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這一次抓到的主神,比起上一次強悍了許多。

上次那個在楚蘊手底下過不了幾招,這個還跟楚蘊打了個昏天暗地。

「楚蘊,咱們手里這個,應該算是他的本體了吧?」粉鴨子興奮的問道。

楚蘊眯了眯眼,接過粉鴨子遞過來的乒乓球細細端詳。

「是他的本體。」

所以才這麼急于逃月兌,和上次那種隨意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具本體的實力,至少佔了他目前所有實力的四分之三左右。

解決了這個,剩下的不足為懼。

「哇,發財了發財了,我要是把他直接吞了,是不是又能晉級了?」

粉鴨子身上的毛紅艷艷的,整個人開心的飛起。

「不一定,也許吧。」楚蘊。

「就算不能晉級,對鴨兄也是極好的,他要操控那麼多系統,轉換出來的空間之力肯定不少。」

粉鴨子喜滋滋的,「還是小糯米會說話。」

「不過」粉鴨子想到什麼。

「既然咱們上域的資源都是平均分配的話,那這廝的能量我就不能一個人獨吞了。

現在咱們上域的人,已經有我和楚蘊,還有小糯米,明鏡,還有簽到系統也勉強算吧。」

「不過楚蘊似乎看不上這點,那就我們四個平分好了。」

「我沒事的鴨兄,接下來你還需要對付他另外兩個分身,還是你拿吧,我不要了。」

「小糯米,你不會還有什麼弒父的顧慮吧。」

「其實說白了,你們就是新舊力量的交替而已,雖然你們血脈同源,但真正誕生你的是上域,和他沒直接關系。」

「鴨兄放心,我現在哪里還有什麼想不開的。」

自從楚殿下說出他的真實身份後,他已經找到了歸屬感。

再也不像以前一樣,小心翼翼患得患失。

他猜測著,楚殿下之前不說,恐怕也只是心里猜測,並不能確定。

上次試著讓自己解析天道信仰力,自己沒有被反噬,才確定了的吧。

「那就好。」粉鴨子說道,「那就這樣吧,現在特殊時期,咱們按需分配算了。」

「小糯米你把他的能量分成三份,一份是提取單獨的空間之力,這部分能量對我比較有用。」

「另一份就是他的血脈本源力量了,你們同是輪轉血脈傳承者,這部分對你效果最好。」

「剩下的一份,就是他自身的靈魂之力和他身上掠奪來的資源和能量了,這個就提純一下,給明鏡和簽到系統吧。」

後宮系統有點心動了,小聲的問道,「殿下你覺得呢?」

「你們看著辦就是。」

楚蘊把手里的乒乓球扔給後宮系統,轉頭看著眼前的客棧。

客棧和不幸被粉鴨子籠罩在領域內的建築,已經被碎成渣渣,連塊像樣的木板都找不出來了。

但是在領域之外的,不管是房屋還是樹木花草,全都毫發無傷。

大街上呈現詭異的一幕,就像有人用巨大鋒利的大刀,將大街掏出了一個巨大的、完整的圓球。

街道兩旁很多人抱頭痛哭,特別是客棧老板,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可是面對眼前詭異的一幕,又不敢罵。

生怕不小心得罪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楚蘊,這些人也怪可憐的。」粉鴨子嘟嘟囔囔的,從兜里掏出一些金子,直接往建築毀壞的地方一扔。

「這些就當是咱們的補償吧。」

楚蘊查看了一下原主的復仇進度,確定傅雲婉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

現在沒有了零序的干預,簽到系統的功能在整個大位面都沒有任何阻礙。

迅速把遺留在這個位面的系統都解決掉。

為了盡早解決零序的另外兩個分身,楚蘊直接把身體還給了傅晴雨。

再給了她能重塑丹田的藥物,以及葵花寶典。

才對粉鴨子道,

「離開。」-

番外

回到自己的身體後,傅晴雨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她曾經也以為,自己會得到新的開始,不過那個新的開始是愛拉星。

和如今這個新的開始,完全不一樣。

不過,好在愛拉星是真的存在的。

如果在愛拉星將他們的星球劃歸入星際聯盟之前,或許她現在清醒過來,已經太晚了。

畢竟對一個女子來說,沒有了清白,沒有了家族,甚至年紀都已經到了人老珠黃的年紀。

就算真相大白,知道她都是被傅雲婉設計的。

也最多讓她晚年活的沒有那麼悲慘。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雖然為了自己的統治,當今陛下拒絕全面引進愛拉星提供的技術。

但是只要是好東西,總免不了被人向往。

大家或許現在不會很激烈的上奏要求,但是或明或暗的打探外面的消息是肯定的。

消息層層傳下來,雖然會有部分失真,但是大多數卻是事實。

比如愛拉星的人,有了超級科技之後,人已經能活兩百年。

比如愛拉星的人,自從上小學開始,就會開始檢測精神力,據說精神力是一種很神奇的能量。

和他們這里的內功丹田一類的有些相似。

而且比內功用處更大,據說精神力達到某種等級,就可以成為機甲戰士。

愛拉星的機甲戰士,是很榮耀的一個職業。

更重要的是,听說愛拉星男女平等。

只要擁有實力,女孩子的社會地位和男人一樣高。

那里根本沒有什麼相夫教子的說法,更不會把貞潔,作為判斷是不是好女人的標準。

所有人都一視同仁,所有人都可以為星際聯盟貢獻自己的力量。

女孩子也可以成為全民英雄。

甚至只要實力足夠,那里的女孩也能像男人一樣風流肆意。

她想去愛拉星。

那里有她對未來的希望。

雖然愛拉星因為肩負守護整個星際聯盟的重任,和所有星球簽署了和平條約。

最優秀的戰士,特別的機甲戰士,需要去愛拉星服役。

作為一個落後星球的人,她知道她必須足夠優秀,足夠有價值,對方才會願意向她遞來橄欖枝。

所以在回來之後,謝絕了一切上門拜訪的人,一心窩在之前五嬸那個小院子里。

雖然知道楚蘊的身份不一般,但是藥一吃下去,經過一夜的劇痛後,宛如新生的丹田還是讓她吃了一驚。

她甚至能感覺到,修復過後的丹田,比她全盛時期的丹田可容納的真氣多的多。

試著按照葵花寶典的方式引氣入體,才知道以前自詡為天之驕子的自己,有多弱。

她現在剛剛開始修煉,可一天的功夫,就已經抵得上從前一個月不止。

而且,越是修煉下去,傅晴雨對于神識感應越是震撼。

神識感應,還是她在經歷過圍觀楚蘊生活,才知道的事情,原本他們最多將這個叫做念力。

內力深厚,或者天賦絕佳的人,可以修出念力。

據說,曾經江湖中,修念力最為高深的高手,可以做到十步之外無任何動作殺人。

用的正是念力。

知道了愛拉星的事情,傅晴雨有了一個猜測,或許這種念力,就是愛拉星所說的精神力。

她現在修煉不過短短一個月,就有了念力的感覺,那麼堅持下去,是不是她可以憑著這個,被愛拉星選中。

傅晴雨並沒有掩飾自己重新修煉的事實。

一來,愛拉星在最近一次過來考核他們送去服役的士兵,大部分都是不合格的。

陛下覺得顏面無存,因為這事,已經撥了好幾波經費,令她爹一定要好好培養一些人才出來。

二來,之前的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了,她現在正是被人同情的時候。

現在自己振作起來,沒有萎靡頹廢,正是大家都想看到的。

就算心里有點小九九的,也不會蠢到這時候來找她的麻煩。

公開了還能留出更多時間來獨自修煉,何樂而不為呢。

只不過,依舊有陸陸續續上門找她道歉的人。

隨著她對外公開的修為迅速增長,來的人也越來越多。

甚至周行哲也來了。

別人她或許可以推月兌不見,周行哲好歹是太子,她不好拒絕。

此時正是寒冬,院子里被積雪鋪了厚厚的一層,池塘里也結了一層冰。

但是周行哲手心卻在冒汗。

很早之前,他就想來找傅晴雨了,但是臨了臨了,他總是退縮。

他感覺自己沒臉見她,更不知道她會不會接受自己的道歉。

畢竟,連他自己都覺得,在把對方害成那樣之後,一句區區的道歉,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既抵消不了對方受過的傷害,也無法讓對方現在過得好一點。

說白了,對方要是接受的話,唯一的作用就是讓他自己好受一點罷了。

可他還是忍不住來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非要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要是沒有親口對她說一聲對不起,他就寢食難安。

輕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一個穿著湖藍色長裙,頭發簡單的挽了一個髻的傅晴雨出現在他面前。

她的皮膚瑩白細膩,臉上脂粉未施,但是絕佳的五官,和清絕的氣質,就像是在寒冬蓮葉間,一滴永不結冰的露珠。

清晰的印進他的眼底。

就像她逃婚之前,給他的感覺一樣。

雖不像牡丹一般,給人攝人心魄的美,但是永遠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讓人移不開眼,也不敢褻瀆。

不知道為什麼,周行哲腦子里突然想起最後一次見到她的場景。

那時候她被自己趕出太子府。

可是後來,自己在酒樓和幾個官員喝酒談事,她不知道從哪里得知了自己的行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跑過來,跟他說求他再給她一次機會。

「太子來找我,所謂何事。」

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周行哲的回憶,也打散了他不切實際的幻想。

他感覺胸口一痛。

傅雲婉不是早就說了嗎?

那都是她設計她的。

不僅僅是和人私奔,對自己的念念不忘,也都是假的。

周行哲不自在的抿了抿唇,「我我是來向你道歉的。」

他神色肉眼可見的緊張了起來。

「當初,我沒有調查清楚,就相信了別人的話,不僅不去仔細調查你突然逃婚的原因,還恩將仇報的,放任別人欺辱你。

我」

周行哲有些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發現,傅晴雨的臉色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

「我知道我現在的道歉,在你看來有些可笑,如果

我想問問,你現在有沒有什麼需要的,我能為你做的事情嗎?」、

周行哲以為傅晴雨會嘲笑他,或者直接無視他。

卻沒想到傅晴雨只是對他淡淡一笑。

「沒什麼的,其實不用專門道歉,太子殿下當初也是被人設計蒙蔽了,我們都是被人做了局。

你也沒對我做出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用不著道歉。」

周行哲︰

猝不及防的原諒,他卻並沒有感覺到高興。

反而有一種,什麼東西徹底失去的恐慌感。

傅晴雨並沒有發現他的異樣,依舊在微笑著說道。

「不過我的情況您也知道,總歸是被那件事情影響了,如果您真想為我做點什麼的話,不如就拜托您,將我推薦到愛拉星服役戰士名單中吧。」

周行哲,「好。」

在他答應傅晴雨的那一刻,周行哲心口處突然一陣劇烈的抽痛。

他和傅晴雨之間,有什麼東西徹底斷開。

那是屬于他們的緣分。

這時候他才知道。

那個在少年時,驚艷了他整個人生的女子,他從來不曾忘記。

幼年時被她所救的感激,在歲月侵蝕中,漸漸變成了念念不忘。

少年時,她的意氣風發,和風華絕代,讓這份念念不忘,轉變為情根深種。

他從來都是以能娶到她為榮。

堂堂太子居然會有這種想法,他一點都不覺得哪里不對。

甚至他覺得,在其他男人眼里,恐怕也是這麼想的。

說不定那些人還暗地里念叨,要不是自己是個太子,傅家嫡長女怎麼可能輪到他。

這種深情中,夾雜著淡淡的虛榮心,才會讓他在被‘背叛’後,直接崩潰。

曾經想象中的美好,一夜之間被全部推翻。

他也因愛生恨。

一半是報復,一半是為了自己那可憐的自尊心,所以才沒有用心去調查真相。

至于對傅雲婉,更多的是一種移情和愧疚。

當初以為他報錯了恩,找錯了人,等找到真正的救命恩人,自然要有所彌補。

加上對傅晴雨的因愛生恨,這才讓他以為自己愛上了傅雲婉。

其實,恩情就是恩情,最多只能讓他感激。

他真正被驚艷過的,唯有當年的傅晴雨。

這樣一想,他這種膚淺又無能的人,本來就配不上她吧。(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