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九十四章 匯報

一大爺家。

等二人走後,一大媽過去關上門。回來對著一大爺說道︰「這事你打算怎麼管?」

一大爺說道︰「這事好辦。我去找廠長說一說。本來挺驚險的一件大事要桉。現在變簡單了。

壞事還會變好事。

知道了具體時間地點。如果還抓不到人,他楊廠長當年也是刀山火海走出來的。不就白干了。

不過我在想的是怎麼讓守良參與進去。

這事明擺著的能一網打盡。讓守良參與進去就有了立功表現,以後更容易提拔。」

一大媽說道︰「這能行嗎?」

一大爺說道︰「只要能抓住。我就有很大的把握。即使不行,也能想辦法,讓守良提前弄個越級考核。

不然領著18塊錢的工資,干著2級工的活。我還真怕他嘗到了木工的甜頭徹底轉行木工了。

現在好了。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

一大媽說道︰「那還算靠譜。

行了,那就收拾收拾睡吧。明天一早你就去,這事趕早。不然真要像秦淮茹說的,被那伙人察覺了。

我看啊,賈家指不定真有危險。

這事兒得上點緊,畢竟人命關天。」

一大爺卻說道︰「這事兒還得想想,這樣,我去找趟守良。你先睡。給我留門就行。」

踱了兩步又停住了,搖搖頭說道︰「沒影的事兒,別再讓他顧此失彼。終究是個孩子,等定好了再給他說也不遲。

行了,睡吧睡吧,明天早上去找廠長。」

夜。

星期一一早。

一大爺來到車間點了個卯。

跟主任打了個招呼,就走了。直奔廠長辦公室。

來到辦公區直奔最頂上廠長辦公室。

辦公室門半開著。一大爺知道這是能進去的意思。

在門口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進來。」的聲音。

一大爺推開門進去,又把門關上。

前面辦公桌前聲音已經傳來︰「易師傅,今兒一大早,怎麼有空來我這了?

你可是輕易不出車間的,稀客稀客啊。哈哈。快,快坐快坐。」

一大爺笑著來到辦公桌前凳子坐下。

說道︰「廠長。我啊也確實有件事想要匯報給您。

這不來向您匯報來了嗎。」

廠長笑著說道︰「哦?什麼事還能難的到你易師傅?」

一大爺笑著連說︰「不敢。」

隨後進入正題說道︰「是這麼回事。我有一個徒弟,叫賈東旭,前段時間因為一些事不再是了。

也因為一些原因。不知怎麼的,就和一些社會閑散人員玩到一塊去了。

結果沒成想,卻意外得到了一些情報。

我拿不住真假,就來向您匯報了。

他說他听到那伙人說,想要這個星期趁著咱們財務給工人發工資之前把錢給偷了。

嗨,我本來就當個笑話听呢。

可誰承想,賈東旭信誓旦旦的說道,那伙人的老大,說把咱們廠內部打通了。行動沒有問題,還讓他也參與放風。

事成之後分他一份。

您看這?

楊廠長本來笑呵呵的看著易師傅,想要看看這位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大手子,有什麼事。

反正能滿足的基本都要滿足,滿足不了的,也要想辦法在其他方面滿足。

不然真怕損失了人才啊。

畢竟有第三軋鋼廠,就有第一,二,甚至四五六。

人才哪里都缺。

尤其听到賈東旭這段的時候,更是想笑。當時這事在廠里傳的沸沸揚揚。

連他都有耳聞。畢竟這事太沒頭腦了。怎麼看都是沒腦子的人才辦的出來的。

幸好易師傅逐他也沒大張旗鼓。

不然非得讓這片地方多熱鬧幾天。

可當他听到後面的時候,強忍笑的臉變得面無表情。

甚至有些憤怒。很快掩蓋了。

只剩下滿眼的怒火。和面無表情了。

這事首先被易師傅說的有板有眼的。

其次這個賈東旭都這樣讓易師傅傳話到自己跟前來的。

很難是假的。

誰會編一個這麼大的笑話,來騙廠子里技術最高的人和權利最高的人。

楊廠長靜默了。

但心緒卻在快速的轉動。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任何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

壞事有可能變成好事。好事也可能變成壞事。

就像這件事。

如果真如賈東旭所說,那伙人連軋鋼廠內部也打通了,就等著大吉大利了?

那就意味著他們的行程不會改變。

可問題是他們已經暴露出來了,那就好辦了。

確定好時間地點直接一網打盡。

這樣不但能避免自己的職業危機。

還能變廢為寶。把失察變成在他楊廠長的帶領下,軋鋼廠先是洞察到了有犯罪分子盯上了鋼廠的工人工資。

隨後在他楊廠長帶領下,直接進行一網打盡,人贓俱獲。

這不正說明了,他楊廠長明察秋毫,高瞻遠矚嗎。也好在大領導面前露臉一番。

楊廠長確定了自己的思路。

面上卻怒了。

說道︰「老易,你啊給我打馬虎眼。那是那個賈東旭自己主動上報給你的嗎?不見得吧?他本身也是那個團伙的一份子吧。

遇到這種好事會迷途知返?我看啊怕是分贓不均,欲壑難填。」

一大爺听到這里就心里有數了。

領導發火有時候不是真的發火。

一大爺放輕聲音說道︰「廠長,賈東旭這個人我是了解的,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但是人呢說句實在話有些懦弱。

他是不敢參與到這麼大的事里來的。

更因為他是廠里的一份子,心向咱們廠,所以他才敢冒這危險,把這事透漏給我,讓我給您匯報上來。

可見他的心是好的。」

楊廠長本來就沒想著這個事多拿大。不過姿態還是要擺一擺的。

說道︰「這樣吧,你先在這等一等。」

隨後楊廠長叫了在偏間的秘書。讓他去把車間的賈東旭默默的叫出來。不要驚動其他人。

楊廠長和一大爺都默默的沒說話。

不多時,秘書回返。沒等楊廠長說道

說道︰「是通知了車間主任,把賈東旭叫出來的,沒讓別人知道。您看?」

楊廠長微點了點頭說道︰「這樣,讓他進來吧,你在外面看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秘書應聲出去了,隨後賈東旭推門而入。

賈東旭一臉忐忑的走進辦公桌前,他從沒和楊廠長這樣的大領導有過交集。不過是曾經被楊廠長拍過肩膀鼓勵了鼓勵。

那也是看在一大爺的面子上。沒說過話。

這次被叫來,還是因為壞事。

這讓他很是惶恐。

果然,楊廠長上來就是一聲呵斥︰「賈東旭,你這鉗工做的好啊,好到你還有空去結交犯罪分子,來里應外合偷我們軋鋼廠?

你來說說,你還有什麼不敢干的?你說,說出來,我這廠長的位置讓你坐。」

說著楊廠長站起來激動的拍著桌子。

嚇得賈東旭低著頭,身子一顫一顫的,愣是不敢說話。哆哆嗦嗦。

一大爺也跟著站起來。內心毫無波瀾。

一打一拉嗎。他老頭子見多了。

不過不能表現出來。

楊廠長看著賈東旭的表現,知道得適可而止了。太過了就不好了。

也要照顧當事人的情緒,不然怕是連事實都敘述不出來了……

——————

求收藏、推薦票、月票、打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