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

蘇茶忍不住回憶。

上上個月。

臨近畢業,學校里幾乎沒課了,蘇玫給她找了一家雜志社讓她實習,雜志社離學校距離太遠,蘇玫便把她直接接到了她家。

住姐姐蘇玫家,蘇茶內心是抗拒的。

因為她一直都有點害怕姐夫程硯。

……

程硯和蘇玫結婚那年剛好是她高中畢業那年,雖然只考上了一個三流大學,但因為蘇爸蘇媽一直對從小學渣到大的她沒抱什麼希望,所以就算有個名校碩士畢業的學霸姐姐在前作對比,爸媽也沒多苛責她。

加上她是小女兒,從小都很安靜乖巧,幾乎沒有什麼叛逆期,和鄰居家調皮搗蛋貪頑打架還沒考上大學的同齡叛逆男孩一比,成績不好似乎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蘇爸蘇媽在收到蘇茶乖巧遞上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時,隔壁是雞飛狗跳揍兒子的場景,兩相對比之下,兩老瞬間覺得歲月靜好,十分滿足了。

因為隔壁叛逆男孩的無私奉獻,蘇茶從小到大的生活可謂是非常舒適滋潤的。

在隔壁叛逆男孩不听話摔碗扔書的時候,她只要听話洗洗碗拖拖地就能得到零食零花錢的獎勵,假裝晚上看書看困了,一覺睡到大中午爸媽也不來打擾她。

高中畢業的暑假,假裝對自己高考成績不滿意,裝出讓爸媽失望了的愧疚抑郁表情,蘇茶得到了更多的獎勵安撫,蘇媽連碗都不讓她刷了,家里對她的包容寵愛到了極致。

那天,蘇玫帶著程硯第一次上門,一點征兆也沒有,客廳里直接宣布了他們要結婚了的重磅消息。

驚得蘇爸蘇媽都沒顧得上什麼禮節,把程硯晾在客廳里,拉著蘇玫就跑房間里不知在說些什麼。

沒什麼存在感的蘇茶則安靜的待在客廳,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零食。

一大袋薯片吃了一半,蘇茶不敢吃太飽,怕一會兒吃不下飯了,便拿紙巾擦了擦手,見垃圾桶在電視機那邊有點遠,她不太想動,便隨手將廢紙和剩下的半袋薯片一起放回桌上……

「垃圾要扔進垃圾桶里。」這是程硯進她家以後說的第一句話。

程硯就筆挺的站在那里,一身裁剪得當的西裝,面容冷峻,氣質沉靜。

他鼻梁上那副金邊眼鏡以及鏡片下那雙眼楮都莫名讓蘇茶記起高中學校里最嚴肅的教導主任,多年養成的听老師話的乖學生習慣讓她忙從沙發上坐起來,不僅把廢紙老老實實扔進了垃圾桶,還順便收拾了一下桌子。

自那天起,程硯在她心中的形象,就和教導主任劃分到了一類。

在蘇玫和程硯結婚以後,他們定居在了s市,和蘇茶的大學在同一個城市。

蘇玫經常打電話讓她周末過去吃飯。

蘇茶還記得第一次到姐姐家的場景,那天程硯開車經過她的學校,剛好周末,蘇玫便讓他順路把她接了過去。

她進門剛換下鞋子,听到身後冷淡嗓音提醒道︰「脫了鞋子放進鞋櫃,注意擺放整齊。」

「……嗯。」

蘇茶內心那種消失了許久的教導主任監督感又出現了,她連背都不自覺挺直了些許。

在蘇玫這里,蘇玫總會督促她學習,專業課,英語四六級。

蘇玫從小就強勢,而蘇茶的性格偏軟,像個軟皮球,只要被人一戳就會塌下去。蘇茶就算內心再不願,還是得听強勢姐姐的話,看書學習。

但蘇茶從小就會演,她偽裝學習的技術出神入化,這麼多年了蘇爸蘇媽都沒識破過,相反蘇爸蘇媽還一直覺得蘇茶智商可能真的有點低,不然從小到大每天看書到半夜,這麼日以繼夜幸苦勤奮的學習,怎麼成績還會一直在中下游……

蘇茶盯著書就開始走神,明明走神狀態還能時不時的翻頁,連蘇玫都沒察覺出什麼不對勁。

直到程硯皺著眉頭把她桌上的書倒了過來。

她仍就著倒立的書一邊看,一邊翻。

程硯屈起指節敲了敲桌子,冷聲道︰「你在走神。」

……

那之後,程硯就常被蘇玫拜托來監督她的學習。

程硯也因此發現了隱藏在她乖巧皮囊下懶惰拖延的本性,休息日從不早起,課業能拖到最後一刻才做,也從來不主動做什麼,像青蛙一樣,要別人戳一下才動一下。

和蘇玫一樣的社會精英都不會喜歡像蘇茶這樣懶惰成性沒有上進心的人。

程硯也不例外,每每見到她都會忍不住皺眉。

雖然蘇茶長著一張沒主見的臉,但她心思敏感,能察覺出來程硯對她的不喜。

和程硯同桌吃飯時她都會有些拘束。

小心翼翼的怕他又會突然冷著嗓音提醒她幾句吃飯的規矩。

所以,當蘇玫提出讓她實習期間住這里的時候,蘇茶第一次拒絕了蘇玫。

「你不住我這,你要住哪?學校離雜志社三十多公里,你打車呢?還是要讓我天天接送你?」

「我……我租房子……」

「雜志社周邊最便宜的房租都至少四千一個月,你哪里來錢付房租?我給你付嗎?」

「……」

然後,身上所有錢加起來都不夠半個月房租的蘇茶不得不住進了姐姐蘇玫家里。

但這一次,似乎有什麼不太一樣了。

那天,蘇茶提前回家,大門沒關,听到蘇玫在陽台上講電話。

「……在你書房,你什麼時候回來記得簽一下……對了,離婚的事暫時不要讓蘇茶知道……對,我下個月出國……一年……還沒說。」蘇玫頓了頓,繼續道︰「……房子讓蘇茶住……她工作那邊的事你記得幫忙注意一下……」

「好,再見。」

……

離婚了?偷听到這段對話的蘇茶先驚了驚,後又發覺兩人離婚這事其實並不稀奇。

至少她從來沒見過結婚當天都分房睡的恩愛夫妻,兩人的相處模式也更像商業伙伴,聊天談話的內容從來沒離不開過工作。

旁觀過蘇爸蘇媽膩膩歪歪場景的蘇茶一直就覺得蘇玫和程硯之間的關系很特殊,雖然相處和諧,但這絕對不應該是平常夫妻該有的樣子。

蘇茶倒是松了一口氣,听蘇玫說房子讓她住,離婚了的話,程硯應該就不會再在這里住了吧。

果然,當天程硯都沒有回來。

一連幾天,家里沒有程硯,蘇玫出國前忙的事情很多,她干脆直接住公司了也不回來。

謹慎小心收拾房子,保持房間整潔了幾天的蘇茶因為沒人監督,逐漸開始松懈,變得隨意起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