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五十三章 點穴

徐吉緩緩睜開眼楮。

「又回來了呀!」他說著,頗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毋庸置疑,對那個高等仙俠世界,他真香了。

在那邊,連空氣,都是甜中帶香。

僅僅只是呼吸空氣,就已經很滿足了。

更不用說,在那邊吐納修煉,簡直就是一種無上的享受。

一呼一吸之間,那種飄飄欲仙,仿佛不似在人間,仿佛凌駕于萬事萬物之上的感覺。

無法以語言描述,更找不到恰當的文字來形容。

硬要說的話。

作為學渣,徐吉只有一個字︰爽!

所以,再次回到現代都市,徐吉一時間都有些恍然若失。

往日里沉迷的游戲,一下子就索然無味。

便連過去悄悄看的一些不太健康的漫畫,也失去了任何吸引力。

抬起頭。

牆壁上,老怪這次只給他留了三個字︰看視頻!

「老怪不愧是老怪……」

「連視頻都玩轉了!」徐吉嘆息了一聲,知道自己這個人奸恐怕是難以避免了。

他知曉,要不了幾日,現代社會就要被老怪玩的極為熟練。

恐怕,連網絡上的黑話,老怪也能學會。

但他也沒什麼好辦法。

見識過那高等仙俠世界的強大和可怕後。

徐吉現在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個國人。

他對現代社會,能否戰勝一個來自那樣的世界的頂尖大佬,喪失了一切信心。

他現在只求,那老怪在這邊吃好玩好喝好。

最好呢,再給他一點好處。

雖然他知道,這是痴心妄想。

但,人總歸還是要有夢想的,萬一實現了呢?

便拿出手機,解鎖,然後打開了老怪錄制的視頻。

看著那個出現在手機屏幕上的自己。

徐吉眨了眨眼楮,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手機屏幕上的那個他。

模樣清爽,神情淡然,隱隱有種超然于世的樣子。

那雙眼楮,更是漆黑如夜,偏偏又明亮無比,好似寶石。

輕輕按下播放鍵,老怪的聲音就出現在耳畔。

「徐吉……」寡淡清冷的聲音,隱隱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但又偏偏叫人生不出任何不滿,反倒听著感覺有些親近,忍不住的想要多听听。

「你的肉身,太孱弱了!」

徐吉慚愧的低下頭去,有些無地自容。

因為……他上一次去戶外鍛煉,貌似還是在那個福報公司,跟著主管一起去搞團建,回來後他就提桶跑路了。

團建要自己出錢就不提了。

佔用寶貴的周末,還不給加班費也就算了。

但好好的放松、休息、聯誼。

特麼搞成了喊口號,一起玩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弱智的游戲環節。

還得頂著太陽,在戶外爬山。

更受不了的是,那傻帽主管還跑來問徐吉︰小徐啊,你感覺怎麼樣?公司氛圍是不是很好呢!?

好你妹啊!

徐吉第二天就遞了辭職書。

等了一個月,把工作一交接就立刻跑路了。

怕了!怕了!

回來後,就窩在了這個便利店,整日整日都是渾渾噩噩。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

只是在混日子罷了。

哪里會去鍛煉?

連籃球場都兩年沒去了!

便听著那視頻中的老怪,繼續說道︰「故,本座替你擬了個磨礪肉身的計劃……」

「你務必要做到!」視頻中的‘他’,那雙漆黑的眼瞳,湊到了鏡頭前。

徐吉嚇得咽了咽口水。

「一定……一定!」

此刻的他,與電影里的帶路黨,已經沒有太多區別了。

…………………………

早上八點,桂靈氣喘吁吁的從電梯里跑出來,直沖會議室。

一推門,所有人都回過頭,看向她。

「不好意思……」桂靈羞赫的低下頭去︰「遲到了……」

但大家都是善意笑了笑。

沒有人會對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遲到生出什麼意見。

更何況這個小姑娘,還是大多數人看著長大的。

「小靈……」站在會議室講台上的王亮對她招呼到︰「你坐到前排來,等下還要你介紹目標的情況!」

「是!」桂靈連忙敬禮,然後乖乖的坐到了會議室的前排。

她小心的看了看,左右有著許多陌生人,似乎不是治安局的。

她不免心生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情?」

抬起頭一看,掛在會議室牆壁上的熒幕中,有著一個年輕男子的影像。

而桂靈感覺自己在哪里見過?

就听著王亮說道︰「咱們繼續……」

「目前,市局民政科的同事,已經模清楚了目標人物的基本社會關系……」

「目標人物︰徐吉,男,二十四歲,譚城市人,秦省理工學院網絡工程專業畢業……目前目標在秦省的情況,我們正在委托秦省的同事,抓緊排查和模清……」

「畢業後進入了蘇省的一家互聯網企業,……根據調查,這份工作是目標的父親,拜托其一個老同事的佷子,走的內部推薦流程入職的……」

「在公司工作了六個月以後,目標就以個人原因辭職,根據我們在蘇省的同事,連夜模排、調查清楚的情況……」

「目標在蘇省工作期間,其上司對其的評價是︰懶散、不愛奮斗、要求多、不肯融入集體……」

「而其同事,大都持正面或者中立態度……只有一人回答說︰小氣、吝嗇,不合群……」

說到這里,王亮停頓了一下,拿著手里的遙控對著熒幕按了一下,兩個人物的頭像資料出現在了熒屏上。

「這是目標的父親……徐愛國,男,五十七歲,黨員,我市某國有集團離休工程師……」

「這是目標的母親,楊慶紅,女,五十三歲,黨員,在該集團擔任出納……」

「我們已經向上級申請,請求該集團黨委的有關負責同志,配合我們的工作……」

「爭取,在集團黨委的配合下,妥善處理目標人物的父母關系,以親情入手,加以團結!」

說到這里,王亮就笑了起來︰「根據我們初步掌握的情況,目標的父母的個人思想覺悟還是比較高的!」

「同事評價也比較高!」

「這是統戰工作比較合適的對象!」

對共和國而言,統一戰線,是無論放在那個時候,都永不褪色的團結王牌。

桂靈听著卻犯了迷糊。

這是什麼情況?

那個‘目標人物’做了什麼,讓王亮如此鄭重其事。

就听著王亮說道︰「很多同志肯定很疑惑……」

「這個目標人物到底做了什麼?」

「我現在就實話和大家說……」

「目標人物,昨夜在其居住地附近,將五個‘揚武公司’的安保人員放倒……」

「他們現在都還在醫院接受治療……」

「但這並不是關鍵!」

王亮按了一下手里的按鈕,熒屏再次一轉,出現了幾個躺在病床上的男子。

「這些人,在被我們的同事發現的時候,就都已經癱瘓在地,在到了醫院後一個小時,逐次恢復了活動能力……」

「但是,根據我們的檢查……」

「這些人統統被鎖死了力量爆發……」

「五個人沒有一個人能提起超過五十斤的重物……」

「但他們的行動、思維與語言能力,沒有任何異常……」

「X光、核磁共振掃描、ct掃描,均未發現異常!」

王亮看向所有人,嚴肅無比的說道︰「我們現在確定!」

「目標人物徐吉,疑似掌握了傳說中的‘點穴’之法!」

整個會議室,頓時轟的一聲,炸開了。

無數人交頭接耳。

點穴!?

這是很多小說里都出現的武功。

但在現實中,哪怕武道已經復興二十年,也沒有人能復刻出這個在小說里爛大街的功法。

如今,他們卻被告知,已經有人掌握了這個秘術!?

這怎麼可能!?

尤其是那幾個已經達到了B級的武者,更是滿臉的不可相信。

要知道,現在的武者,許多人連經脈到底有幾條?所謂任督二脈長什麼樣子,都是一頭霧水。

很多人都懵懵懂懂,說不出個所以然。

只是照著古代留下的秘術修煉,莫名其妙的就練出了點什麼。

至于穴道這種東西?

知道和找到的人就更少了!

便是他們這些,已經成為B級,也就是古代的所謂‘千夫長’、‘千人敵’的武道強者,也不過大概知道那麼一兩條經脈和三五個穴竅的位置與存在而已,就這還是靠著前人留下的秘術,才能找到。

故此,王亮的話才引發了如此軒然大波。

因為,一個很簡單的推理。

一個能點穴的人。

必然知曉穴竅、經脈。

並且可以在別人身上準確的找到相關的穴竅,同時以恰當的力量和手法,激活這個穴竅。

以此反推……

他一定也能幫其他人找出穴竅。

並告訴別人,這個穴竅的位置、有什麼效果,如何修煉。

這就是很多人,都在私底下猜測的,古代武道黃金時代,那些武聖、武神們,為何能成批成批的訓練出大批精兵猛將的原因。

那些已經貫通周身經脈,凝練出三百六十五個穴竅,打開人體寶庫,肉身成聖的超級戰將們,定然都會類似‘點穴’的秘術!

關羽的荊州軍,趙子龍的常山軍,高歡的六鎮兵、宇文泰的府兵、陳慶之的白袍兵、李世民的天策軍、岳王的岳家軍……

這些都是威名赫赫,曾經橫掃一切不服,甚至將天下妖鬼殺的干干淨淨的強軍!

若如今真有人能掌握‘點穴’之術。

那他就是黑夜中的燈塔。

是黎明前的曙光。

是武者的希望!

也是可以幫助國家,真正的搞清楚武道,並讓其系統化、體系化、規範化的人。

沒有人比國家更希望,讓武道成體系。

並可以制度化的、規範的對武者進行培養、訓練。

而不是和現在一樣,簡直就是盲人模象,模到哪算哪。

這樣的人,對武者來說,大抵就是科學界的牛頓、愛因斯坦。

是為武者開大道的。

怎麼就忽然出現了?

而且就出現在譚城市?!

王亮看著議論紛紛的與會者,他笑了一聲,按下按鈕,調出一個視頻監控,點下播放。

所有人都抬起頭,看著那監控中的畫面。

左上角顯示著時間,晚上10:25.

五個壯漢,鬼鬼祟祟的藏在小巷子里。

然後他們開始出現,並包圍一個年輕人。

然後,幾乎是瞬間……

就有兩個被制服,一個和傻子一樣站著不動,另外一個直接向後倒去。

王亮將監控放慢,一幀一幀的播放這一個片段。

于是大家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那個被包圍的年輕人是怎麼做的。

他只是抬手,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點了點那兩個人的手腕部分。

一個當即呆若木雞,另外一個直勾勾的向後癱倒。

這是點穴!

也只能是點穴!

真有人掌握了這個古代武道黃金時代,只有武聖、武神們才能掌握的秘術?

每一個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桂靈更是兩耳嗡嗡的。

只听到王亮說︰「下面,我們請桂靈同志上來,為我們介紹一下,她與目標人物的接觸經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