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這天晚上,周禮在宿舍打游戲。

馮峰注意到周禮用的是之前買來的外星人筆記本,他有些奇怪,湊過來問了一聲︰

「你不是說這台電腦來路不正嗎?」

周禮笑著說道︰

「沒事,我那個遠房親戚在邊境拒捕被當場槍斃了,追查不到我這邊的電腦。」

馮峰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你怎麼笑得出來?」

周禮義正辭嚴地說道︰

「違法犯罪分子不值得同情。」

馮峰撇撇嘴︰

「等你被抓的時候,別說我知道這事兒。」

說完就回到自己座位玩起了游戲。

這時周禮來了電話,他接電話的時候又讓馮峰瞥見了用的是最新款的隻果12pro max。

等周禮掛斷電話,馮峰板著臉,對周禮說道︰

「我覺得我們應該聊一聊了。」

周禮見馮峰這麼正經的表情有些奇怪︰

「你想說什麼?」

馮峰壓低聲音問道︰

「你是不是從你親戚那邊拿到了一筆錢?」

周禮一臉神秘地拍了拍馮峰的肩膀,說道︰

「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馮峰微微瞠目,他知道自己猜中了,他語重心長地對周禮說道︰

「警方會追查到那筆錢的,你可能會被送進局子的!」

周禮笑嘻嘻地說道︰

「算了,跟你說實話吧,這些錢不是髒錢,是國家擊斃我那個親戚的賠償款,因為他沒有其他的親人,所以這筆錢就送到我這了。」

馮峰臉色古怪,愣住鴿天才說道︰

「尼瑪的孝起來真好看。」

周禮站起來離開宿舍。

剛才那通電話是一個芯片廠商打過來的。

周禮這段時間一直在找合適的芯片廠準備接手,改造一下做量子芯片。

周禮打車來到中間人約的一個茶樓。

這邊幽靜,很多人習慣來這種地方談生意。

周禮到了樓上雅間,敲響門走進去,看到對方已經在等著了。

見到周禮進來,原本交談的幾人齊刷刷地打量起周禮,表情有些奇怪。

其中一個很漂亮估計是秘書的女人站起來,笑著問道︰

「你好,您就是周先生嗎?」

她身旁的禿頭老板皺眉看向自己的秘書,似乎在埋怨,這是什麼眼力見,能巨資收購廠房的周老板會是眼前這個小年輕?

這家伙一看就是公司里的實習生。

他打斷自己的秘書,沒等周禮回應,說道︰

「行了,你把文件放桌子上吧,你們老板什麼時候到?」說著,還看了一眼腕上的百達翡麗。

周禮看向美女秘書,笑著說道︰

「我就是周禮,剛才電話里聯系的。」

說完後,才看向廠商老板,說道︰

「咱們抓緊開始吧。」

禿頭老板表情古怪,仍然帶著一絲懷疑︰

「你真是周禮周先生?看著好年輕啊,冒昧地問一下,你今年多大?」

周禮坦然說道︰

「二十一歲。」

禿頭老板感慨說道︰

「這麼年輕就出來做生意了啊,還是這麼大規模的,周先生年輕有為啊。」

周禮微笑地將手里的資料放到桌子上,說道︰

「開門見山,我考慮了你們報的價格,我覺得不太合理。」

听到這話,禿頭老板收斂起笑容,開始說芯片行業現在是多麼火熱,前景多麼好,還有廠里各種新設備,有從美國買的,有從台灣那邊買的,年頭都不久。

總之意思就是他報價三個億一點都不貴。

他還讓秘書將這邊的資料交給周禮過過目。

周禮接過來並沒有看,笑道︰

「既然我打算收購貴廠,肯定做足了功課,這是我擬定的收購合同,你們可以看看。」

秘書接過來,看到最後收購價格,臉色動容,她將合同挪到禿頭老板面前。

禿頭老板一瞥,眼珠子一下子瞪大︰

「小伙子,你是不是少寫了一個零?我報價三個億,你出三千萬?」

周禮笑道︰

「你們別只看我的報價,這邊還有一些我對貴廠做的評析報告。」

當秘書和禿頭老板看到報告內容,臉色再也繃不住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這麼了解我廠子的狀況?」

禿頭老板驚呼出聲,下意識地轉頭看向身旁的秘書,像是在懷疑秘書勾結周禮,把廠子的經營狀況抖個底兒朝天。

秘書皺起眉,面對老板對自己的質疑,她是又氣憤又寒心。

旁邊的中間人壓低聲音說道︰

「別急著承認啊,這樣我都沒法幫你們談價格了。」

禿頭老板把文件摔在桌子上,說道︰

「談個屁啊,這家伙比我都了解廠子的情況,甚至幫我算好了倒閉的時間。」

介紹的中間人尷尬地杵在原地,不知道怎麼接話。

周禮看向禿頭老板,說道︰

「我給你的建議呢,就是趁早脫手,帶著現金去做電池,這行業不錯,比起芯片好做多了。」

禿頭老板眼神一愣。

他看到周禮的表情就知道,周禮絕對不是隨意提起電池的行業,更不是湊巧猜中了他最近在籌劃進軍電池行業的事情。

事實上,他從去年的時候就在跟一個汽車廠商商量合作做新能源車。

這絕對是機密,他在這邊芯片廠的秘書都不知道內幕。

因為芯片大廠老板準備轉行的消息在外人看來就等同于跑路,對他原本的芯片廠聲譽和發展絕對是致命打擊。

而對面的小年輕竟然知道這事。

他臉皮抽動一下,湊近秘書小聲說道︰

「我剛才錯怪你了,咱們遇到鬼了。」

秘書松口氣,說道︰

「價格太低了,咱們可以直接推掉這次收購,另外找下家。」

禿頭老板臉色幾次變化,他最終看向周禮,咧嘴笑道︰

「交個朋友,三千萬成交。」

「陳總?!」秘書急了,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老板願意屈就,上次一個投資者報價六千萬都沒賣。

這次竟然三千萬給賣了。

理由僅僅是跟對面這個小年輕交個朋友?

秘書看不透這里邊的門道。

周禮指著合同說道︰

「我就知道陳總是個聰明人,那份合同我已經簽字了,你再簽一下就行。」

秘書面帶禮貌的笑容說道︰

「合同的細節方面,我們這邊還需要商討一下,之後可能會另外擬訂合同,如果」

沒等她把話說完,旁邊的陳總抓起筆,大手一揮,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秘書看得一愣一愣的,她忍不住看向身旁的陳總。

夕陽透過落地窗,打在他 亮的頭頂上,反光得有些刺眼。

歲月奪走了他的頭發,但也給他帶來了超出常人的經驗和老練。

而今天陳總的表現就像是被洗了腦。

陳總只顧看向周禮,笑道︰

「周先生,你看我爽快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