问他们跑哪里去了。

现在大伙儿,包括一些明天没有行程的歌手、乐队们正准备一起去吃夜宵庆功。

“去吗?”

杨谦捂着手机问戴羽妮。

“去呀!之前我每次都去蹭吃蹭喝的!”

戴羽妮重新跟打了鸡血一样,一点也不慵懒地挥舞起了小拳头,兴致勃勃的样子。

他们计划明天再一起回去荷城的,今晚也没有继续跟歌迷欢聚的打算。

而且,戴羽妮也没有觉得自己现在跟唐郡同台了,就高高在上,不需要跟其他小歌手、小乐队混在一块。

不是说好的,就算成名立万了,也要善待别人吗?

妮爷还是很接地气的呢!

“好,我们现在过来。”

杨谦一边站起身,一边笑着跟电话里的甄云嫣说一声。

不过,旁边的姑娘还伸着手,眼巴巴地等着他拉上一把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