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一百九十五章︰秦淮茹把房子賣給雨水(求訂閱)

"孩他媽,秦淮茹找你什麼事?"

妹夫,皺著額頭,一腦門的抬頭紋。

"孩他爸,秦淮茹要賣房子,還要賣給我!"

"這事你沒應下吧?"

"沒有,沒大哥答應我怎麼敢呢!"

妹夫念叨著︰"沒有就好,這事還得大哥拿主意!"

何雨水心里有些亂,也沒了胃口︰"你們吃吧,我去大哥家一趟,找他拿主意。"

何雨水撂下碗筷,騎著自己男人的摩托車離開了四合院。

何雨柱家吃完晚飯,婁曉娥正在教育何平跟何健學習,何雨柱在喝茶刮刮腸油,冉秋葉因為天冷了在織毛衣想給兩個孩子,入冬前一人織一件。

"雨水,怎麼這個時間來了,出什麼事了?"

冉秋葉看著被管家領進來的雨水,詫異道。

"嫂子,沒啥大事,就是來找我哥討個主意!"

何雨水沒見到平日里活蹦亂跳的何平跟何健︰"我兩個小佷子呢?"

冉秋葉一邊織著毛衣,一邊說道︰"跟小娥在屋里學習呢!"

何雨水猛然拔高嗓門,驚呼︰"啥?學習?"

這一嗓子被屋里的倆熊孩子听見了,一個個就要撂下鉛筆︰"姑姑來了,我們要去跟姑姑玩。"

婁曉娥賞了他們每人一個腦瓜崩︰"給我老實的坐在這學習,你們又不是沒見過姑姑!"

熊孩子被無情的鎮壓了,婁曉娥也出去看看何雨水來有什麼事,但她一走這倆熊孩子肯定溜號,所以就忍住了好奇心,盯著倆孩子繼續學習。

何雨柱給雨水倒了杯茶水︰"老大不小了,還是毛毛躁躁的!"

"說吧,什麼事找我拿主意!"

"哥,秦淮茹找我,她要把房子賣給我!"

听到秦淮茹三個字,何雨柱端著茶壺的手都停頓了。

自從搬離四合院後,他都把秦淮茹這個人給忘記了,是真的忘記了,今天听妹妹雨水提起,才猛然想起還有這麼個人存在。

不僅何雨柱如此,就連一旁的冉秋葉都愣了神。

何雨柱︰"她賣房子要干什麼?為什麼找你?"

何雨水︰"我沒問,誰知道她賣房子干什麼,再說了,四合院里能買得起她家房子的人又不多!"

何雨柱就怕秦淮茹使手段,坑了傻水,轉念一想,到時候都簽字畫押了,雖然沒有土地證但有產權證,交錢的時候過戶也不怕秦淮茹耍手段。

"如果價錢合適的話,可以買!"

"但,一定要在交錢的時候把產權證明上的名字更改了,免得以後出現什麼麻煩!"

"那行,哥,嫂子,我回去了!"

何雨水得了何雨柱的首肯,又風風火火的走了。

瓜子的生意跟糖炒栗子,每年都不少賺,何雨水感覺家里的錢都快長毛了,可算能花錢買點東西了。

冉秋葉也沒了心思繼續織毛衣了,纏著毛線說道︰"我都把秦淮茹這個人給忘了!"

何雨柱聲音低沉,嘆道︰"是啊,雨水要是不提她,我都忘記了還有這個人"

時光荏苒,很快又來到了年底。

站在屋檐下,看著滿天飛雪,何雨柱心中忍不住感嘆︰時間就像指間沙,總是在不經意間溜走。

年底了,除了何曉跟兒媳婦還留在香江,其他人都早早的回來過年了,何曉要等到大年三十才能回來,香江那邊暫時還離不開他。

管家上前詢問︰"何先生,咱們今個打邊爐?"

管家是地道的香江人,自從來了內地後何雨柱就不讓他稱呼老爺了,這里是內地又不是香江,普通話也標準多了,只不過習慣使然,在他的印象里火鍋就是打邊爐。

何雨柱哈了一口氣︰"要得!"

"這天就該吃點熱乎的,多準備點食材,六月愛吃女敕豆腐千萬不要給忘記了!"

何雨柱就是這麼偏心,其他人吃什麼無所謂,只要別把自己的小棉襖給忘了就行。

家里人口越來越多,等以後孩子們都回來了,他有了孫子輩恐怕就住不下了。

何雨柱走到後花園,無數嬌艷的花朵都已枯萎,只有那倔強的雪中寒梅不畏風雪,寧靜而美麗的佇立在哪里。

一陣冷風襲來,從梅花叢中飄來一股暗香,忍不住讓人心曠神怡。

何雨柱想起了陸游創作的一首詞︰詠梅!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何雨柱拿著鐵簽子在人工湖薄薄的冰面上,砸開了一個洞,用手抄網開始捕魚。

涮羊肉的同時,再涮點魚肉。

看著人工湖,他有了一些其他想法,何不在人工湖上面架起一座木橋呢,直通湖心亭。

在這依山傍水,四處花香的後花園為什麼不建個閣樓呢,等建成後就搬到這里來住,身處于鳥語花香之中,想想都讓人激動。

何雨柱生怕自己忘了,就喊來了管家把自己的想法交代了下去,因為是冬季閣樓暫時還沒發破土開工,但獨木橋可以啊!

吃飯的時候,冉父跟冉母,還有婁母提出他們過了年不回香江了,要留在內地了。

"柱子,我們三個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往後就打算留在內地了!"

何雨柱不解︰"為什麼啊?"

難道是有人惹他們生氣了?在香江呆的不舒心?

冉父︰"柱子,你別瞎想,我們年紀都不小了,就想著趁機會多走走,看一看祖國的大好河山,等我們走不動了就回京城來養老。"

冉母︰"是啊,柱子你爸說的對,我也想好好瞧瞧三山五岳"

婁母︰"我想登長白山,看看天池,也不知道這把老骨頭還能不能爬得動了!"

何雨柱︰"那行,等過了年我就安排人陪著你們,給你們制定行程!"

這三人加一起都超過二百歲了,趁著現在能走能顛真該出去走走,再過個十年八年想出去旅游都有心無力了。

可隨行人員卻讓何雨柱犯了難,家里人誰都走不開啊!

現在就連小輩的都已經慢慢接手家里產業了,這件事有夠頭疼的。

飯後,何雨柱把這個難題同時交給了,冉秋葉跟婁曉娥,都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可幾日過去了,人工湖上的獨木橋都安裝完成了,他們還沒想好隨行人員呢。

特區工廠那邊放了假,槐花帶著易忠海夫妻,還有因為今年太忙把婚期推延的男朋友,一起回來過年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