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32.鬼白閻的殺人規律(第二更)

大夫人和二夫人自然認得白閻。

平時,她們或許不會注意一位小廝。

可,老爺上次就是因為審判那叫靈雀的丫鬟才出事的,她們怎麼可能不繼續注意那丫鬟和那丫鬟身邊的人呢?

白閻作為原靈雀的相公,而且還是近期才成婚的,她們自然認得。

「大姐,我們怎麼辦?」二夫人都要哭了。

大夫人盡力地冷靜下來,然後贊了聲︰「二娘,這一次,你做的很好。要不是你反應迅速,及時擋著,後果不堪設想。」

「好不好沒關系,我們怎麼辦?」二夫人真的哭了,她感到自己已經被卷到某個可怕的旋渦里去了。

之前老爺就曾和她們說過。

這事兒扯到三個大勢力︰天道府、相爺府、午夜目。

完全是誰進誰死的死亡旋渦。

而現在,她們居然知道了午夜目黑無常的真面目。

二夫人眼淚嘩嘩,覺得自己一家老小都離死不遠了。

大夫人雖然驚惶,卻還維持著幾分冷靜。

她看了一眼白閻,此時的白閻有些詭異和夢幻好像死機,又好像一尊古怪的凋像,一動不動地立著。

大夫人道︰「二娘,我記得你兒子收藏了不少面具,趕緊去看看有沒有大俠這一款的,我們給他戴回去,然後大俠長什麼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誰都別告訴。」

二夫人道︰「可大俠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這他是醒著,還是?」

大夫人道︰「你別管了,快去做!」

二夫人點點頭,慌忙沖出這血河,然後從二公子那邊取了面具回來。

大夫人接過面具,想給白閻戴上,可她忽地轉頭道︰「二娘,如果我死了你記得照顧我兒子。」

二夫人道︰「還是我來吧。」

大夫人道︰「答應我!」

二夫人沉默了下,點了點頭。

大夫人長舒一口氣,緩緩上前,將這面具小心翼翼地戴在了白閻臉上。

或許是因為沒有敵意以及沒有攻擊,所以白閻還是一動都沒動

沒有意識。

沒有動靜。

就好像一尊真正的神魔之像,佇立在日頭偏移的城主內院。

許久

白閻周身肌膚之下天青色浮絮開始散去。

他童孔的霧氣落定,化成凝結的眸。

他睜開眼,看見了夕陽,和浸潤在血河里的殘肢斷臂。

初秋瑰紅色的陽光,帶著冷冽的秋意撫過血河,卻未曾帶起半點褶皺,只因這血河已然凝固。

一聲長嘆,從他口中發出。

旋即,又是一聲自嘲。

「終究還是沒有能夠保護住自己親近的人」

「終究還是等來了鬼血失控」

「寧後,你開心了嗎?」

「我和你一樣了。」

白閻垂下頭。

很快,他發現自己面具被換過,因為原本的面具不可能這麼干淨,在細節處也完全對不上。

那就是他的身份已經被人知道了。

不過,他並不在意。

隱瞞著臉模樣,無非是不想和親近之人太過生疏,可若是親近之人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在乎的呢?

深秋

萬物凋零的深秋

說不出的蕭索,孤寂,說不出的冰冷,蒼涼。

「去塞外,去大漠,或者去雪山看看吧。

也許一個蒼涼的人,應該去到一個蒼涼的世界。

我于人間的繁華,不過是個無關的過客。」白閻擠出一個自嘲的笑容,他左手抬起抓住面具,想要扯開,丟開。

可一個女子匆忙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不要,不要啊!!!」

白閻停了停動作,看向那女子。

「大夫人?」他認出了這女子,這是城主府的大夫人。

大夫人從樹後跑出來,跑近了,恭敬地行了個禮,喊道︰「八爺,您您別摘面具啊,我們不想知道您是誰」

白閻笑了笑,道︰「好。」

他把手縮了回去。

可下一剎那,他 地側頭,問道︰「你沒死?」

他一直被寧後灌輸一個觀點︰鬼血失控,周邊一切盡皆屠盡。

而睜眼後,他確實看到了滿地碎肉,滿地尸骸,滿地頭顱。

所以,他以為自己已經把城主府的人,還有那些來圍攻的甲士、弩手全殺了。

可現在看到大夫人活蹦亂跳地在自己面前,他才意識到有些不對

大夫人故作鎮定,呵呵笑著道︰「八爺可是我們的大恩人啊,我們都被八爺救了呢,自然要好好兒活著。」

白閻問︰「那剛剛發生了什麼?」

大夫人道︰「八爺大發神威,將一眾賊人全部打殺。」

白閻問︰「具體呢?」

大夫人愣了下,只此一言,她已明白剛剛八爺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屬于失控了,不過她沒準備有半點隱瞞,而是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

白閻從旁人口中得知了自己失控的狀態,略作思索,他大概明白了。

他的鬼血失控,等同于變成了鬼。

既然是鬼,那就有「殺人規律」,和「殺人手段」。

而他失控後的「殺人規律」就是「被攻擊」,至于是否還有其他的暫時不得而知。

「殺人手段」有兩個︰

一是「原有力量大幅度增強」,畢竟在平時他是無法一刀斬出三條太鯨法相的;

二是「恐怖的學習與模彷能力」,他能夠瞬間模彷出任何在他面前動用的能力,無論是那澹黑色的路、鐐銬鎖人、還是後來出現之人動用棍子的能力。

可這些能力,他現在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也許,當他處于失控狀態的時候,這些曾經被模彷過的能力就會成為他可以直接使用的力量。

而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控之中,他會積累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各種詭異能力,甚至是其他鬼的能力,繼而量變達成質變,成為一個無所不能、終極無解的惡鬼。

又也許,其實無法積累。

不過,他不在乎。

他不想失控。

大夫人還在小心翼翼地說話時,門扉打開了。

二夫人完全不顧形象,一 煙地從前院跑到了這里,然後氣喘吁吁地道︰「八爺,八爺沒事,沒事。靈雀姑娘沒事!!」

大夫人眼中露出狂喜之色,事情發生後,她在家鎮著,封鎖了一切信息,然後讓二夫人趕緊去府衙打探情況。

現在,二夫人是馬不停蹄地干回來了,並且帶回了好消息。

「二娘,既然是喜事,那慢點說。」大夫人緊張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深喘幾口氣,道︰「八爺,有高人保護了靈雀姑娘。那些衙役啊,哪個敢用棍子打靈雀姑娘,天外就飛來一個小瓜子直接把那衙役的手給打折了。

我家老爺才一下堂,也被那瓜子給打成了麻子,哈哈哈哈。」

靈雀姑娘沒事,二夫人就很開心。

至于老爺,去死吧!

要不是他要審這破桉,要給趙家面子,哪里會讓她們一次又一次地架在火上烤?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