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羲和界有大日璀璨,亦有皓月當空。

那可是一顆直徑十萬里,環繞羲和界運轉的星辰。

盡管由于距離極遠的緣故,這顆星辰對羲和界的潮汐都難以產生什麼影響,可今晚……

不知為何,月色極佳。

皓月當空下,整個世界都猶如被披上了一層銀紗。

離羲和神宮一萬里的高空,天風冷冽,更顯得天穹之上皓月明亮。

人族一方,一艘艘戰艦迎風而立。

而在他們前方,亦有十八艘巨大、猙獰的戰艦,席卷凶煞,撕破雲海,滾滾而來。

細細一看,那根本不是什麼戰艦,而是妖!

一種用特殊方式激發其血脈培養出來的戰妖!

這種戰妖每一頭都激活了血脈,擁有著種種天賦,如速度快、防御高、生命強等等。

可代價卻是……

這種戰妖永遠喪失了誕生靈智,並突破血脈上限的可能。

幾乎是它們的血脈有多強,它們未來最多就只能達到這等程度。

眼前十八頭戰妖中,天賦各異,但無一例外,都具備飛行之能,且體型極其龐大,小的都有上百米,大的更是近乎千米。

相當于妖帝激發真身的體量。

「人族。」

妖族一方,照樣由金芒妖帝、恆木妖帝、翼風妖帝負責對話。

這三大妖帝中,金芒妖帝覺醒白虎先天庚金之氣,恆木妖帝乃是建木根腳,生命力頑強到近乎不死,翼風妖帝則有一絲天鵬血脈,雖不如帝泣濃郁,可縱然不善遁術的仙人出手都未必能夠追得上它。

「三天已至,看樣子你們已經做好了戰斗準備。」

人族一方,烏桑宮主看了太墟宗的乾元一眼。

當下,他和乾元、于沉峰三人上前。

這件事發生在太墟宗境內,乾元自然有資格說話。

至于他和于沉峰……

自是根據人族十宗實力排行。

「天妖帝泣已經到了吧?」

烏桑微笑著道。

「你們人族的仙,不也時刻盯著這片區域。」

金芒妖帝卻是冷笑。

這些,毋庸置疑。

人族一尊尊仙人同時通過各種各樣的方法,監控著這片區域,必要的時候他們完全可以施展秘法,全速趕來。

而天妖帝泣……

更加不用說了。

以它的速度,一天內,可以出現在人域的每一個角落。

「人族和妖族簽署了停戰協議,我們現在真正的敵人是滲透于羲和界中的邪魔,是域外天魔,在這種情況下,沒必要如此針鋒相對,若是我們兩族真正開戰,最終只會便宜邪魔。」

烏桑道。

「不要和我說這些大道理,我們妖帝議會只認一事,那就是你們人族滅殺了我妖帝議會一尊準議員,億萬群妖,你們必須給出交代……」

金芒的目光自場中眾人一掃而過︰「可現在看來,人族,真的要和我們妖族對抗到底了。」

「凶手是誰,你們已經很清楚了,也明白,並非是我們不想將他找出來交給你,而是你們給的時間太短了……」

「好!那也別怪我們妖族逼迫,既然你們人族找不到凶手,那就交出昊天鏡,我們妖族自己找!」

「交出昊天鏡!?」

烏桑深深的看了金芒一眼︰「這不可能!」

「不可能?烏桑,看樣子你們人族根本沒有將我們妖族放在眼里!你們當真以為我族天妖所言血屠人域十萬里是句空話!?」

金芒妖帝話一說完,身上煞氣洶涌,望向烏桑的目光亦是殺機凜冽,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動手之勢。

「赤麟妖皇一事乃是太一不明事理所為,我們也很遺憾,但冤有頭債有主,你們找不到太一,就將責任推到我們人族身上,未免太不講理。」

「理?我族帝泣,縱橫八荒,無敵世間!他的話,就是真理!」

金芒妖帝猛然上前,強大的妖氣直沖雲霄。

在它身後,一尊尊妖帝同時氣息爆發,和它的力量聯成一體,使得它身上的煞氣瘋狂暴漲,如若天妖降臨,竟是如同要將人族一方的氣焰徹底鎮壓。

面對這股恐怖氣勢壓迫,乾元身上一個圓環流轉,散發出恐怖高溫,猶如一輪小太陽,將天空完全照亮。

「天妖帝泣若敢屠我人族疆域十萬里……不需你們妖族開戰,我便一聲令下,太墟宗境內所有妖族,一個不留!」

「我冷月地宮同樣如此。」

于沉峰看著金芒妖帝,一股蘊含著暗紫色的流光不斷侵蝕周邊氣息︰「不用邪魔肆虐,我人族,先滅你妖族,不求其他,只求順我心意,殺個暢快淋灕!」

這兩人,基本上代表了兩個大宗的意志。

換句話說,已經有兩位仙人做好了和它們妖族死戰的心理準備了。

而一旦這兩位仙人舍命拖住了帝泣讓嵐羲仙子有了足夠的時間調動大日之力凝聚出大日神焰……

天機術十六重的烏桑看著金芒神色變化,敏銳的意識到了什麼。

當下他緩緩道︰「真讓妖族血屠我人域十萬里,開戰,將是唯一的結果,不過……妖族因太一一事折損了一尊準議員,我們也不想壞了兩族間的停戰協議讓天魔有機可乘……因此……可以讓太墟宗讓出赤岩山脈周邊九域于妖族休養生息,以示我人族誠意。」

「讓出赤岩山脈周邊九域……」

金芒妖帝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頓時振作精神。

烏桑身後的乾元想說什麼,只是……

聯想到血屠十萬里和讓出赤岩山脈周邊九域,兩害取其輕。

這也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赤岩山脈九域不夠!我們要天河十九域!」

金芒妖帝張口,直接將要的地盤擴張了一倍。

乾元臉色一變︰「十九域……」

「那就天河十九域。」

無量宗天樞子已經先一步應了下來。

反正割讓的是太墟宗的地盤,和他們無量宗無關。

其他宗門多多少少也是這個想法,並未反駁。

能用這種方法平息這場紛爭,避免天妖帝泣血屠十萬里造成生靈涂炭,讓出天河十九域是最好的選擇。

大不了對外宣稱因為那顆從天墜落毀滅赤岩山脈的星辰蘊含有害物質,得遷移十九域人口就行。

金芒妖帝將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里,冷笑一聲道︰「天河十九域歸我們妖族所有,此事做罷,我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將十九域的人遷走……」

「三天,遷移十九域數十億之人!?」

乾元一听,毫不猶豫反駁道︰「這不可能!」

「三天!就三天!」

金芒妖帝的態度無比堅決,根本不容任何商議,言辭鑿鑿道︰「三天後,我妖族將會正式入主天河十九域,但凡遭遇任何反抗,絕不留情!」

「你們……」

乾元眼中充滿著怒火,正要再說什麼。

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叫了一聲︰「到凌晨了。」

凌晨?

這番話,讓眾人一個恍惚,緊跟著反應過來。

這是……

太一說了,要給帝泣交代的時間點?

他還說什麼來著?

北望皓月?

今夜的皓月,確實位于北方……

那太一,難不成會從皓月之上降臨,和帝泣爆發大戰不成?

帶著這種希冀,一位位大乘、真君們同時抬頭仰望,眼中蘊含期盼。

就連金芒、恆木、翼風等人,同樣也止住了對人族的逼迫,望著天穹。

太一……

終究是一尊疑似仙人級的存在。

一尊仙人,縱然天妖帝泣那等存在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重視,何況它們這些妖帝?

別看它金芒似乎口口聲聲說自己擁有對抗的仙人的力量,可真打起來,死路一條。

一個呼吸、三個呼吸、十個呼吸……

時間流逝。

皓月,沒有半點變化。

根本沒什麼太一仙人踏月而來,拯救人族局勢于水火。

一時間,所有人的臉上盡露出了失望之色。

「北望皓月,給予答復……這就是答復?」

無量宗的天樞子這一刻忍不住斥喝起來︰「你的答復就是藏的更深,躲的更遠?你的答復就是……」

這位大乘仙真話還沒有說完,突兀!

似乎有什麼東西閃過!

天地極亮!

緊接著,那一輪懸掛于天穹之上的月亮……

炸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