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四十一章 落鎖

傻柱听了久久不語,等了好一會兒,咬牙切齒的說道︰成,就這麼辦,就是再有人反對,我也不松口。

李守良隨即說到︰對咯,有人反對,你就讓反對的那個人,寫個承諾書,你家以後少的東西,全由他陪。這樣你家隨便進,想拿什麼拿什麼,想干什麼干什麼。

還有,柱子哥,你是不是真喜歡秦淮茹啊?

傻柱臉都紅了,也沒說出來個三二一。

李守良對傻柱說︰照我說,你就是喜歡人家那臉蛋,那身段。俗稱饞人家身子。

這話太露骨,傻柱招架不住,畢竟心里話說出來了。

不過傻柱還是反駁一二,不過一听就沒底氣。

李守良笑嘻嘻的說︰不是還好,我心思著,他們一家人都要騎在你身上拉屎了,你倒好,樂呵呵的也不反擊,好家伙,我以為你挺享受呢。要我,我早得想想法一棍子給打死了。整天想著算計我,還是我鄰居,我可睡不著。

傻柱真說不出話來,因為他今天光想著怎麼面對他們了,還真忘了……

傻柱趕緊說︰兄弟,一家子老小怎麼對付啊,好說不好听啊。

李守良翻了個白眼說道︰一家子老小,還有個美人,那TM家里沒男人了?公對公啊。

傻柱一拍手道︰對啊,這茬怎麼忘了,不行,這仇確實得算他身上,好家伙,你不說我都忘了,賈東旭真舍得拿他媳婦來套我,就不怕偷雞不成蝕把米。嘿嘿。

李守良說到︰你想啥呢,就你這樣的會吃得著雞,雞的手你都沒模著過吧。人家只是外套這件衣服弄掉了幾個扣子,人家里面穿的嚴,只是為了演戲給你罷了,就你看不出來,迷迷湖湖的光知道嘿嘿笑……

解決了心事傻柱說道︰得,就這麼著,等會我回家找鎖去,我家那鎖可是好鎖,你明天你就看著了,那是當年防「梁上君子」的。名鎖。

隨後兩人繼續做活,聊著別的……

夜……

墨藍的沉重的天幕正一點點地向背後徐徐撤去,美麗的蔚藍色晨曦正慢慢地點染著山巒和草原。

四合院里,勤勞的女人們已經起來了,因為做飯是她們的任務,也是這個貧窮的時代的特色。在二十一世紀,男人會做飯的比例急劇上升。(作者就會做)

李守良起來洗漱,聞著炊煙的味道。總是感覺到安穩。洗漱完後,回到屋里熱幾個昨天的沒吃完的包子,吃白菜蘿卜豬油渣餡的……韭菜雞蛋的味太大了……

等到李守良和二大爺走到中院的時候,就看到傻柱的門開了,這個點以前見不著他的。

傻柱可能就在門口等著,一看見李守良就趕緊出來了。

李守良故意開口吸引大家注意道︰吆,柱子哥,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怎麼起這麼早,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啊。

院里人听到這話都轉過頭來看著,哈哈大笑起來了。

傻柱正愁不好意思引起大家注意呢,這一下子可算好了。

也高聲說道︰怎麼著,咱也得順應順應咱們作息啊,不能老是起得晚不是。

李守良也挑大家願意听得問︰那你以後都起這麼早了嗎?

果然大家都感興趣。

傻柱也樂得玩笑︰當然不能了,要是天天這樣,不留給別人一些進步的空間了嗎?食堂里這麼多努力的人,總得等等他們啊。不然他們會絕望的。

哈哈哈哈。院里人又是一陣大笑。都覺得挺有意思。大早晨起來就能听笑話。

李守良也跟著笑,還朝著傻柱使了個眼色。傻柱好像也看懂了。轉身進去拿了把鎖出來,當著大伙的面就鎖上了。

本來眾人還挺高興的,可是一看到傻柱上鎖,接著中院的住戶有的就不高興了。

二大爺皺著眉,想說什麼來,可能想起來前天晚上的事,也就沒說話。

院里的氣氛立刻變得很緊張了,有個婦女忍不住了問︰傻柱,你上鎖干什麼,這是防誰啊,有人有你偷東西了嗎?家里藏值錢的東西了。

傻柱好像變精了一樣,就按李守良教的,也不說誰偷了,就吊著。說︰這兩天家里有點事,不能讓大家進門了,我心思著上上鎖,試試能不能鎖住。以後大家有事等我回來再說。

又有人說了︰那你也不能上鎖啊,整個院就沒有上鎖的,你上了鎖傳出去,那咱們院不就完了。

傻柱也是混不吝,說道︰那你不傳出去不就完了嗎。

隨後也不管別人怎麼攀扯,拽著李守良先快步走了。

李守良裝作惡狠狠地說︰柱子哥,不厚道啊,怎麼能拉我下水呢。啊,我還是個孩子,可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壓力。你得賠償我。

傻柱咧著嘴說道︰我沒見過一個打好幾十個的孩子,我也沒見過攢著勁要和全院人打仗的孩子。你是孩子嗎?我怎麼覺得你比我還大。

李守良笑道︰這就是多讀書的好處了,這道理都在書里告訴我了。

傻柱說道︰好家伙,真當我不知道呢,你在學校的時候成績可不突出。

李守良一仰頭說︰成績好不好,只能說明我對課本知識的掌握,可沒說我不能看別的書啊……學著點吧。還有,今天晚上絕對有人躥騰著開全院大會。你不害怕?

傻柱撓了撓頭說道︰嗨,虱子多了不怕癢。別說我不害怕,這事我佔理,我就更不怕了。等著你哥哥我大殺四方吧。

李守良豎起大拇指說︰好。柱爺是條漢子,我本來還想給您老人家搖旗助威呢,看來是我不配了,小的這就撤退。

傻柱一听拽住李守良的胳膊就說道︰兄弟,良爺,別啊,小的剛才說錯話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宰相肚里能撐船,就幫幫小的吧。小的嘴拙,還得請您鎮鎮場子。

李守良斜了傻柱一眼鬧笑的說道︰看你小柱子今天中午的表現吧。

傻柱一彎腰打起扎來說道︰謝謝良娘娘,全看我的吧。

李守良飛起一腿,傻柱一躲,兩人你追我打很快來到了軋鋼廠。各自整理了整理衣服進去了。

美好的上班時間到了。

中午李守良得到了小柱子的加餐,後廚一位白桉家里的腌制的胡蘿卜干咸菜。清脆不失咸味,全腌進去了,好吃,下飯。

又是刻苦鑽研的一天,李守良看著自己的進度,覺得下個月不滿月,所有1級工範圍內的零件應該全部掌握並熟練制作了。這才三個月而已。注意是熟練制作,不是那種半年才通過運氣過得那種。

感謝天道酬勤,讓一個稀松平常的人物有了魚躍龍門的機會。

波瀾不驚的下班,人們各自和相熟的人結伴歸家。李守良和一大爺等人說著笑著回家。

大約都沒吃飯,剛到家。就有事情了。果然,早晨是因為要上班所以才沒鬧起來,現在下班了,都歇著了,自然就有空討伐傻柱了,大批人馬齊齊的找上了一大爺二大爺,和早到家的三大爺。

其實三位大爺是不大想管的,看得出來,他們的表情都很抗拒。但是抗拒沒用啊。

李守良看著形形色色的人。不過是因為每到年底,優秀四合院會每家會多發二兩肉票,二兩油票或者多二尺布票之類的東西。沒辦法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