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八十八章 難念的經

三名偵探帶著一具尸體回到了加洛林安排給阿西娜的房子里。

雇主正等著他們。

「我們失敗了。」

「我知道了。」

當看到派去解決布魯諾偵探事務所的虎克偵探狼狽地帶著同伴的尸體回來,阿西娜•柏呂閣沒有一絲驚訝。

因為她知道一定會有意外。

計劃的步驟越嚴密,對應的意外也就越多。

就像她制造了兩個半成品替自己查探喬•瑪尼的近況卻意外地撞上了野生狼人一樣。

只要在運作結構里嵌入一粒沙子,鐘表內部的齒輪運動就將偏離軌跡,顯示不出正確的時間。

所以她另有安排。

相信那個被信任著的矮人會讓瘦狗偵探大吃一驚。

阿西娜對于自己的後手只是稍作回憶,很快從那件事中抽出狀態。

「不用考慮他的事了,你們有一個新任務,聖莫雷德教區有一家古董店,它的名字是袘k銀幣,你們把它的主人調查清楚。那個家伙是個能追蹤氣味的狼人,你們如果決定到店里或者他的家里搜查,最好一次就把事情辦完,別浪費了我給你們的濕地藥劑,也不要留下任何痕跡讓他知道有人來過迪塞爾?」

她注意到背著同伴尸體的光頭虎克偵探似乎沒有在听,他是這支小隊的副手,此刻也心不在焉。

阿西娜對此能夠諒解,沒有信仰的人總是這樣會露出這樣可悲的丑態。

生前的一切苦楚都將在死後得到清算,每個人的位置都已經因自己的行為注定,不存在天堂和地獄之間的位置。

虎克偵探幫助聖杯會的原因只和金錢有關,因此他們個個都有下地獄的潛質。

迪塞爾的童孔重新聚焦在阿西娜身上,給出了她不想听到的回應︰

「抱歉,女士,我們拒絕這次行動。」

「就因為死了一個人?」阿西娜皺眉,她抬手看掌心,對著空氣抓握了幾下,靈敏度讓人不甚滿意。

「不,是因為您的不信任。」迪塞爾抬起手,慢慢把背後的尸體換了個省力的角度,鮮血沾了滿手︰「您花了錢,我們因此送命天經地義。但在合約中也規定,您應該提供已有的情報,盡量避免我們的人員傷亡。在這次行動前,您沒有把布魯諾偵探事務所主人的底細告訴我們,可你明明知道。」

虎克偵探們並不是蠢貨,事到如今,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

是丟了命也不用心疼的活工具。

在加洛林手下的那幾天里,他們發現這個人雖然自大,但同時也是一個很小心的人。

如果他要雇佣偵探私下調查阿西娜的底細,就絕不會在已知擁有不可思議魔法的阿西娜附近進行對話。

魔法不是萬能的,而且迪塞爾對魔法的痕跡也擁有識別的能力,肯定加洛林身上沒有潛藏咒術魔法——為了配合聖杯會的行動,事務所分配了三名超凡者加入任務,他就是其中之一。

阿西娜能得知加洛林在招人調查自己這件事,只可能是在那家偵探事務所提前安插了棋子。

如果有事前交流計劃,他們完全可以里應外合輕松解決掉這家事務所,而不是強攻。但因為阿西娜提供的情報不夠,他們反而被事務所的主人的反擊殺死了一名同伴。

他們誰也沒想到布魯諾會把自己住的屋子當做事務所,還以為是他租不起商業街的地皮才選擇了在住宅區開事務所。

這個人比他們想象得還要窮。

當他們進入布魯諾偵探事務所的時候,低估了里面還有人的可能性。

面對偵探的逼迫,蜘蛛教士不得不發出一聲嘆息。

她很厭惡面對這個局面,作為暗處網絡的編織者,她對「向別人解釋自己能力極限」這件事深惡痛絕。

這也是她對克雷頓沒有留下特別的好印象的原因之一。

阿西娜放下手掌,朝著偵探做出委屈的神色︰「迪塞爾,我並不能長久地掌控一個人的精神,所以你們想到的那個人沒法配合你們。想要讓他人听從我的指示,需要相對復雜的步驟才能做到,否則一切都只能靠誘導。」

「我希望您說的是真的。」

「我們應該彼此信任。」金發藍眼的怪物露出一個完美的微笑。

如果不是趕時間,還有聖杯會的約束,她真想殺光他們——以一種平靜的態度。

迪塞爾被那個笑容打動了,他微微低頭,戴上帽子遮住光頭︰「這些問題我們都會上報的,這是最後一次主動發起的武力行動。等到你的東西送來後,我們就分開吧。」

事務所的另一個任務是在薩沙市建造基地,必須有人去做監工才行。

「當然。現在讓我告訴你有哪些事需要注意」

阿西娜知道自己容貌的優勢,因此也經常運用,如今已經很熟練這方面的技巧。

她一邊笑著和他說話,一邊思考對于克雷頓•貝略的處理方式。

這個狼人似乎對聖杯會的行事準則有所質疑,但他自有價值抵消不敬的代價。

狼人屬于暗裔中繁殖力相對較強的類群,還是具備隱匿能力的變形者。克雷頓的品相尤其不錯,如果能勸說他信教,再對他的身體條件加以利用。不用一百年,他就能制造上百名具備狼血的後代為聖杯會效力。

那些有傳承的狼人大多是德魯尹教徒,難以歸化,也只有暗月潮汐擾動的這段不平穩的時間里才會出現野生狼人。

新生兒和封印者都沒有傳承,更容易被拉攏。

長老會在這一方面絕不是聖杯會的對手,他們太小氣了。

阿西娜需要更了解克雷頓的需求,如此一來才能提出他無法拒絕的條件。

當然,能招募他是好的,但如果沒能成功,阿西娜也不會再放任他和自己作對。畢竟他殺了摩爾,雖然她作為一個母親不介意,但在任務方面,她要對自己的下屬負責。

「具體情況就是這樣了,你們要是在行動過程中被他發現,就盡量逃到人多的地方去,這些變形者不敢在公開場合釋放自己的力量。你們甚至可以躲進教堂,因為他是暗裔,所以神職者有保護你們的義務。」

雖然這些偵探中也有超凡者,但蜘蛛教士不相信他們能勝過克雷頓。

她隱隱對克雷頓抱著同胞的情感。

「這一次的任務有時間限制嗎?」迪塞爾問。

阿西娜眯起眼楮,但隨即放松︰「你們最近有什麼事要做?」

「我們要埋葬庫珀。」

庫珀就是中槍身亡的虎克偵探。

「我想時間足夠,你們在一周時間內盡量調查這個人就行,他的口音不是本地人,說明他搬來這座城市還不久,在搬來這座城市的時候一定和不少人打過交道」

「我們是偵探。」

迪塞爾打斷了蜘蛛教士的警告,他定定地看了她幾秒,便帶著其他人離開了。

屋里重新恢復了冷清。

阿西娜•柏呂閣面對空無一人的室內,神經質地笑了幾聲。

這具身體又到了極限了。

她走進盥洗室,對著鏡子月兌下衣物,對著玲瓏有致的軀殼左右側身照了照。然後抬起五指並攏的手掌,魚叉發射般插進了自己的胸口,將以下泛白干涸,還帶著尸斑的血肉一片片剝離下來,如同一尊自我凋塑的石膏像。

當那些泛白的血肉一一落下,底層的真身才顯露出來。

她有屬于自己的人身部分,那些部分一直延續到腰間,但瘦削得很,胸口干癟,手臂枯瘦,月復部凹陷如同干尸,因此才能隨意在外塑造成別的身材,腰部再往下才是蜘蛛一般的節肢。

在缺乏水分的皮膚上,蘊含著古老詛咒的鴉青色紋路匍匐在雙乳之間,世代相傳。

她的母親曾經還擁有豐腴的胸脯,到了她這一代則衰退得不像話,連手臂也開始無力,再往後,情況則更嚴重。隨著時間推移,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阿西娜嘗試制造了近一百名子嗣,但天然繼承了暗裔血統的一個也沒有。

即使接受了之血,也只能制造出完全失去繁衍能力的畸形者。

他們曾經是傳說中殘暴恐怖的蛛化精靈,如今卻瀕臨滅絕,甚至在一百年前還換了一個名字。

阿西娜見證了這些痛苦的轉變,

但她又是幸福的,因為她有幸在還活著的時候得知暗月的回歸。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她單手按在月復部,對鏡子里的自己說。

生命的力量再一次于其中孕育

聖阿爾文教區的游魂街教堂後面就是這個教區的墓地,十字狀的白石墓碑林立在後面。

在墓地前端有一片特意空出的地方,盡頭是教堂的建築背面,兩側各種了一排白楊,處理尸體的洗台就在那里。

洗台是一個露天的石台,中間微微凹下,長度足以放上一個兩米高的人。

神父為尸體聖洗時,需要將死者的衣物剝下,剃去頭部以外的毛發,然後為其涂抹聖水、香膏,侍者會在一邊念誦玫瑰經,祈禱讓死者升上天國。

這涉及隱私,因此在舉行重要葬禮時,這片區域會被封閉起來。

但如果同時需要處理的尸體太多,神父也會跳過復雜的步驟,直接用花灑朝尸體噴灑聖水溶液,加快儀式進程。

不好奇和不降價是神職者對死因可疑的死者的慈悲。

迪塞爾留在這里,他打發另外兩人一個去城外,一個去聯系銅馬旅店的同伴,通知他們庫珀死亡的事。

他自己則停留在這里,等待神父處理尸體。

庫珀沒有親人,所以在哪個城市下葬都無所謂,他自己平時也會笑著告訴其他人,自己只享受當下,要是不幸身亡,便請其他人拿了他身上的財物辦一次葬禮,有剩余的就都分了。

現在看來,這種思慮對他們的生活來說真的是十分必要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