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十万里风鹏正举最新章节 - 第132章 未来是什么样子

十万里风鹏正举 第132章 未来是什么样子

作者:兔9书名:十万里风鹏正举类别:玄幻小说
    熊智宸一头雾水地端着手中的西服,睡意全无,忙打开床头灯,用手指轻触那片潮湿……

    手掌反过来的时候,他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手指上赫然沾着斑斑血迹,他瞳孔地震,嘴中呢喃:“这是……”

    衣服是自己的,刚刚只披在了靖儿身上,难道……

    熊智宸顿然醒悟,一把扔掉外套,冲出去,极速的大步没有一刻停歇,也未敲门,便直接进入杨靖儿的房间。

    可刚迈入的脚步,便顿在了那里。

    杨靖儿换上了黑色背心,正艰难地为自己处理伤口,疼出了满身汗水,惊恐地面容憔悴不堪……

    “你……你怎么……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此时的杨靖儿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熊智宸没有回答她,衬着那昏暗的灯光,眼底全是担心,他无奈上前,将她轻轻扶着坐在床边,旋转着她的身子,瞧见了那个深深的刺眼的口子……

    他抽动眉毛,眼里点点闪光,深吸一口气,开始为她处理伤口,这忧郁的神情,也许……是为自己非要与她跳舞的自责吧!

    熊智宸动作极轻,生怕再次弄疼了她……

    杨靖儿晃过神,尴尬着笑道:“今……今天和桐桐搬货,不小心磕在墙上,谁能想到,墙上正好有个钉子给划破了,你说我是不是太倒霉了!呵呵呵”

    熊智宸没有回答,之前杨靖儿受伤,他便已经怀疑,曾跟踪过她,也见过她一身男子装扮吸引柴伯庸的注意力,若不是自己突然出现,那天……杨靖儿也难以逃脱。

    也是在那一天,他知道了……杨靖儿的身份绝不简单。

    而今天上午种种的不正常,似乎……也有了答案。

    良久……杨靖儿见熊智宸没有回答,便垂目,自己的理由,的确太烂了!

    “智宸……我没事……”

    熊智宸听到这话,手指顿了顿,轻轻包扎好伤口,合上医药箱。

    轻手轻脚地为她穿上睡衣……

    缓缓站起,面对杨靖儿,躬身蹲了下来,双手紧紧包住她的手,似乎,还有一丝颤抖。

    终于,熊智宸开口了:“靖儿,你想做什么,我不会阻拦,那是你的权力,但如果你受伤了,别瞒着我,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

    杨靖儿鼻尖一酸,这两日夜里孤身治疗的委屈一股脑出现,她忍着泪水,俯视着他,点点头。

    熊智宸将她的手移至唇边,闭眼轻吻,又挤出一抹微笑,仰望着杨靖儿:“睡吧!”

    说着,扶着她侧躺,披上棉被,刚要离开,杨靖儿抓住了他的手臂,柔声道:“今天,你陪我吧!”

    熊智宸也温柔道:“好!”

    穿外的夜那般寂静,连寒风撩动树叶的声音都没有,唯有一轮明月、几点星光……

    二人面对面侧躺着,眼里,满满的对方。

    “智宸……”

    “嗯?”

    “你有没有想过,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杨靖儿声音很低。

    熊智宸也压低了声音:“未来啊……我希望没有战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在一起,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安然一生。”他望着她,“你呢?你的未来里有我吗?”

    杨靖儿的脸在月光里闪过一秒落寞,因为,她自己清清楚楚,战争的魔爪终究会伸这里,到时候……

    “有啊,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

    二人相视一笑,眉眼弯弯。

    熊智宸伸出右手,撩开她滑落的碎发,许是困意袭来,杨靖儿睁不开双眼,快要睡去……

    “靖儿……”

    “嗯?”杨靖儿没有睁眼,嗓子里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熊智宸分明对着她说了一句话,奈何困倦拉扯,杨靖儿沉沉睡去,并没有听到。

    熊智宸宠溺一笑,微闭双眼,与她一同……梦里相见。

    晨光熹微,人人皆为了生计,带上面具,笑脸迎人……

    情报局里,各个部门有条不紊,焚膏继晷……

    思楠踩着皮靴“哒哒哒”行在走廊,直奔柴伯庸的办公室。

    “咚咚咚!”

    “进来!”

    思楠应声开门,见柴伯庸正瘫在转椅,两只脚交叉在办公桌,见是思楠,迅速收回,整理整理军装,灿笑道:“思楠?有事吗?”

    思楠将文件放在桌上,面容严肃:“关于前几天的北山爆炸事件。”

    柴伯庸一听,瞬间冷下脸,直起腰身,全神贯注地翻看起文件。

    思楠接着说:“这件事很蹊跷,技术员就废墟调查,竟然在里面查出打量枪支残骸,倒像是一个巨大的军火库,而且被炸死的尸体,大多身着防护服,其中一个类似实验室中发现了一个未烧焦的笔记本,里面……全是日文!”

    听到这,柴伯庸猛地抬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基地很有可能是日本人建立的实验或者军事基地!而现在被捣毁只有一种可能!”思楠直言厉色。

    柴伯庸没有问她,因为自己也想到了,脱口而出:“鹏雁!”

    思楠微微点头,以表赞同。

    谁知,柴伯庸竟怒不可遏,一把摔掉了手边的茶杯,喝道:“这个鹏雁,迟早,我要亲手抓住你!”

    这样的雷霆之怒并未让思楠的面目有一丝波澜,只是这反常的举动,倒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炸毁的可是日本人的基地,说到底,也没有对我们情报局造成什么后果,你……怎么会气成这样?”思楠忍不住了。

    柴伯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过激的举动,不自然的摸摸鼻尖:“!这不是鹏雁总是神出鬼没的,把我们当猴儿耍,好不容易上回见着了,还让他给溜了,能不气嘛!”

    思楠听着这解释,总觉得牵强。

    “现在你有什么计划?”柴伯庸转移着话题。

    思楠探身,拿回桌上的文件:“鹏雁这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近期不会再出现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等他下次行动!”

    柴伯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向前探着身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引蛇出洞呢?”

    思楠的眉心挤出一个“川”字,一向城府颇深的柴伯庸,怎么也有这般心浮气躁的时候?

    思楠长长地叹了口气,也凑了过去:“你以为鹏雁,是河里的鱼,给个饵,就能上钩吗?”

    柴伯庸歪嘴一笑:“谁知道呢,试试呗……”

    思楠后撤,凝视着柴伯庸,冷笑一声,站立片刻,便转身离开。

    柴伯庸看着她的背影,笑容瞬时变得冰冷,甚至……还有些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