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田園福妃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田園福妃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作者︰滋洋書名︰田園福妃類別︰玄幻小說
    格英扒開衣服露出可怖的傷口給雲溪看,「我沒有說謊,難道我瘋了拿到往自己的肚子上扎?」

    「你沒有同伙?」

    格英氣結,冷冷的盯著雲溪說道,「是我看走眼了,以為姑娘仁慈才說出我心里的委屈,你就當我方才說的都會廢話,姑娘請便吧。」

    雲溪鬧了個大紅臉,她性子隨和,剛才那樣質問格英也是職責所在,但是被格英反問之後,就心虛的不敢在說什麼。

    格英傷的很重,奇怪的是,傷口的血已經凝固,似乎有愈合的跡象。

    「你若不被我懷疑,也得說出像樣的話來,你告訴我,你的傷口怎麼快愈合了?你不是說身上治療刀傷的藥被人搶走了嗎?」

    格英冷笑,「你不識貨,不代表別人也不懂,平鎮這里漫山遍野都是草藥,我隨便采一些給自己包扎,想讓我死,還沒有那麼容易。」

    雲溪被他懟的心里也不服氣,「你這人真奇怪,我給你一口水喝,卻招來你一頓埋怨,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雲溪氣憤的轉身就走,不料被格英拽住衣襟。

    「姑娘息怒,我不是故意氣你,實在是因為被搶劫心里憋屈,是我失禮了。」

    雲溪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殊不知等她走出去百米遠的時候,從黑暗的河堤里鑽出幾個黑影,其中一人用刀架在格英的脖子上。

    「小子,叫你問的話,你為何一句也沒問?」

    「關我什麼事?我只不過是個四處討生活的商人,不參與江湖恩怨,更不管政治上的事。」

    「別忘了,你是南夷人,就要為南夷皇室做事,除非你一輩子不回南夷,不然的話,大王不回饒了你的。」

    「要殺要剮隨你們,威脅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平民,你們這些吃著俸祿的家伙,貪生怕死就別當奸細。」

    被格英臭罵,那幾人惱羞成怒,往格英的腦袋上套了個麻袋之後,將他扔在平山腳下。

    天亮之前,格英從麻袋里鑽了出來,他被丟棄的位置遠離主路,周圍都是尖銳的石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滾到懸崖下。

    他小心翼翼的爬到安全地方,回過頭看自己最開始所處的位置,心里有些疑惑。

    他應該是被人丟進那個峽谷的,那些人為何不辭辛苦的把自己丟到這里?自己不听話給一刀不就省了以後的麻煩嗎?

    百思不得其解,格英摸遍全身,發現自己斷了三根肋骨。

    沒有人知道格英疼痛神經不敏感,那伙人在傷害他的時候,他怕被人發現端倪,還配合的直接疼死過去,然後趁著他們不注意,自己爬到路邊草叢里尋找可以療傷的草藥,這樣才得以活了下來。

    現在他斷了三根肋骨,就不敢隨便亂動,好不容易找根粗一點的樹枝,格英拄著拐棍,拼命往有人說話的地方爬。

    曙光照亮整個樹林,趴在地上休息的格英,听到不遠處有嘈雜聲,他害怕是那伙人重新回來,就趕緊找了個隱蔽的樹叢躲了進去。

    「快點,我們被發現了,早知道這里有埋伏,我們就不應該過來。」

    「現在說這話有何用?靖王爺詭計多端,那塊石碑是假的,就是騙我們上山去偷的。」

    「回去大王不會饒了我們,兄弟們還不如跟後邊的追兵決一死戰,到能落下一個好名聲,說不定大王還會照顧我們的家人。」

    「別說這種胡話了,人活著總有希望,如果能逃離蜀地,你我干脆隱姓埋名,不回南夷。」

    「那我們的家人豈不是會被大王殺死?」

    沒有人再說話,山林里傳來的都是他們沉重的呼吸聲。

    很快他們就跑到格英躲藏的灌木叢,後面慕青嶴帶人追殺過來,他們慌不擇路,幾個人分散逃跑,其中一人就躲到格英藏身的地方。

    兩人都嚇了一跳,格英身受重傷不敢輕舉妄動,那人見狀一把掐住他的鼻子,目光凶狠的說道,「不想死就閉嘴。」

    等追兵過去,那人從灌木叢里鑽出來,剛抬起胳膊要一刀結束格英的性命,忽然一聲尖銳的哨音劃破長空,奸細手里的刀應聲而落。

    比武之前,雲溪的心里亂糟糟的,她一個人偷偷溜出來想透口氣,不知不覺就走到一條偏僻的地方。

    南夷那伙賊人逃竄時被她看到,她在靖王爺的身後追了過來,恰巧看到格英被人掐住脖子的場面。

    她第二次救了格英的命。

    格英對她表示感謝的時候,靖王爺帶著江決等人返回,雲溪解釋格英不是奸細一伙,所以靖王爺臨走時意味深長的一瞥,是不信任雲溪的話。

    听完後,宋輕雲問道,「那個叫格英的,現在在哪里?」

    「被江大人帶走了。」

    「雲溪,你覺的他是不是南夷的細作?」

    雲溪搖頭,「我不清楚。」

    「南夷一直騷擾大周邊境,十年前王爺帶兵將南夷人驅逐出邊境,同時大周人最討厭的也是南夷人。」

    「格英說自己是販藥的平民,那也是他自己說的,沒人能夠證明,王爺不信任你的判斷也屬正常。」

    雲溪含淚點頭,「我知道,我不該動了惻隱之心。」

    「雲溪,做好人是一件難事,有時候你分辨不清自己幫助的人是狼還是羊,幸好這次沒有出什麼事,你自己也要多長個心眼,吃一塹長一智吧!」

    外面的比試進行的如火如荼,比到最後竟然鬧出一場風波,擠進前三的三個人,誰都不願意第一個上場。

    慕青嶴陰沉著臉,把三人叫到跟前。

    「你們想擾亂大會秩序?」

    三人嚇的趕緊跪地求饒。

    「听說雲溪姑娘不想比武招親,我們也不想趁人之危,想來我們不是雲溪姑娘眼中的良婿。」

    人貴有自知之明,一晚上雲溪的想法變了個樣,而且還不顧靖王妃的責罵執意退出,他們也不好強人所難。

    到最後,只有雲畫算是找到自己的姻緣,素衣和雲溪因各種原因退出,一時間整個會場一片嘩然。

    今日誰能娶走雲溪,有人開設了賭局,結果呢以這種形勢收場。

    堵雲溪誰也不家是賺了個盆滿缽滿。林許嶴一兜碎銀子進來,自顧到了杯茶水吞下。

    「嫂子,這不是你故意安排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