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结发为妻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五章 入宫,有人谋害

结发为妻 第九十五章 入宫,有人谋害

作者:眉染细沙书名:结发为妻类别:玄幻小说
    比别的,叶千云比不过旁人。

    没有惊为天人的长相,没有羡煞旁人的身世。

    但要比起心思缜密,见微知著,叶千云可就厉害了。

    唐彦秋本就赞同朝廷收权的做法,私下里,不知是怎样的极力配合。能做到如今这样,朝廷这边,同样是在配合他行动的。

    可是,这样的合作关系,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百利无害。

    皇家天子,喜怒无常,心思难测,谁知道明日,会不会突然觉得唐家是个不得不除的大祸害呢。

    在对付西金北凉的同时,朝廷将唐家的底细,怕也摸的差不多了,真动起手来,东蜀掌权唐家,下场和那两方差不了多少。

    虽然唐彦秋一直说着没事,但叶千云心里,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宫宴当日,唐府别馆外早早备好了马车。

    一路到了宫门出,不管是路上见到的,还是宫门外停靠着的,这样一比较,东蜀掌权的财大气粗,体现的淋漓尽致。光是一辆马车,就无人能比。

    这个时候了,唐锦雁说着不紧张,身子还是硬邦邦的,极不协调。

    叶千云一路抓着唐彦秋的手,越发使力,后者知她也紧张,咬着牙没敢哼哼。

    入宫,递贴,宫人唱到:“唐府主君,携妻妹,入宫赴宴。”

    一车上,三个主家,全是如今议论纷纷的人物。

    唐彦秋这个东蜀掌权就不用说了。

    叶千云则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被南召百姓津津乐道了一番。

    而唐锦雁……

    小王爷当日在朝堂上,直言要娶唐锦雁,消息很快就传出了宫。

    都知道今日的宫宴,是皇上皇后考察儿媳的宴席,这唐锦雁,自然是主角了。

    自带争议的人,走到哪,争议就会带到哪,叶千云深知这点。

    但今日宫门外的争议,慢慢的,多是偏向了唐锦雁的。

    “唐府小姐……就是小王爷要娶的那位吧?”

    “东蜀的人,皇室也敢要吗?”

    “朝廷和东蜀,是对立的吧。东蜀掌权家的小姐,要是入了皇室,这算个什么关系呀。”

    “谁说她能入皇室了?这宫宴的目的,现下还说不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对对对,说不定,是要当面回绝了这门亲事呢。”

    “什么说不定,肯定是。小王爷是何等的尊贵,那东蜀再风光,也比不上皇家。什么掌权家的嫡小姐,在咱们南召,在这皇宫,又算的了什么。”

    谈论之言,多是酸臭,没什么好在意的。车上三人皆是充耳不闻。

    唯有一句,特别刺耳。

    “朝廷刚收了北凉的权力,东蜀就急着送人给小王爷。我看啊,这东蜀是怕了,怕自己的权势没了,所以才这样的,卖女求荣。”

    唐彦秋微微掀起车上窗帘,找到那个款款而谈的,不知是谁家的女眷,然后记住了。

    入了宫门,半路上,有小厮找来,说是小王爷请唐彦秋过去一趟。

    叶千云担心是亲事有什么问题,便也催促着唐彦秋,赶紧过去。

    于是,走进大殿的人,只有叶千云和唐锦雁。

    因为知道叶千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知道这殿里的人,没几个对她们有好感的,唐锦雁很乖巧的,陪着叶千云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慢慢等。

    “锦雁,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嫂子?”

    叶千云问道:“嫁给王爷,入宫请安便是常事。你的性子我清楚,宫里这些规矩,不比唐府,又不能由着你任性胡来。这样拘束的日子,你确定,是你想要的吗?”

    想了一会儿,唐锦雁才答道:“有得必有失,我知道的。既然决心要嫁给他了,便明白往后,定是不同的。嫂子放心,我知道分寸。”

    叶千云笑笑:“不是告诫你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不管往后发生什么,做你自己就好,千万不要为了旁人旁事,变的不像自己了。”

    这边两人轻声说着话,突然一阵碎裂,就在叶千云脚边响起。

    回头去看,原来是一个瓷杯,摔在了脚边。

    唐锦雁抬头,看见几步以外,三个身穿华丽衣裙的姑娘,正冲着她们露出轻蔑的笑容。

    有个姑娘,笑着说道:“抱歉,抱歉,手滑了一下。”

    这个距离,手滑没拿住杯子,也断不会摔到叶千云脚边来。显然,是故意扔过来的。再看看,那杯子摔碎的瓷片,差一点就划到叶千云脚上了。

    皇上举办宫宴,除了邀请唐家的人,还有就是朝中百官了。

    三个姑娘衣着名贵,气质出众,不知道是哪位高官家的女眷。

    叶千云不想在今日惹事,否则,这样的挑衅,如今的她,非要好好还击才是。

    然而,唐锦雁不这样想。

    两人身前的桌上,摆放了一些点心,供众人食用的。

    唐锦雁抓起一块精致香甜的糕点,冲着那三个转身要走的姑娘,扔了过去。

    糕点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之前说话的那个姑娘头上。姑娘一头的名贵饰物,被糕点弄脏,全然没了名贵的样子。

    那姑娘惊呼一声,转过身子,愤怒的看着叶千云和唐锦雁。

    “抱歉,抱歉,手滑了一下。”唐锦雁将这话学了一遍。

    “你是故意拿糕点扔我的!”姑娘都要急哭了,原因嘛……

    宫宴难得,众家小姐,哪个不是费尽心思打扮的光鲜亮丽,为的,就是在宫宴之上,给人一个好的印象。说不定,还能被哪个王爷看上,为妻为妾,终归是有权有势了。

    唐锦雁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就是手滑了一下。弄脏你的发饰,对不起啊。要不,回头,我赔给你一套一样的?”

    这个提议,显然姑娘不太满意。

    姑娘身边跟着的人,开口说:“这里是皇宫,你们东蜀的人竟然敢在宫里,对尚书家的嫡小姐不敬,实在太放肆了。”

    吵闹的动静大了些,有人慢慢聚过来,对着叶千云和唐锦雁,指指点点。

    这样的架势,叶千云反而不怕了……实在是习惯了。刚想上去说两句的,突然宫人高唱一声:“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殿里众人,纷纷冲着上方下跪。

    此时,叶千云倒是犯了难。

    她面前一席地上,尽是方才摔碎的瓷杯残片,跪下去,必定受伤。

    但是皇上皇后来了,谁敢不跪?

    后面有椅子挡着,前面是碎瓷片,要想挪开,三两步怕是不够,况且已经来不及了。

    叶千云双膝一弯,正要跪下去的时候,身边的唐锦雁死死的拉住了她。

    接着,只听殿里,唐锦雁大喊一声:“来人啊!有人谋害东蜀掌权,唐家主母了!”

    最先冲过来的人,是唐彦秋和小王爷。

    “云娘,没事吧?”

    唐彦秋轻声一唤,才将叶千云的魂给唤了回来。

    小王爷也是轻声的问着:“怎么了?”

    唐锦雁小手一指,指向地上的碎瓷片:“那人想用杯子谋害我嫂子,还好没砸中,你瞧瞧,碎了一地。我嫂子身子本就不好,若是砸中了,半条命就要没了。如今没砸中,也给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殿里一阵死寂。

    一个小小的瓷杯,能将人半条命给砸没了?

    别说旁人了,唐锦雁这段话,叶千云都觉得够离奇的。

    反观唐锦雁……还有唐彦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小王爷询问着是谁扔的杯子,唐锦雁小手再指。

    之前那三个姑娘,这回倒是如了愿,进了王爷的贵眼了。

    “贺尚书家的嫡小姐……”小王爷上前两步,“你可知,宫宴上行谋害之事,是什么下场?”

    那位贺小姐赶忙磕头:“不是……不是这样的……小女没有谋害任何人……”

    唐锦雁冲上去,和小王爷并立着:“这么远的距离,难道还是手滑了,才将杯子落到我嫂子脚边的吗?”

    此时,坐在上方的皇帝和皇后,轻声聊了起来。

    皇后看向唐锦雁:“那个,就是霖儿看中的姑娘?果真是,与众不同。”

    先不论唐锦雁那一番话的真假,宫宴之上,皇上皇后都在,众人正跪拜着,想来,商秋是不会有第二个,敢在这个时候,大喊一声的姑娘了。

    皇帝说:“唐彦秋那小子的亲妹妹,反正是和什么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温柔似水,这些词没关系的。”

    皇后笑笑:“我瞧着这样挺好。”

    “你是瞧着霖儿喜欢就好。”

    “你不喜欢这姑娘?”

    “当然不是。”皇帝摇摇头,“比起那些装模作样的名门闺秀,我倒是更喜欢这种真情真性的,看着都舒服。”

    两人谈话间,如同寻常夫妻一般,谈论着儿子的心上人,说说笑笑。

    “朝里的事情我不懂,什么南召什么东蜀,你自己对付吧。”皇后说,“反正,我就要让这姑娘,做我儿媳妇。”

    “你是想着亲上加亲,往后让彦秋那小子进宫来看看,也容易些。”

    “还不是为了他那东蜀掌权主君的名头,平日想了,叫来看看都不行。”

    皇帝轻笑:“今日之后,你想看就能看了。”

    皇后又看向叶千云:“彦秋一直护着的,就是他的正妻,那个冲喜丫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信,这样的一个人,真能让他上心。”

    帝后自顾的谈着,下面说了些什么,反是不知道了。

    最后,皇帝下令,命人将碎瓷片收起,又让贺尚书家的嫡小姐,到宫门口,跪在碎瓷片上一个时辰。

    名曰,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