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零章 個個金丹

次日傍晚,陳子昂等四人精神抖擻,把自身狀態調到了最好。

蕭業仔細打量了一番,點頭道︰"應該沒問題了,走罷!"

說著,袖子一卷,帶起一道真元,裹住四人,飛身而去。

不片刻,降落在了江都自家的小院里。

"這這不是你家麼?"

陳子昂訝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瞞大家了"

蕭業一邊領著路,一邊簡要說了說淵源,把四人帶入正殿,一道真元打下去,直接鑽了個直通地底的大洞,隨即一躍而下。

"想不到啊,當初的凶宅竟成了福地,果是禍兮福所倚,當真是世事難料!"

陸文感慨的嘆了口氣,與其余三人一起,依次跟著蕭業躍下。

地宮里,一如往昔,濃郁的陰氣讓人如墮冰窖,正中間一具棺槨極為顯眼。

"雖說煬帝不是個好皇帝,但我等皆是托其陰澤,還是拜一拜罷。"

蔣方提議。

眾人深以為然,齊齊向棺槨躬身施禮。

'誒?';

蕭業透過才氣感應到,空間中,有一小絲氣運分注入四人體內,分明是楊廣有感,與這四人結個善緣。

"煬帝剛剛賜下禍福,料想渡劫應無大礙,誰先開始?"

蕭業喜道。

"好象是有點不同了,具體也說不上來,就是覺得信心十足,要不我先來吧!"

蔣方感應了下,盤膝坐下,引動劫數。

就見一道陰風旋渦刮起,直入頂門!

眾人緊張的看著。

其實蔣方渡劫幾乎不會有風險,因為蕭業已經有了充足的經驗,又有才氣監控,完全可以為蔣方護法。

在蕭業的估計中,四人的才氣是自己修出來的,又是正牌進士,跟隨自己修行最早,以才氣把真元淬煉粹的純粹無比,保底也是良品金丹,極品金丹需要看運氣,不過剛剛煬帝賜下氣運,應該是極品金丹有望。

果然,一個時辰過後,蔣方氣息暴漲,臻至金丹三轉!

"哈哈,我成啦!"

蔣方激動的手舞足蹈,金丹三轉,哪怕今後再無寸進,也能活將近五百歲,這是以往想都不敢想的。

"多謝蕭郎!"

很快蔣方強抑下激動,向蕭業深施一禮。

在某種程度上,蕭業與蔣方四人是亦師亦友的關系,遂坦然受了一禮,點頭道︰"蔣方你先把修為穩固下來,再看看可有隱患,下一個也開始吧!"

陳子昂、陸文、張檢依次渡劫,都是極品金丹,金丹三轉的修為,但陳子昂與張檢只是三轉中期,畢竟二人,一個修煉的時候年紀大了,另一個起步晚了些。

不比陸文與蔣方均是三轉後期。

出了地宮,天色已經快亮了,張檢感慨的看了看天,便道︰"妹夫,我想回家看一看,你呢?"

"我得回衛里,那,這些給你們。"

蕭業從懷里掏出四只儲物袋,遞了過去。

四人接過一看,頓時大吃一驚,每一只儲物袋中,都有數百塊上品靈石,幾千塊中品靈石,還有數十瓶丹藥。

"蕭郎,太多了吧?"

陸文推辭道。

"在明神宗小世界里不知道要呆多久,有備總是無患,我們就在這里分開吧!"

蕭業微微一笑,消失不見

次日晚上,蕭業把蕭義蕭澤等六人帶入梅花內衛,給眾人提升修為,他的方法野蠻粗暴,喂入地元丹,強行摧動真元助消化,並以才氣護持住對方的經脈與丹田,讓人痛不欲生。

但效果也極其明顯,一夜過去,每個人都感覺修為大漲,恍如隔日。

而蕭業一心多用,雖然極其吃力,卻使得對才氣的操控更加精細入微。

白天則是各自以才氣震蕩,提純真元。

不知不覺中,一個月過去,吳丹丹、王杰、崔浩,還有兩個叫梁海與張琳的下屬,包括蕭義蕭澤六人分別達至三劫巔峰,于是蕭業讓他們準備一下,今晚去渡劫,隨即身形一晃,去往花神宮。

紫姑盤膝端坐,張玉與巧娘正指點著心如心意。

"夫君!"

張玉一喜。

紫姑睜開眼,看著蕭業,笑道︰"蕭郎來啦。"

"見過娘娘!"

蕭業向張玉巧娘笑了笑,便拱手問道︰"她倆怎樣了?"

紫姑沉吟道︰"功法復原了一些,但是行功路線、打座調息都要全部重來,修行幾乎沒有進展,明神宗小世界怕是進不了了。"

二女神色陡然一松,並隱有喜色乍現。

蕭業無語的看了她們一眼,別人均是奮勇當先,可她倆哎,實在是沒話說了,看來今生也只能給自己當小婢女嘍。

暗暗搖了搖頭,蕭業也不再勉強了,向紫姑問道︰"娘娘,我打算在進小世界之前,把中陰身修出來,可有什麼需要留意之處?"

"稍等!"

紫姑伸指掐算,不片刻,沉聲道︰"我勸你還是等一等,蕭皇後並未死,你若去她的陵寢修煉中陰身,只怕會中了她的詭計。"

"哦?居然還活著?"

蕭業大為驚訝。

紫姑道︰"當初我也以為蕭皇後死了,但隨著記憶復蘇,又覺得不對,蕭皇後來歷神秘,布置了幾十年,縱然一時受了創,哪有那麼容易死?

蔡恆遠被你打爆過中陰身,不也是沒死?現在你應全力為明神宗小世界做準備,莫要節外生枝,再說中陰身不是那麼好修的,最大的問題是能出未必能回,若是七日之內回不了,就是真正的死了,待得明神宗事了,我和你親自去蕭皇後地宮,為你護法。"

"娘娘說的是!"

巧娘點頭道︰"現在那麼多眼楮都在盯著阿兄,阿兄若去蕭皇後地宮修中陰身,就算蕭皇後沒有問題,也很可能被有心人所趁。"

"是我心急了!"

蕭業頗為尷尬的笑了笑,便道︰"今晚我帶衛里的下屬去凝結金丹,之後便潛往南荒,那,這兩個儲物袋拿著。"

說著,從懷里掏出兩個儲物袋遞過去。

"嗯!"

巧娘和張玉也不推辭,各自接過。

'哎~~';

紫姑暗暗嘆了口氣,心里面還有些疼。

是的,蕭業什麼都好,唯一的不足是出身,可是出身偏偏成了他最大的死穴,如果蕭業出身于道門大派,絕對不會象如今這般磕磕踫踫模樣。

她就象看著自家的孩子,在塵世中頂風逐浪,卻沒法施以過多的助力,心里很是無奈。

"你們出來,跟著蕭郎去罷。"

紫姑很快收拾好心情,向後喚道。

春蘭四女現出身形,向紫姑施了一禮,便各自化為一枚種子,落入蕭業手心。

蕭業貼身放好,接下來的時間,則與巧娘張玉拉著家常。

講真,成親這麼多年,愛情與親情早己分不清了,不僅僅是對張玉,哪怕對巧娘也是如此,可這正如醇酒,新釀的酒,雖清香撲鼻,卻略顯剛硬,唯醇酒,綿柔可口,回味無窮,只有歲月才能釀出醇酒!

天色漸漸昏黃,張玉抬頭看了看,便推了把蕭業道︰"夫君,你該去了,妄與巧娘在里面等你,倘若實在進不去,也莫要著急,妾與巧娘會照顧好自己的。"

"阿兄你放心吧,我們的修為已是金丹七轉,尋常金丹巔峰都未必是我們的對手呢。"

巧娘也道。

"行,你們自己保重,我們在里面見!"

蕭業點了點頭,分別抱了抱二女,便飛身離去。

留下張玉和巧娘,各自相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里,讀出了心事重重。

雖然紫姑守口如瓶,蕭業也什麼都沒說,但是作為最親近的人,哪里會感應不到蕭業的反常舉止呢?

顯然,明神宗小世界之行未必樂觀。

只是大家都不挑明罷了。

出了花神宮,蕭業把合計十一人帶去煬帝地宮,為之護法。

這些人的底子比陳子昂等人差了些,才氣也不渾厚,未能充分淬煉真元,都只是勉強達到良品,修為均是二轉初期。

可縱是如此,也是興奮不己。

畢竟梅花內衛的底子他們是知道的,本以為今生再努力,能結個普通金丹就不錯了,甚至心理底限是次品金丹,哪里敢奢望良品。

而蕭義蕭澤六人本是芸芸眾生,普羅大眾,從未想過自己的命運會得到翻天覆地的改變,更是感激的下跪施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