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ps:这是防盗章,稍后替换!

    这话一出,让众人安静下来,谁也不敢有一个诽谤太子妃的罪名,明蓉连道不敢,其他人听了这话也不敢置信,离着这些宗室女不远的几个闺秀家世都十分不错,虽不至于捧着他们,但态度也十分好。

    其中一位是太子妃娘家张家的姑娘,叫张方雅的,她性情开朗,见此情况连忙打圆场,开口好奇问道:“那西洋眼镜这般稀有,竟也这么便宜?”

    徒娉婷一听连张方雅都不知道这个,心中不由自得,自己才是明宣的亲姐妹,这嫡亲的表姐妹也不知道。

    不过对待张方雅,徒娉婷态度倒是很好,解释道:“这是明宣想法子让工匠仿了那些西洋眼镜制作的,水晶制成的,倒也不算多贵,只是占个精巧,原先还没搬到东宫时,我们府上的绣娘人手一个,之前明宣还送出去过不少眼镜呢,只是明宣说眼睛没问题的不要戴,会坏了眼睛的。”

    徒娉婷得意洋洋的说着,却没见到明芙明蓉两姐妹的视线交流。

    而张方雅也惊叹道:“原来如此,我在祖父那也见过这样的眼镜,听说是太孙送的,只是祖父不许我碰,真是可惜!”

    说到这众人也纷纷惊呼,显然对这个西洋眼镜都很感兴趣,不说别的,好歹和太孙沾上了边,就算对太孙没有那种心思的众女,难免也会因此而八卦一些。

    明芙明蓉在其中好似隐形人一般,明蓉差点忍不住要说些什么,明芙却给了明蓉一个眼神,让明蓉暂且不要闹事。

    明芙听到这也笑道:“以前也见过太孙殿下曾送过皇祖父这个物件,我和明蓉有幸曾见过,十分精美华贵,想来太孙怕是花费不少,不过既然娉婷妹妹说府上的眼镜并不罕见,想来花费做工肯定不一样,明蓉孤陋寡闻,没见过娉婷妹妹说的那些物美价廉的西洋眼镜,让诸位见笑了。”

    听明芙提起皇祖父,徒娉婷自是不敢再有什么微词,她当然知道明芙明蓉两姐妹是拿着皇祖父的话头来压她,故而心中也憋闷得慌。

    明苑见此,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解围道:“毕竟只是用来赏赐绣娘们用的,自然不会精美到哪去,肯定不会和送给皇祖父一样的东西,明蓉眼光高,怕是没想到这点。”

    只听这话,明芙都愣了愣,她没料到明苑也有这般话中带刺的时候,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比起明苑,她一开始设想的是,徒娉婷可能会刁难。

    但徒明苑?现在明芙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小看了这位如今的太子长女,人都是会成长和改变的,这位太子长女,也比在以前聪敏很多,她之前还是忽略了这位。

    想到这点,明芙虽然有些担忧,但还是按部就班的准备下去,心中警惕自然不必说,面上仍笑道:“到底是大姐姐见多识广,不过堂妹听说,当初太孙是见绣娘们整日辛苦,眼睛都几乎废了,又见那些西洋来的眼镜太过昂贵,绣娘们承担不起,故而特意吩咐了工匠想办法仿制,后来如何倒也不太清楚。

    只是我听明蓉说,当时太孙还感慨绣娘之苦,从那以后,不再轻易用太多耗费人工的精美刺绣之物了!”

    这话一出,太子几女面面相觑,无人应答,连明苑也不知该说什么,原因无他,他们身为太孙姐妹,对这些事情却一点也不知,反倒是明芙在这如数家珍,心中滋味如何,脸色上也映照出来,让周围很多大家闺秀们似是察觉到了不对。

    明芙到了这个地步,倒也不怕得罪这些太孙的姐妹们,不只是嫡庶之别,前些年太孙扮作女儿身的时候,可一点没和这几个庶出姐妹有多来往亲近的意思,其中也就是娉婷时常试图与明宣争宠,勉强与太孙熟识。

    其他的话,不是明芙自夸,他们姐妹的关系与太孙可比眼前这些庶女们与太孙的关系好得多。

    只是明芙心中也有些忐忑,暗自希望太孙不是翻脸无情的人,好歹看在幼时的情分上,对他们姐妹稍微和蔼些,他们的处境就能好很多了!

    女子学院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传出去以后,明面上一派颂扬太孙仁德的消息传遍京城,暗地里,众多大家族中,在外交际的外命妇们,心中都不由开始揣摩在女子学院里,这几位最为尊贵的宗室女们的处境地位。

    毕竟京城不少人家是冲着太孙来的,他们从这件事中察觉到了一些端倪,看情况太孙对这些庶出姐妹没多少关注,反倒是那两位昔日废太子,如今的义忠亲王的两个女儿与太孙倒是关系颇为亲密。

    一时之间,有些在女子学院上学的女学生们的母亲长辈,就叮嘱自己的女儿讨好义忠亲王膝下两位郡主云云。但更多对朝堂局势颇为敏感的人家,反倒是让自家女儿与这两姐妹保持距离,不过就算是保持距离,也莫要得罪便是了。

    这两者风向,导致了明芙明蓉两姐妹,在学院里时,受到不少人的冷落,也有不少家世较差地位低微的女学生们阿谀奉承,这让明芙明蓉两姐妹在女子学院的处境莫名的好了不少。

    对此明蓉虽还有些不满,但明芙却很是满意了,她对妹妹这样说道:“咱们原先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不在学院处境糟糕罢了,如今能狐假虎威,借着明宣的名声在学院站稳脚跟已经不错了。

    再厉害的话,咱们就彻底得罪明苑他们姐妹了,咱们终究没有个好父王,不能冒险行事,知道吗?”明芙叮嘱妹妹道。

    明蓉乖乖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又问道:“姐姐,你之前让我和安平侯府的那个许姑娘来往,是为了什么啊?那许熙文除了有一个还算出息的兄长,家世没什么值得高看的,为何让姐姐这般另眼相看?”

    明芙笑了笑,慎重道:“据说这位安平侯府的大姑娘,咱们父王似乎是看上了,安平侯府大公子近来不知为何,很受皇祖父看重。”

    明蓉一听,十分惊讶,片刻之后恍然,道:“作为继妃,安平侯府这位大姑娘的家世确实勉强够了。”

    明蓉又忍不住讽刺的笑了笑,道:“我猜父王是找不到愿意结亲的世家大族,只能退位求其次,选这位姑娘,只是出了眼下这事,父王他怕是连这样家世的继妃都没了吧!”

    明芙惊讶于自己妹妹的牙尖嘴利,好奇的问道:“明蓉,你为何这般说话?”

    明蓉低着头叹道:“姐姐,原先我在宫中与宫外那些大家闺秀们交往时,多半是看他们的家世背景,可与这位许大姑娘接触过后,不知怎么的,我竟觉得这位许大姑娘竟是和明宣的性情有些相似,咱们父王如今在外风评如此差,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许大姑娘配不上父王。

    只是我见那位许大姑娘似乎是被太子妃娘娘很是关注,你说,那许熙文,是不是宁愿做明宣的侧妃,也不见得做咱们父王的继妃吧!”明蓉倒是没觉得这许熙文能特殊到,可能成为太孙妃,心里只觉得这是太子妃为明宣物色的侧妃。

    这话一出,让明芙对自己的妹妹刮目相看,明芙没想到明蓉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心思,但听到太子妃关注许大姑娘的事情,明芙直觉有哪里不对,却说不太上来。

    明芙心中若有所思,明蓉也没耽搁,开始用心完成学院夫子要求的五篇大字。要说明蓉好歹曾经是太子嫡女,但她素日并不太喜欢读书,按理说如今落魄了才觉得以前的可贵。

    但明蓉反而觉得,自己还是太子嫡女的时候,怕也不能得到这般教导才对,毕竟她的母妃是标准的大家宗妇,对女儿的要求也不是才华横溢,只是对女儿的规矩礼仪要求很时刻刻。

    但明蓉经历了一番波折以后,姐姐也曾耐心给她分析读书的好处,让明蓉在入了学院以后,倒是对学业尽心了不少,不曾像大多数人一样,只是糊涂糊弄过去的想法。

    明芙回过神来,见妹妹专心致志的在用功做功课,欣慰的勾起嘴角,没有打扰妹妹,反而小心翼翼的起身离开,让侍女们莫要出声,静悄悄的离开了。

    明芙的贴身丫鬟早不是曾经母妃给她们安排的心腹,反而是如今太子妃见她们回宫以后,让内务府新送来的宫女。

    这些宫女按理说并不可信,很可能是太子妃派来监视她们姐妹的,但是之前在学院那里见到了母妃娘家的表姐以后,表姐说过她院子里一个粗使宫女勉强可信的事情以后,明芙心中松了口气,且在小心证实宫女可信以后,便把这粗使宫女调到了身边来,方便行事。

    明芙询问着自己可以信赖的这个宫女,道:“我可以想办法遇到太孙吗?”

    这个面容平凡,在宫中一点也不起眼的宫女听了忙道:“主子明鉴,太孙殿下向来来去匆匆,多数时日内也只在学院读书,不像主子是不需住宿在女子学院的,故而太孙殿下的踪迹很难在宫中碰到。

    若主子想见太孙的话,奴婢可以打听一下太孙何时来东宫请安,到时主子可以再路上见到太孙殿下。”

    明芙有些意动,但想到被教导的已经愈发精明的明苑,明芙对那位太子妃的手段有些发憷,不敢直接面对这位太子妃,到时若是挑起了这位太子妃的敏感神经,她就再有万般想法,在太子妃的虎视眈眈下,怕也是没办法成功的。

    想到这明芙就阻止了这个宫女的想法,道:“算了,这太危险了,等回头再想其他办法吧。”

    这个宫女乍一听,表情难免浮现几丝失望,让明芙见了心中一动,已经在这段时间里练就了本能的怀疑的明芙,心中疑虑顿生,甚至想到了一些问题。

    但明芙面上一点不显,只像平常一样,让这个宫女下去。心中的危机感却是蹭的一下升到了最高点。

    如今明芙手中并无什么信任的人,且明芙又担心自己是多疑了,故而也没把这些事情对别人说过,但心中如何防备,这宫女并不知道。

    她只是想着自己真正主子的嘱咐,对此这个宫女其实对明芙没有什么背主的情绪,因为她真正的主人要求她想办法让这位明芙郡主与太孙交好才行。

    最好再与这位太孙有深刻的接触,她试图怂恿这位明芙郡主早早和太孙接触,可谁知这位明芙郡主,一点也不像是曾经被捧着的天之骄女,顾虑重重恨不得把所有危险都扼杀在微末之中。

    这个宫女因此心中对明芙有些嗤之以鼻,认为其一点贵女风范都没有,就这样,她慢慢失去了警惕,露出了马脚,当然这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先说这个宫女真正的主子,也就是明芙郡主在女子学院的那个表姐,来传信,交代这个宫女接下来该做什么。这宫女对这个交代很是上心,因为她主子要求她尽快了解更多太孙的资料与喜好。

    但问题是她不过是明芙这个不受宠,且名不副实的郡主的侍女,自然不可能随意跑到东宫这边和别人套近乎,打探关系。

    这个宫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天天试图在让自己主子往东宫去。

    明芙因心中对这个宫女有了防备,故而平日里也难免注意到了不少事情,很快明芙也发现了这个叫小红的宫女的异常。

    明芙发现这个宫女的目标似乎是东宫,打探的消息也是围绕着太孙明宣以后,心中也难免有了怀疑的对象。

    且说明芙试图慢慢观察这个叫小红的宫女的异常,身为太子妃完全掌管的东宫,对明芙身边的侍女异常也有所察觉。

    当事情报到太子妃这里时,太子妃心中虽也怀疑明芙身边这个宫女是别人的眼线,用来监视明宣的。但太子妃也不认

    先前那个西洋眼镜的事情,导致了京中不少人在颂扬明宣的名声,要不是太子说不用理会这些,她怕是早对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也就是明芙痛下杀手了,不管是谁要针对她的孩子,作为母妃,太子妃都会是个狠厉且会回击的母狮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