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57章 戴姑娘和木先生(1/2,求推荐票,求月票)

“好听!真的好听!要不是你说是叶芝的诗,然后我也在你这本书里找到了一样的译文,我真的会相信这首歌的词也是你写的!真的,太适合……呃,太像你之前那些歌了!”

杨谦唱完,戴羽妮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有些迷离的眼神,鼓掌赞叹起来。

她还差点把“太适合表白”这样的心里话给说漏了嘴,幸好改口改得快。

她可不想破坏他们现在好好的友谊状态。

“还好吧?其实就算不知道是叶芝的诗,你也应该能看得出来。因为像‘炉火旁打盹’这一句,炉火本来就是国外的事物,只有外国人才普遍用壁炉烧柴取暖。

我们国内,哪有说炉火的?就算说厨房那个炉灶,那也是说灶火,又或者是以前用的蜂窝煤的炉子,那也没有炉火这么一说。”

杨谦却笑着,跟她正儿八经地讨论起了用词的地域性问题……

真的是气氛破坏大师,本来还有那么一点浪漫想法的戴羽妮都被他给气笑了。

“吃饭,吃饭!”

戴羽妮咋咋呼呼地叫着,让杨谦把吉他放下来吃饭。

浪漫又怎么样?

能当饭吃吗?

中午饭在飞机上吃的,又不想麻烦杨谦,戴羽妮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看见杨谦担心磕着碰着、还要把吉他放回吉他盒里,戴羽妮便转着她的大长腿下了木沙发,起身弯腰,在桌子上解开打包盒外面的袋子,把她买回来饭和面都端了出来。

“杨谦老师,你要吃饭,还是吃面呀?”

戴小助理上线了,她转过头来,跟杨谦嘻嘻一笑。

“我都行。”

杨谦蹲在一边拉着吉他盒的拉链,抬起头来应付了一声。

“没有都行!先吃哪个,再吃哪个?”

小助理眉毛一挑,还凶巴巴的。

“好吧,我吃饭。”

杨谦起身坐回沙发上,从她手上接过了烧鸭饭,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之前自己摆在茶几上的桌布不见了!

果盘和花倒还在,只是这时候放在了茶几的一角,茶几的大部分地方都被戴羽妮打包回来的饭菜给占据了!

“你那个桌布挺好看的,我怕弄脏,就先收起来了。等会儿吃完饭,我再给你复原回来。”

戴羽妮看到了他的视线,主动地跟他解释。

杨谦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因为他本来也没有打算纠结这个问题。

他虽然比较喜欢整洁,但从来都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会将自己的习惯强加给别人,不然,大学时候住宿的他早就跟舍友们闹矛盾了。

还是聊回音乐,特别是他们现在比较重视的樱桃音乐节!

“下午他们的负责人给我来电话了。他们安排我们二十八号,也就是第一天上Ne;Young嗨岛舞台,其实也是新人计划的舞台,只是因为在南海岛,所以加了嗨岛这两字。”

戴羽妮没有忘记要跟杨谦讲这件事,只是刚才光惦记着杨谦的新歌,没空说而已。

“好,第一天也挺好的,只要能安排上就行!”

杨谦没觉得自己上过一次地方的小舞台就很厉害了,他知道自己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独立音乐人,没有戴羽妮,他是肯定不会被音乐节的组织者们看中的。

不过戴羽妮也确实是厉害,说想上就能上!

不知道戴羽妮背景的杨谦只能是盲目地感慨着。

“暂定我们是唱下午四点到四点四十分的场。具体哪个时段,现在也说不准,但下个星期五会出完整的阵容海报,所以我们现在有三个工作要做。第一个,是想一个我们的组合名字,人家要加到海报上给我们的……”

戴羽妮一边吃着牛腩面,一边跟杨谦慢慢地说。

先说组合名字,因为是临时凑在一起的,还是限定组合,戴羽妮也没想过他们要起名字这回事。

但既然要去音乐节玩了,肯定还是要起一个酷一点的名字。

不过,起名字这事儿,戴羽妮不擅长,只能是寄希望于文采比较好的杨谦。

“起名字都有什么讲究?”

杨谦也不懂行,先请教一下。

“没有什么讲究,随心所欲,有什么老棉袄、塑料袋啊,还有什么大孙子、盖世郭太白,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我记不住,也整不明白。”

戴羽妮抓着筷子挥了挥手。

“那你之前的乐队叫什么名字?”

杨谦感觉也确实是弄不明白主流的起名风格是什么,或许也根本没有主流这回事,但凭空想一个名字也比较难,他想先了解一下戴羽妮自己的起名风格。

“我啊,我也比较随意,就叫妮爷的乐队。”

戴羽妮有点不好意思,她其实也是起名起到烦了,索性化繁为简。

“妮爷的乐队,这个名字也不错啊,简洁明了。”

杨谦觉得可以,这个名字在众多乱七八糟的名字中间,看起来还是比较有记忆点的。

“我那个就算了,咱们现在不是不搞乐队吗?咱们是组合,还是想一个组合的名字吧!再怎么,也得把你突出出来是不是?你是咱们组合的灵魂人物。”

戴羽妮主要是觉得她和杨谦这个组合是全新的一个状态,也算是放下过去,重新出发,再继续沿用之前的名字不合适。

“没有什么灵魂人物,咱们两个都是主唱,不分先后。不过,确实是要突出咱们两个人的特点,让别人能记得住。”

杨谦认真地思索起来。

“那是叫什么呢?”

戴羽妮眨着明亮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可以叫,妮爷……不,戴姑娘,戴姑娘和……”

杨谦一边想,一边念叨着。

“妮爷”燥了一点,他们到时候登台献唱的主要是民谣,小清新风格,戴姑娘这个叫法会好听一点。

现在关键是杨谦自己叫什么。

“戴姑娘和杨先生……先生也不太好。”

杨谦觉得老师和先生这样的称谓自己担当不起,太沉重了。

“杨干部?”

戴羽妮再一次将心声脱口而出,说完她捂住了这只今晚有点口无遮拦的嘴巴,只剩下两只笑成了弯弯的月牙的眼睛留在了外面。

“杨干部是什么?我也不是干部啊,这样叫可不行。”

杨谦有些模不着头脑。

他哪里知道,戴羽妮说的干部,可是“老干部”里面的“干部”!

“没什么,没什么!”

戴羽妮把牛腩面放下来,腾出左手挥了挥。

不行了,要笑坏了,差点把汤给弄洒了。

“戴姑娘和……杨小伙,不行,戴姑娘和杨小哥,有点怪怪的……”

杨谦卡在了这里,他觉得前面的戴姑娘念得很有文艺的感觉,但到自己这里怎么就拉胯了。

“你还不如叫杨靓仔呢!不是网上有个笑话说,我去粤省,就是想你喊我一声靓仔吗?”

戴羽妮听他刚才说那个“杨小伙”,就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现在又想起了这个梗,更是笑得不行。

“靓仔就靓仔,哪有加姓氏在前头的?杨靓仔,还不如叫靓仔杨,倒装的手法用得还多一点。”

杨谦也莞尔一笑。

但他只是开玩笑,小清新加上大俗话,看上去或许比较有噱头,但多念几次就会觉得很尴尬,起名字还是要谨慎一点。

“要不叫大木头和他的女老板?”

戴羽妮说完就后悔了。

今晚是怎么回事?太兴奋了吗?

居然几次口无遮拦地把自己的心声给说了出来。

大木头是她之前跟杨诗涵吐槽杨谦时候用的代称,这可不能让杨谦知道啊!

还有,区区一个小助理居然雄心勃勃地想要当女老板?

你咋不整一个“小助理和她的杨老爷”呢?

好羞耻……

“这样好像也行,不过这名字太长了。改成,杨谦和女老板?”

杨谦知道戴羽妮是开玩笑的,他也是故意一本正经地跟她开玩笑。

“噗,别乱来,真叫这个名字,我要被那些朋友笑死的!”

戴羽妮笑盈盈地摆手求饶。

“好吧,说正经的……你倒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灵感,刚才杨先生我觉得说起来太正式了,但木先生因为没有直接用我的姓,这种正式感就淡化了一点!戴姑娘和木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杨谦琢磨了一下,跟戴羽妮商量起来。

“戴姑娘和木先生……可以啊!这个名字我喜欢!”

戴羽妮眼睛一亮,同意地点了点头,还拿起桌子上的手机,记录下来。

这名字念起来不拗口,而且确实会给人一种文艺范儿,和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很适合他们这样一个表演民谣的组合。

最关键的是,这个名字太有CP感了,尤其是他们两个人往台上一站。

戴姑娘,木先生。

当然,戴羽妮没想这么多,她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很喜欢而已。

“那这个解决了,还有两个要做的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