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八章 驚恐暴怒【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

「畫個王座吧。」

折蘭肅示意小妾撅起臀股,後者捂著臉不情不願照做。

在細膩雪白的肌膚上一筆一劃勾勒,沖撞王座倒是別有幾番情趣。

「尊上,驚天惡耗,蔡乞力將軍全軍覆沒。」房間外面的侍衛匆匆稟報。

 當!

手中的那支筆陡然跌落,折蘭肅整個人僵在那里。

「怎麼可能,絕不可能!」

他驚吼著,惶然臉龐迸射著匪夷所思的表情。

「滾開!」提起褲子一腳踹翻小妾,急急跑出房間。

死死盯住面如死灰的侍衛,這位統御七千里的帝國制裁官仰著臉,狠狠一巴掌將侍衛拍暈。

「謊報軍情,我膇A娘!」

雷霆咆孝響徹走廊,折蘭肅表情越來越扭曲。

幾個智囊團成員站在廊道,半步不敢靠近。

氣氛窒息到可怕,沉默了很久,折蘭肅終于恢復上位者的冷靜。

只是神色陰沉晦暗,彷佛一件被袑騋椈蔽瘍K器。

「確認嗎?」他冷冷掃視幕僚。

一人低著頭,委婉的說︰「尊上,不算全軍覆沒,還有近三百逃兵,顧長安也奄奄一息。」

「按你的意思,咱們又贏了對吧?」折蘭肅笑意森然。

眾幕僚大氣不敢喘,此戰損失慘重,奇恥大辱。

「過程。」折蘭肅面無表情。

「據幸存兵卒口述……」幕僚將戰斗具體過程詳細告知。

說到血紅劍氣如火焰籠罩沙漠,一劍斬出深淵,幕僚聲音都在顫抖。

這顧長安,到底是人還是魔鬼?

折蘭肅額頭青筋一根根綻起,這時房內小妾還天真的催促,「老爺,繼續嘛。」

「剁了她喂狼!」說完快步走到花園石凳坐下,寒風襲進口鼻,令意識保持清醒。

「二千七百個兒郎!」

「能征善戰的將軍!」

「皇族郡主!」

「呵呵,我現在沒臉沒皮了。」

折蘭肅咬牙切齒,竭力克制痛苦的情緒。

「尊上息怒,非您之過,實乃顧長安太過妖孽。」

「為了捍衛不值一提的精神信仰,不惜淪為瘋狂的屠夫、墮落成嗜血的惡魔,他真可悲。」

幕僚痛心疾首,康慨陳詞。

「別挽尊了,萬般屈辱我也得活活吞下。」折蘭肅嗓音沙啞,旋即怒目逼視︰

「封鎖消息!」

「怕……怕是很難。」一個幕僚硬著頭皮回答,「消息已經傳出去了。」

砰!

折蘭肅一拳砸塌石桌,渾身散發滔天的憤怒,嘶吼道︰

「誰敢瞎傳,誅其九族,掘其祖墳!」

「你們知道戰報傳進帝國中樞,傳到神洲中原,會造成何等影響?」

幕僚噤若寒蟬。

可想而知,不啻于九雷轟頂!

一人鎮守孤城,一劍宰殺三千人,光听到就毛骨悚然,細想簡直震撼到無以復加。

消息到了中樞,天神冕下絕對會革掉制裁尊上的職位,極有可能連同家卷打入煉獄。

而東土中原,則會煥發難以想象的生機!

他們很清楚這個古老的文明有多麼頑強,經歷過輝煌也承受過衰敗,一旦彼時爆發生命力,大蠻帝國再難鉗制。

折蘭肅威脅道︰

「大家在同一條船上,掌舵者淹死,乘客都別想苟活。」

「遵命。」眾幕僚異口同聲。

不惜一切代價封嘴,只要手段夠狠,在人煙稀少的西域還是能夠做到。

「至于蠢婦郡主,我會找個借口呈報聖城。」折蘭肅調整情緒,寒聲道︰

「孤城這座帝國墳場,接下來怎麼處置。」

略頓,他半無奈半氣憤︰

「若是能隔空搬移此城,我求求顧長安去漠北,去草原,只要別在我的領地,隨他如何堅守中原疆土。」

幕僚們相顧無言,差點淚三行。

都被顧長安搞得精神紊亂了,真應了那句話「請神容易送神難」。

折蘭肅深呼吸一口氣,語調頹然︰

「真得叫術士給我窺測命數,此生會不會栽在顧長安手上。」

「尊上!」幕僚踏步近前,鏗然有聲︰

「逃兵信誓旦旦跟卑職說,當時只要再多一千悍卒穩住軍心,絕對拿下顧長安首級。」

人多抱團會抵消內心恐懼,挨過那一劍,強弩之末的顧長安便是刀板魚肉,甕中之鱉。

折蘭肅冷冷盯著他,面色陰沉︰

「你以為兵卒是天上掉下來的?培養一個鐵軍不需要錢糧?」

「別看七千里制裁者威風八面,若是麾下兒郎打干淨了,我回聖城就是一條人見人欺的狗!」

幕僚如鯁在喉,不敢再勸。

發泄完憤怒,事情還得做。

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個人得失,孤城必須鏟除,這是不可商量的紅線。

關鍵是尊上舍不得消耗麾下兵馬,若是一萬大軍奔赴孤城,城頭那道身影也得飲恨而亡。

「要不勸降?」矮胖山羊胡幕僚試著說了一句,接著補充道︰

「既然女人財富權勢都不要,那搜羅江湖秘籍,亦或遣他去聖城深淵,在天道初臨之地悟法?」

折蘭肅盯緊他,尖銳質問︰

「一人面對三千悍卒,你降不降,敢撒謊本尊擊斃你!」

山羊胡心驚膽寒,猶豫半晌,囁嚅道︰「降……」

面對那種黑暗的絕望,投降一點都不可恥,蚍蜉怎麼有勇氣去撼動蒼天大樹。

「顧長安迎劍而上,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決心,咱們再去勸降就是自取其辱!」

折蘭肅狠狠剜了他一眼,而後左右徘回,繼續道︰

「你那句江湖倒是點醒了我。」

「我親自邀請扶殤出手,寧願欠天大人情,也得鏟除孤城禍害。」

眾人面面相覷,都察覺到對方眼中的輕松之色。

桃花劍扶殤,一手劍術在聖城都鼎鼎有名,據說是四品小宗師,兩年前在西域懸峭磨煉劍氣。

別說顧長安負傷,就算巔峰之際,也別想撼動扶殤一根汗毛。

欠江湖人情是最難搞的,因為你不知道未來還人情時該付出多少。

可如今的慘狀,也別考慮以後了。

「備馬!」折蘭肅一刻都等不了。

……

一座昏黃的城鎮,店鋪檐上懸著「糧」幟,幾個伙計正趴在桌上吃飯。

「听說龜茲城有魔物出世,黑麟獠牙狀似杌,盤踞城頭吞噬天地精氣,兩千七百個兒郎慘死在血盆大口里。」

「是啊,原以為天道巨變沒有波及到西域,現在看來人世間都很難逃過,不知魔怪會不會走出那座城。」

「人心惶惶啊,只能相信折蘭裁決者。」

伙計議論紛紛,臉上愁雲籠罩,不確定謠言還是確有其事,總之外界瘋傳。

其中一個面色蠟黃,眼袋深重的伙計從漆黑的鍋底舀起稀薄的白菜湯來,一調羹一調羹吞下肚里去。

「尚柳,你怎麼看?」同伴用胳膊肘推了推他。

名叫尚柳的男人毫無察覺,繼續舀白菜湯,碗里一滴都沒有了,還重復這個動作。

「喂!」碧眼卷發的同伴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趣道︰「你也魔怔啦?」

「啊……」尚柳驚醒,含湖的說︰「最近太累了。」

同伴們憋著笑,眼神有憐憫之色。

伺候老板娘,不虛才怪!

「我拉泡尿……」尚柳臉龐肌肉繃緊,放下碗快便離開店鋪,走了幾個小巷,身體顫抖著倚靠牆角。

不是魔物,肯定是長安!

長安做到了!

劉尚淚流滿面,淚水怎麼都擦不完。

他難以想象在那種絕望下,長安如何守住孤城,又是怎麼擊殺兩千七百個敵寇。

「挽狂瀾于既倒,撐大廈于斷梁,春風又綠神洲,民族再沐朝陽。」

他哭哭笑笑,不知是震撼還是悲傷,長安太苦太苦了,無論黑暗多麼漫長,那點光亮始終不曾熄滅。

「我要過玉門關,我要去中原。」劉尚攥住拳頭用力揮舞幾下。

成功混進商隊,盡管整天要伺候兩百多斤的老板娘,盡管成為最屈辱的男奴,可這點委屈比起意志信仰又算什麼。

就算前路布滿幽谷深壑,就算萬里沙漠九死一生,只要想到孤城那道白衣身影,他就永遠不會缺乏勇氣。

下次通商,就是他唯一的機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