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77章 大牌明星和小菜鸟的那些事儿(1/2,求推荐票,求月票)

11月27日,星期五。距离樱桃音乐节开始还有一天时间,但南海岛三银市润远·星海湾附近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一些远道而来的歌迷们早早地抵达了音乐节举办的地方,在附近的酒店或者民宿住了下来。

“有没有小伙伴已经到三银的?举个爪子!一起去彩排现场逮捕杨谦啊!”

杨谦的歌迷群里也有人在问了。

“在,在,我在!”

“能去彩排现场吗?我刚刚才从外面经过,保安拦着不让进去。”

“好像进不去,可以过来面基啊!”

“晚上吃个饭,聚一聚。”

“可惜妮爷也跟着去表演了,没空安排我们,不然妮爷肯定会请我们搓一顿的。”

很快,好几个人都在说自己也在附近,并且商量起了碰面的地点。

“你们这么早就去了?我是明天八点半的飞机,要中午十二点才能到三银。幸好杨谦老师跟妮爷的场是在五点多钟,不然我都怕赶不上!”

江燊睿看到群里的消息,羡慕坏了。

他没有办法,今天还要上课。

现在是中午在家休息,所以才能看一下手机。

“燊睿,你还要去三银啊?不怕杨谦又说你不好好读书啊?”

羁星辰冒出来问他。

这事在群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因为江燊睿年纪小,大家都想逗他。

“去啊,杨谦老师的现场我必须去看的!大不了再挨一顿批评。”

江燊睿现在跟着这些老油条混,脸皮变厚了。

“年轻就是潇洒!大叔羡慕你!”

羁星辰这次去不了,周末有工作,冲突了。

不过,绅士鸡这个潇洒的“老”艺术家还是去了。

而且,没隔太久,他从前方传来了“战报”让群里炸开了锅。

“兄弟萌,后天结束的时候谁都不要急着走,杨谦跟妮爷要上樱桃舞台唱《再见》!”

群里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包括正准备睡觉的江燊睿。

“真的假的?”

“龟哥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一开始还有人不信。

“我进去了啊!”

“之前跟摩星音乐的一个场务认识,她刚好也在,就把我带了进去。”

但绅士龟接下来发的一张现场彩排的照片让他们不得不信。

舞台上面,不只是站着杨谦和戴羽妮,旁边还有几个他们都叫得出名字的歌手。

“卧槽,唐郡怎么也在?”

“那是闪送乐队吗?十年以前我是他们的粉丝啊,不过现在好像他们的音乐我不太能听得下去了。”

“郭春也不错啊,他的歌很好听!”

看到这么“庞大”的阵容,他们终于相信杨谦和戴羽妮准备要给这次樱桃音乐节唱压轴了,而且还是在樱桃舞台的压轴!

“我买的是明天的单日票,哎,早说啊,我直接买两日通票了!”

“不管了,我先改签,后天不回去了,先看杨谦的樱桃舞台再说!”

“你再买一张后天的单日票吧!杨谦老师要唱压轴啊,不看白不看!”

“感觉有点亏,就一首歌。要不木恋你们去看,拍视频回来发给我看怎么样?”

“不是不行,但谦哥这么重要的舞台不去,你确定?”

羁星辰看到这,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有机会就赶紧去吧!才几百块钱啊,而且你还可以听其他的舞台,又不是只看杨谦的。”

“我跟燊睿都想去看星期日的那场,结果都去不了,你有机会不珍惜,哎!看着都着急!”

“手动艾特燊睿!”

江燊睿这时候也出来了。

“别艾特我了,我现在郁闷着呢,后天中午的飞机,本来想的是明天晚上能跟大家玩个尽兴就行了,结果还是错过了最精彩的一趴。”

很多表示“心疼燊睿”的话蹦了出来。

也有怂恿他去改签的看完表演,星期一再回去的。

“别闹,燊睿跟你们不一样,他是高中生,要上课的。”

羁星辰看到了,赶紧劝说了一句。

“机会难得,翘半天课也没什么关系吧?”

但江燊睿这时候就没有前面那么刚了,他在群里叹气:

“不行,跑去音乐节玩已经有点不务正业了,要是还翘课,杨谦老师那还不得把我粉籍给开除了?”

底下的群友们都乐了。

“头一回听说不认真上课被开除粉籍的。”

“咱们追星还得学习的吗?”

“别的地方不可能,杨谦这里还真说不准,上回在荷城见他,他还挺较真的。”

不过,既然是这个原因,大家都不起哄叫江燊睿翘课去追星了。

“鸡哥呢?鸡哥怎么没声了?”

“@绅士鸡,再来几张现场的照片啊!”

然而,绅士鸡也没了声音,后来才知道,他被制止了,不能拍照,所以手机关机了。

……

先不说粉丝们的热闹,彩排现场,杨谦和戴羽妮确实是被叫到了樱桃舞台这边,和几位由甄云嫣协调过来的“明星”歌手、乐队一起合练《再见》这首歌。

没办法,他们得配合着这些出名的歌手的时间,人家下午彩排完还要休息,或者还有别的商业活动。

只能是暂时放下了自己在新人舞台那边的彩排,先把这边的排练做完了,再回去彩排自己的舞台。

“郡姐,这里不能这么慢地唱。”

“不是‘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是‘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节奏要快一点。”

杨谦抱着吉他,站在舞台边缘,跟他们讲着这首歌新编的版本应该要怎么唱。

确实是旋律的节奏大家都能跟得上,但这首歌之前因为杨谦唱的是“真情版”,让他们耳熟能详的反而是这个版本。

不认真练一练,还真的有可能会被脑袋里根深蒂固的印象给影响到。

像唐郡这样唱惯了抒情歌曲的“老”歌手,她还真的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

“小杨,能不能别这么改?我唱着很别扭!”

唐郡成为被纠正的次数最多的歌手,而且杨谦也没有让她含糊着唱过去,一遍又一遍地说,这让她又是郁闷又是恼火。

好歹也是前辈,怎么不给前辈留点面子?

“其实,《再见》这首歌是应该这么唱,这么唱的情感更加自然,潇洒!也更加适合我们后天晚上这个离而不别的现场氛围,大家开开心心地结束这次音乐节……”

杨谦很想告诉他们,这才是《再见》的原版,换了真情版,《再见》可能就不会在地球上那么流行了。

唐郡看他不乐意,心里有些不快,但也没继续说什么。

歌是别人的歌,别人爱怎么改就怎么改。

她来音乐节表演,不是为了出风头、抢地位的,这里的小歌手没一个能比得上她在娱乐圈的地位。

关键是主办方给够了钱,她就当商演来表演一圈。

这个后面加的演唱也是算钱的,唐郡不想跟钱过不去,也不想回头有新闻传出去,说自己耍大牌欺负新人。

但唐郡不吭声了,有人却要替她出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