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11章 願你在天堂里再無疼痛

「楚楚,沒有必要就不要輸液了。」

病房角落里陪護床上,拿著一本小說正在看的楚天舒,頭也不抬扔出一句話來。

吳楚之還沒說什麼,林濤轉身面帶著笑意,「楚叔叔,都是一些安神補腦、消炎鎮痛的藥物,對小吳的身體恢復是有好處的。」

楚天舒合上了書,一邊站起身來活動活動身體,一邊說道,「他的身體沒什麼問題,不需要輸液了。」

林濤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一邊的廖月婷也皺起了眉頭。

楚天舒見狀沉吟片刻,也覺得自己這話說的太硬了點。

好歹也是熟人,他嘆了一口氣,臉頰微微一松,開口解釋道,

「他這段時間輸液輸得太多了,過多的輸液治療也容易干擾人體的水電解質紊亂,容易導致水電解質的失衡。」

楚天舒認為,自幼多年的打熬身體,吳楚之的體質已經完全接近一名合格的戰士,相當耐造。

體質太好,也就沒必要用太多的藥,特別是抗生素之類的藥物,否則沒事都會整出事來。

當年從貓耳洞出來,他便是因為輸液過多,導致水電解質失衡反而患上了高鉀血癥。

要不是當時他未來老婆丁晶留意到異常,搶救及時,楚天舒便會沒死在戰場上,反而窩囊的死在醫院里。

所以對輸液這事,他一直都是十分反對的。

何況這些年,醫院也不知道是怎麼養成這種陋習的。

離開儀器,醫生就不會看病。

吃藥、打針、輸液三選一的情況下,能讓你輸液就讓你輸液。

就連生孩子也是能剖月復產,就絕不順產。

單單就用藥上來說,其實很多液體沒必要輸。

幾毛錢的藥品就能解決的事,非得在醫院輸液花上幾百。

也就是醫保有錢。

林濤微微一愣,而後開口說道,「楚叔叔,這是鄭教授下的醫囑,您別為難我們。」

廖月婷雖然對醫囑的來由心知肚明,從短信的內容就知道是這位師兄的拍馬屁之舉,但是還是出言幫腔著,

「楚叔叔,請相信鄭教授的專業。」

其實無論此時輸液是否有必要,在做事一向周正的廖月婷眼里,患者的依從性是態度問題。

既然下了醫囑,就應該得到執行。

雖然楚天舒說得有幾分道理,但實際上這種幾率太小了。

要是醫院里病患人人都像楚天舒這麼說,會給醫療工作帶來多少麻煩?

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夠清晰判斷自己的身體狀況和病程的。

如果不是看在鄭教授的面子上,廖月婷此時都想回辦公室拿病患責任書了。

見楚天舒的眉頭皺了起來,吳楚之笑了笑,「小舅,沒事的,掛點水不打緊的,鄭媽媽總不可能害我吧。

明天開始不輸了就是了。」

楚天舒仔細想想也是這個理,多輸一天,少輸一天也不礙事,于是不再阻攔。

而被楚天舒這麼一打岔,廖月婷以往經常顫抖滑針的手,今天竟然異常的穩定,一針入管。

她得意的挑了挑眉頭,比了一個野,「怎麼樣,姐姐的手法還不錯吧。」

吳楚之也了也她傲嬌的小模樣,指了指自己的手背的鋼針,「小廖姐,你倒是先把膠帶給粘上啊,不然待會滑針了。」

明天也不輸液,自然也用不上留置針。

廖月婷大囧起來,一時之間得意忘形,忘記粘膠布固定了,慌忙扯著自己袖子上的膠布。

望著液體通暢的向著吳楚之的血管里奔涌而去,林濤松了一口氣,而後扭頭笑笑,

「那行,小吳這是安神補腦的藥,有助于你睡眠,你可以一直睡到明天上午,估計最遲後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睡吧,在睡夢中死去是沒有痛苦的。

下去後也別來找我,比起那些癌癥病人最後是活活疼死的,你已經幸運很多了。

「害!還要後天才能出院啊?早躺得不耐煩了!濤哥,要不明天你給我帶本小說來唄。」

吳楚之嬉皮笑臉的說著,他快被憋瘋了。

除了腦部還有一點出血沒吸收,現在的他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本就是一個好動之人,躺在床上什麼也不許做,這可要了他的命。

林濤也知道吳楚之的運動天賦,羨慕的望著他身上的那具健碩的身軀,

「好吧,明天給你帶本有意思的書,《我成功離不開青梅》,肥貓大大寫的。」

吳楚之眼楮一眯,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濤哥,我感覺你在內涵我。」

啥意思!

都當自己是吃軟飯的?

吳楚之心里長嘆了一聲,也許,不出意外,這軟飯自己也是不得不吃的。

林濤哈哈大笑起來,「你還別不信,那本書真叫這名字,挺好看的。」

吳楚之索然無味的擺了擺手,「你跪安吧!」

林濤也不和他計較,「你早點休息,好好睡上一覺。」

「小廖,危險期已經過了,監護器可以撤了,滴滴滴的,他也睡不好」轉頭吩咐廖月婷後,林濤開始動手扯著吳楚之身上的線。

這玩意兒可不能留在這里,一旦半夜報警起來,自己做的事情就前功盡棄。

這種藥物沖突導致的腦出血,要搶救也是很簡單的,凝血降顱壓的藥物一下去就完事了。

廖月婷也知道現在再上監護器也沒什麼必要,無非是個心意而已。

她本來也是準備下小夜班的時候撤的,見師兄這麼說,她也順水推舟的取下線纜。

吳楚之見狀大喜過望,「早該取了好吧,弄得我吃喝拉撒都得在床上解決。」

林濤笑了起來,「那你待會上廁所的時候,稍微活動活動,完事後就好好躺著,別蹦。

不然明天老師發現了,挨罵的可不止你一個。」

說罷,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吳楚之後,轉身和楚天舒告了個別便推著小車出去了。

「別忘了給我帶書啊!」身後吳楚之的聲音出來。

林濤沒有轉身,揮了揮手。

我會燒給你的。

……

舉著輸液吊桿的吳楚之,一臉舒坦的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躺了三個星期,身體早就臭了,雖然手上有鋼針不方便操作,但是還是按捺不住心里的,簡單的沖洗一番。

500ml的液體花不了多長時間,本身身體素質抗造的他,趁著上廁所的時候,悄悄將流速開到最大。

一個半小時不到就滴完了,頂著廖月婷嗔怒的眼神,吳楚之笑嘻嘻的看著她取鋼針。

「你就作吧!按規定,本來你的輸液速度不能大于每分鐘40滴,你可好!都開到最大的60滴了!」

面對這樣的抱怨,吳楚之也只好嘿嘿的賠笑著,「小廖姐,我這不是困了嗎?早點輸完,早點睡覺,你們也好早點下班。」

他知道,像廖月婷這種碩士研究生,其實是按制度是不用值夜班的。

而且也輪不上她們值班,只是看個人的主觀能動性,願意留下來跟著多學點就多學點。

廖月婷之所以出現在這里,無非還是念著自己與鄭雪梅的關系,想多掙點表現。

本科結束便是社會,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廖月婷無奈的瞪了他一眼,「你可真行!說得好像我還得謝謝你啊!」

說罷,她拿起托盤,扭頭就和小護士一起出去了。

取下鋼針的吳楚之伸了一個懶腰。

藥物反應還是挺快的,他揉了揉眼楮,「小舅,要不,你還是回去吧,醫院的陪護床,睡著不舒服。

我現在沒事,身體完全正常的,不用擔心。」

楚天舒見狀,也知道他困了,將手里的小說合上,起身去關燈,「沒事,我就在這里睡,回去又要挨你舅媽數落,還是醫院清淨些。」

吳楚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從下午的老媽和小舅的交談中,也知道,這次的事情,小舅是被長輩們罵得不輕。

都是一個論調,都怪楚天舒將吳楚之拳腳教得太厲害,沒事瞎逞能。

吳楚之一臉的過意不去,吶吶的張口,「不好意思啊,小舅。」

楚天舒撇了撇嘴,冷哼了一聲,「丟人!給你說過多少次了,要保持威脅距離站位!沒有一點危險意識!」

吳楚之嘿嘿傻笑兩聲,不好意思說,當時只顧著耍帥,覺得前面撂倒光頭已經足夠有威懾力了。

楚天舒搖了搖頭,還是缺乏實戰經驗。

但是,要是說讓他把吳楚之送部隊里,他也舍不得。

沒有子女的他,就指著吳楚之將來替他養老送終。

不過,也不是他舍不舍得的問題,還輪不上他。

老楚家在西南這支,是邪了門了。

楚天舒父親,吳楚之外公一共七兄弟,在那個炮火紛飛的年代,同時參軍出蜀,活著回來的有三個。

三房人,到第三代,全是閨女,就連外孫,也只有吳楚之一個。

從小就兼祧著楚家香火的吳楚之,自然是楚家的大寶貝。

所以,想讓吳楚之去當兵?

可能老吳家還沒說什麼,老楚家會先跳出來的。

「睡覺!有話明天早上起來再說。」楚天舒躺在陪護床上,拉過毛毯不再言語。

吳楚之朝著天花板挑了挑眉頭,看來,出院後的日子也不好過了。

陣陣濃濃的困意襲來,他也閉上了眼楮,不久便昏睡了過去。

……

將貪睡的小女友李雅琳送上出租車,林濤轉身朝著住院部走去。

他的心,在此刻很不平靜。

林濤知道,也許現在轉身回到學校宿舍睡覺是最好的選擇,到時候有不在場的證明。

但是他又想在現場,見證吳楚之落氣的一幕。

安眠的藥物,會讓腦出血的吳楚之失去最寶貴的挽救時機。

計劃實施的非常完美,甚至可以說超出他的預期。

廖月婷的出現讓一切形成了閉環,使得自己在程序責任上被摘得干干淨淨。

即使到時候別人會懷疑,也會因為證據不足而無法追究。

林濤有些沉默了,本來此時應該開心的他,卻發現自己手腳都在發抖,滿背的冷汗。

緊張、恐懼、猶豫等負面情緒不斷的涌在心間。

他頓住了腳步,轉身走向小賣部。

林濤明白,此時魂不守舍的他,回到醫生辦公室,說不定會被別人看出端倪。

再等等,等到12點小夜班結束,再上去不遲。

藥效也沒那麼快。

血藥濃度達峰時間是4小時,也就是說吳楚之的藥物沖突時間應該在凌晨一點半左右開始。

左手捏著一罐蘇打水,林濤坐在醫院內小公園的長椅上,右手不停的在褲子上擦著。

手心里全是汗水,林濤也沒想到,第一次做壞事的他,如此的不堪。

為了這次行動,他將《犯罪現場調查》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做好了足夠的心理建設。

可是當真正實施時,卻發現,這和功課的區別太大了。

現在的他,如同作弊後,等待考試成績一般坐立難安。

將蘇打水放在椅子上,林濤掏出一包新買的煙,顫顫巍巍的打開後抽出一根來。

啪嗒,一道昏黃的火光在黑暗中升起,照映著他的臉龐,而後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個小紅點在夜空中散發著縷縷的煙霧。

一口煙入喉,林濤還沒品嘗到煙是什麼味道時,便劇烈的咳嗽著。

伴隨著鼻涕的,還有眼淚,他也分不清楚是嗆著的,還是怎麼的。

耤I

林濤將煙頭扔在地上,狠狠的跺上兩腳,而後掩面小聲的哭了起來。

那個曾經積極向上,努力拼搏的自己,怎麼變成了這樣一個人?

為了少奮斗二十年,這樣做,真的值嗎?

……

深夜住院部寂靜的走廊上,忽地響起一陣倉促的腳步聲。

楚天舒忽地睜開了眼楮,辨析著腳步的遠近。

隨著腳步聲逐漸走近,他的身體條件反射般的緊繃起來,雙肘與足跟緊緊的壓在陪護床上。

不過當他听見吳楚之那悠長的呼吸聲時,隨即開始哭笑不得。

自己這鬼身體本能,都多少年了,還保持著當年守貓耳洞的警覺。

這已經是和平年代了。

不過轉眼間他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吳楚之的病房是走廊最深處,對面是醫生辦公室。

而這道腳步,並不屬于任何一個醫生的。

楚天舒悄然起身,模到牆角櫃子邊隱藏著自己的身形。

伴隨著‘吱呀’一聲,緊閉的病房門被人從外面輕輕推開。

……

【推薦票】通道~

求收藏~

求追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