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接下來幾天,陳涉過的非常充實。

每天天不亮就起,晚上三更半夜才睡。

像一塊干海綿一樣,如饑似渴的汲取著各種歪門邪道的知識。

幾位老師都被陳涉的學習速度嚇到了,短短四五天時間,幾乎就將他們肚子里那點存貨給掏空了。

當然,陳涉僅僅是記住老師們傳授的訣竅,實際操作還差得遠。

但光這樣就夠嚇人了。

傅國聲都忍不住一直贊嘆,就憑陳涉這份記性和勤奮,無論干哪一行,肯定都能出頭。

真是個人才,就是脾氣古怪了點

時光匆匆而過,轉眼就到了陳涉來看守所的第11天。

按照原本判罰,拘留10天,罰款1000元,陳涉今天就能出去。

當然,前提是他上報真實身份,並核實無誤。

不過陳涉沒有,他暫時還不打算出去。

號子里人才這麼多,進來一趟怎麼也要多學幾門本事,否則都對不起阿翹。

凌晨四點半,天剛有一絲蒙蒙亮,精力極度充沛的陳涉就醒了。

起床,刷牙,洗臉。

「哥,毛巾。」黃三幽靈一般的出現在陳涉身旁。

他面色慘白,黑眼圈夸張如同墨鏡,整個人一副快要猝死的樣子。

陳涉轉頭,見他如此尊容,唬了一跳,罵道︰「耤A你怎麼這副鬼樣子?」

「哥,我一直覺得我是有天賦的,但是卻被埋沒了。」黃三解釋道︰「所以,這幾天的兩性小課堂,我一節都沒落下」

「怪不得。」陳涉點點頭,了然道。

他一共要學五門絕技,戲法、盜竊、口技、開鎖和臨床格斗術。

戲法、盜竊和口技,能夠實操演練的,他都放在白天學。

開鎖和臨床格斗術,因為沒法演練,基本都是在熄燈以後,再讓兩人講解教授。

臨床格斗術大部分時候都被放在最後,凌晨左右才開始,而且還有越來越晚的趨勢。

黃三居然每天都在听,可見他還是非常熱愛學習的。

「哥,以後能不能把課程往前挪一挪,我實在是扛不住了。」黃三哀求道。

「這個嘛」

「陳兄弟,往前挪一挪吧,跟開鎖課調換一下也行啊。」傅國生忽然插言道。

「是啊,涉哥,挪一下吧。」

「涉哥,挪挪吧。」

「涉哥,我們真的扛不住了」

「靠。」陳涉這才發現,監倉其他人基本都頂著一副黑眼圈,不由笑罵道︰「你們居然都在偷听,我之前都沒發現。」

「咳咳,不是偷听,就是正常的學習,學習。」傅國生干咳一聲道。

「大家這麼好學,我很欣慰,不過課程時間不能調。」

「為什麼?」傅國生不解道。

「不是我故意跟大家過不去,主要是為了安全起見。」

「安全?」眾人皆是一頭霧水,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你們看他」陳涉指著仙人跳小伙說道︰「油頭粉面,一副小白臉的樣子,干的還是仙人跳這種缺德營生。他說的話,大伙敢輕易相信嗎?尤其是關乎自身核心器官的事情上。」

眾人目光望向仙人跳小伙,就見他急忙賭咒發誓道︰「各位,各位,我之前講的可都是真的,要是有半句假話,我出門就被車撞死。」

「放到半夜,就能保證他說的都是真的?」傅國生沒理會小伙,而是問陳涉道。

「半夜的時候,他困的腦子都是木的,只能有什麼說什麼,縱使有什麼壞心思,也沒有精力去編瞎話。」陳涉道。

「大哥牛逼,心思太縝密了。」黃三立刻稱贊道。

「涉哥牛逼。」

「大哥就是大哥,考慮的真到位。」其他犯人也紛紛說道。

只有傅國生皺眉不語,片刻後,搖頭道︰「不對,你這麼做完全是錯的,大錯特錯。」

仙人跳小伙眼楮一亮,期待的看向傅國生,希望他能主持公道。

就听傅國生繼續說道︰「想讓他困還不容易,直接派人看著,不讓他睡覺不就行了,咱們何必陪他苦熬?」

「有道理啊,我怎麼沒想到。」陳涉恍然大悟道。

小伙︰「」

不管他作何感想,眾人興高采烈定下計劃,每天只準他睡一個小時。

其余時間會有人輪班盯著,只要一閉眼就大耳刮子抽他。

商量好新的課程時間後,眾人心滿意足的去補覺,陳涉則開始練習日常功課。

「xiao、xiao小、小tao、小tao濤、小濤、sha傻、傻逼」

五門功課里面,他口技課學的最好。

得益于超強的記憶力,他能非常清晰的記住要模彷的聲音,並實時與自己發出的聲音比對,然後不停的調整音量、音調、音色、氣息、節奏

焦濤听他用傅國生的聲音喊自己,感覺十分別扭。

有心罵他兩句,但想到蛋蛋剛消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翻身用被子蒙住耳朵,只當沒听到。

陳涉練了一個小時口技,接著又練了一個小時戲法和盜竊技巧,然後就到了早飯時間。

吃過早飯,跟口技老師學了一陣月復語。

大約八點鐘的時候,樓道里響起熟悉的腳步聲。

片刻後,隨著嘩啦嘩啦的鑰匙踫撞聲,監倉的鐵門打開,李管教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陳涉,拿上洗漱用品和被子,你可以出去了。」李管教說道。

「出去?」陳涉聞言一愣,愕然道︰「我的身份」

「已經核實過了,沒有問題。」

「可我報的」陳涉有些蒙圈,他明明報的是前世的身份,怎麼就沒問題了。

難道這個世界也有個陳涉?

那是不是應該花錢雇個妞,空降過去,給他爽一爽?

「你就是報出花來,也是陳家溝人,以為我們查不到麼?」李管教打斷道。?

陳涉更懵了,他報的就是陳家溝啊。

「愣著做什麼,趕緊收拾東西走人。」李管教催促道︰「你不是著急你的手表嗎?還要不要了?」

「要要要。」陳涉連忙道,立刻起身,抱起被子,端上臉盆,跟在李管教身後向外走去。

可惜他的課還沒上完,尤其是臨床格斗術,也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續上。

算了,還是腕表重要,大不了回主神空間後,多加點耐力屬性

陳涉就這麼胡思亂想著,穿過長長的走廊,跟隨李管教來到辦公區。

先是上交被褥和洗漱用品,然後領回隨身物品。

拿回腕表的第一時間,陳涉就急忙查看倒計時,謝天謝地,倒計時還在,任務正常進行。

「手機、手表、錢包以及現金兩百八十元,查看下有沒有問題,沒有的話,就在這簽字。」李管教遞過來紙筆,說道。

「你拆的,你得幫我戴回去才行。」陳涉拿著腕表比劃道。

「行。」李管教接過腕表,像給犯人戴手銬似的,往陳涉手腕一搭一扣。

啪嗒一聲,金屬表帶的卡口鎖死,又恢復成了最初那種一體式的樣子。

咦,怎麼弄上去的?

陳涉好奇的擺弄著表帶,想找到機關在哪。

「簽字。」李管教再次遞過紙筆,說道︰「別搗鼓了,這玩意帶上去容易,想弄下來就必須借助工具。」

說的跟你很懂似的,陳涉翻個白眼沒理他,不過卻老老實實把字給簽了。

「行了。」李管教收回紙筆,說道︰「現在拿好你的東西,跟我來。」

陳涉以為李管教要送他出去,沒多想,就跟了上去。

李管教領著他左拐右轉,來到一間小型會見室,一名身高腿長的漂亮女人正在門口等著。

「我這邊的流程已經走完了,人就交給你們了。」李管教對女人說道。

「麻煩師兄了。」女人沖他點頭道。

陳涉一直在擺弄腕表,听到女人的聲音,一抬頭,月兌口而出道︰「大胸姐?」

這女人正是林宇婧,陳涉最近每天晚上都要按在地上摩擦的長發美女,對她的長相可謂是非常熟悉。

可惜記憶只有那一小段,沒有後面的情節。

陳涉說完之後,就直勾勾的盯著林宇婧胸部。

他一直弄不明白,原主記憶里,大胸這個概念到底是怎麼來的,一點事實依據都沒有。

「哼!下流!」林宇婧注意到他目光落點,就知道他腦子肯定都是些齷齪念頭,便狠狠踢他一腳,拉開房門一把將他推了進去。

門砰的一聲關上,險些拍到陳涉的後腦勺。

林宇婧沒有進來,依舊守在門外,屋里只有一個頭發半白的中年人。

這是一間小型會見室,大約七八平的樣子,面對面放著兩把椅子,椅子中間是一張簡易的塑料桌。

中年人坐在里側的椅子上,手邊放著一摞文件。

陳涉對中年人並不陌生,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見到的就是他。

前世的記憶里,也隱隱約約有些印象,警察,好像還是個官。

看到大胸姐和老頭,陳涉之前的疑惑便豁然開朗。

怪不得李管教表現的那麼奇怪,在監倉的時候,一直打斷他說話,說他假報身份信息,卻又說他陳家溝人,原來癥結在這里。

看這老頭的架勢,應該是來找他當臥底的吧。

「坐。」見陳涉望向自己,許平秋指了指另一張椅子,說道。

待陳涉坐好後,許平秋沒有廢話,直接遞了份文件過來,說道︰「先看看,能不能接受。」

果然,《粵東省特勤聘用書》。

陳涉掃了眼標題,一頁都沒掀開,直接伸手道︰「筆呢?」

「不看看具體內容?這可是賣身契。」許平秋問道。

「用不著。」陳涉搖頭,反正他待夠時間就走,賣身契又能怎麼樣,賣腎契他都不怕。

「也對。」許平秋點頭,這是制式合同,里面的條款是不能改的,看不看確實沒啥影響。

許平秋取下上衣口袋的鋼筆,遞給陳涉。

陳涉接過鋼筆,簽下余罪大名,然後將文件推了回去。

「還有這份,也簽了。」許平秋收好合同,又遞過來一份保密協議。

陳涉看也沒看,直接就簽了。

「這是專桉組內部文件,只能在這兒看,不能帶走,看完後更不可以透露給其他人。」許平秋又遞過來一份文件。

陳涉接過一看,是些桉件信息,頓時沒了興趣,隨便裝裝樣子翻了幾下,就還了回去。

「信息不多,很多情報也不一定準確。警方目前只知道,粵東地區存在著一個龐大的販D網絡,其首領代號‘富老’。但這個富老是男是女,是一個人還是一伙人,這些都不知道。」

許平秋收回文件,繼續說道︰「目前最大的懷疑目標,就是你已經接觸過的傅國生。你的任務就是想方設法接近他,並取得他的信任,有沒有信心?」

「有有吧?」陳涉想到兩人過尿的交情,還是管飽的那種,有些不確定的道︰「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好。」許平秋點點頭,接著又道︰「這種事本是來急不得,需要緩緩圖之,但是因為之前那一槍,專桉組現在壓力很大。所以我不得不多問一句,按你估計,多長時間可以進入傅國生的核心團隊?」

「多長時間?」陳涉看了一下腕表,信心十足的道︰「二十九一個月,一個月足矣。」

「好,那就一個月,過幾天我就會把傅國生放出去。」許平秋拍板道,他對這個時間非常滿意,也知道其中的難度,權衡片刻後,承諾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會頂住所有壓力,給予你最大的自由度,不干涉、不質疑你的任何行動。你不需要有任何顧慮,只專注于任務本身即可。但,期限之內,你必須把事給我辦成了,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我最擅長的就是自由發揮,你等著我的好消息就行了。一個月之內,保證連他媳婦褲衩子啥顏色,都給你調查的清清楚楚。」陳涉拍著胸脯道。

「滾!我了解那玩意有什麼用。」許平秋笑罵道。

「好 ,這就滾。」

「等等,東西拿上。」許平秋丟過來一個檔桉袋,說道︰「另外,出去後盡量別去愛琴海。因為你的關系,他們好像對學員有了什麼誤解,汪慎修就被襲擊了,好在咱們的人及時發現,把他救了出來。」

「哦,沒事,我換個會所嫖偽裝身份也一樣。」陳涉無所謂的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