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太子妃听说了几个庶女那里的动静,不由挑眉,道:“看来那两姐妹倒也有用,好歹能激起这几个的心气,也算好事了!”

    太子妃这么说,她身边伺候的宫人却忍不住说道:“又非是主子的亲女,主子何必为他们费心呢?”

    太子妃摇了摇头,道:“好歹是太子之女,太上不得台面了也丢本宫的脸,要是再影响明宣的名声,那就更不好了。还不如把她们几个安置好,省的将来还要找明宣身上。”

    太子妃想的长远,她也不指望这些庶女能有多大出息,只要不碍事就好了。随着身份转变,她们不是普通的宗室女,该有的教养都该有。

    明芙明蓉两姐妹回到自己的住所,打发了宫人下去,明蓉才忍不住开口道:“姐姐,你看她们那惺惺作态的样子,沐猴而冠,装模作样,真是恶心!”

    明芙听了表情冷肃了不好,教训妹妹道:“明蓉,你胡说什么?那是太子之女,咱们如今处境尴尬,你说的话传出去,咱们姐妹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明蓉一听也有些委屈的嘟囔道:“姐姐,你说若是咱们父王若还能成为太子有多好啊,这样我“

    话还未说完,盛怒的明芙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直接打了明蓉一巴掌。

    打完以后,明芙浑身没了力气,颤抖着双手,流泪说道:“明蓉,若你想回皇陵,就还这样口无遮拦吧!”

    明蓉真的被吓得不轻,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姐姐给打了,她以前从未被姐姐打过。只是看着姐姐流泪,原本愤怒的心情一时变得慌乱了不少,“姐姐,你不要吓我,我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我不该胡说八道。”

    明芙瘫坐在椅子上,冷静的说道:“明蓉,姐姐不想和你强调,我们姐妹如今的身份问题,不管父王心里如何想的,你也别指望着父王能东山再起,然后再恢复往昔的身份,如今咱们落魄了,就该接受现实,若还活在梦里,姐姐担心你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什么而没了性命。咱们是嫡女,女儿身,不是明宣那样的嫡孙,没人会在意咱们的!”

    明芙说出这个让他们姐妹失落的事实,要不然她们姐妹俩为什么回宫以后,也无人对他们做出什么反应?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就是是嫡出的女儿,比起两个庶弟来,分量依然是差了不少,就是如今的太子太子妃,对她们姐妹这么照顾,也只是不把她们姐妹放在心上罢了,只看这几个太子庶女的态度,就足以让她心中的那些幻想破灭。

    明蓉素日里虽然被护得太好,但心中也明白事理,刚才她说出那番话以后便后悔了,尤其是看到自己姐姐这般伤心,心中更是忐忑。

    明蓉咬了咬嘴唇,不安的说道:“姐姐,我们父王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我是想说,父王他是不是又要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咱们这般伏小做低,真的有用嘛?总不能真的不理父王。”

    明蓉语无伦次的说着一些话,可见其心中纠结。

    明芙知道自己的妹妹怕是还对父王抱有期望,但是明芙告诉明蓉一个事实。

    “其实父王并没有为咱们姐妹打算,是我去给父王说,咱们姐妹有联姻的价值。那两个嬷嬷的作用就在此,他不信任我,担心我会把骗他,让那两个嬷嬷看着咱们姐妹。

    父王他也没有造反的想法,他只是不想让自己这一脉传下去,我和父王说定了,等父王娶了继王妃,生下嫡子后,我会让夫家竭力帮助他,撑起这一脉。之前我对你说的,父王有心要东山再起的话也是假的。

    因为父王他如今斗志全无,明芹明荣两个蠢货根本都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所以我撺掇父王再娶一位王妃,生下一个嫡子,太子和祖父好歹不会忌惮一个小孩子。”

    说到这,明芙用冷然的眼神看了妹妹明蓉一眼,讽刺笑道:“你知道在我去以前,他们父子在说什么吗?明芹明荣两个在想着把我们两个卖一个好价钱,在父王面前却说给我和你找了一个好的婆家。

    当然,我们的好父王不可能看不出明荣明芹话中的猫腻,可他竟然就视而不见,直接张口答应了!炳哈哈!真讽刺是不是!这就是你惦记的父王,他早不把我们当女儿了。”

    状似疯魔的明芙继续道:“你知道我冲进去质问咱们的好父王,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明芙没等明蓉的回答,也不管明蓉骇然的神色,咬牙切齿道:“他说我们不是他的嫡女,连最低贱的宫人给他生的庶女都比我们身份尊贵,从母妃被废的那一刻起,他就恨不得我们消失,他说,他会失败的一半原因就是因为母妃,而我们的外祖舅舅,更让他痛恨,因为在他看来,外祖舅舅他们都是出卖了他才逃过一劫。”

    明蓉却不肯相信,道:“姐姐,你在胡说什么?父王要是恨我们的话,怎么会让把我们送出皇陵,那你说,你质问了父王以后,父王为何又答应你放我们出来!”

    明芙闻言轻笑了一声,但配合眼前的场景,给人一股莫名阴森的感觉。明芙挑了挑眉,道:“当然是我们的好父王权衡利弊之下,发现只能放我们出来,才符合他的利益啊!我的好妹妹,这些都不该你知道的,你只要知道,姐姐解决了父王那边的问题,现在的关键是,妹妹你的想法,你会不会让父王钻到空子,非要为我们的好父王贡献余生啊!”

    明蓉直觉自己这次若是答错了,怕是要彻底和姐姐一刀两断了,她想了想,咬牙道:“姐姐,以后我只听你的话,不再听别人的,包括父王!”

    “哈哈,我的好妹妹,你会庆幸这个决定的!”明芙叹息道。

    一开始明蓉并不清楚为何姐姐这么说,等以后不久,听姐姐提起那个据说父王宠妾才一两岁大的庶妹,竟然被父王定了亲,甚至不是娃娃亲,指腹为婚的把戏,对方是十来岁的宁国府继承人贾珍,据说对方再过几年就要相看人了,只是不知父王这么神通广大,让对方同意再等至少十来年,这让明蓉浑身发颤。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那时候的明芙明蓉已经有一定的把握掌握自己的命运,至少亲事不是被父王以及那两个庶弟轻易决定的,要不然被定亲给贾珍的就是他们姐妹中的一个了。他们逃过一劫,还有那个年幼的庶妹顶替

    等明宣再次见到明芙明蓉这两姐妹的时候,恍若两人的明芙明蓉让明宣也莫名感慨不已。

    明宣并未来得及和两女说什么话,就被太子妃打发下去了。

    太子妃见明宣有些神思不属,问道:“明宣,你想什么呢?”

    明宣这才回过神来,答道:“母妃,儿子没想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感叹,明芙明蓉往昔最是骄傲,明芙稳重,明蓉趾高气扬的,两人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太子妃闻言看向儿子,说道:“明宣,他们姐妹以往是太子嫡女,自然可以骄纵,可以稳重,表现的有嫡女风范,可如今,你的二伯坏了事,他们自然得受牵累,你也不必为她们可惜什么。

    更别说,她们的母妃已经被废了,她们连嫡女都算不上,若是你二伯还记挂着他们姐妹俩,将来一个县主还是有可能的,可若是不管,他们顶天了,封个乡君,都是你祖父父王仁慈。”

    明宣明白自家母妃话语之中的意思,并未觉得太子妃说的哪里不对,毕竟任何好处都是有代价的。只是明宣好奇的是,为何自家母妃最近又抬举两人的心思?他原本以为是母妃心善,但如今听了母妃的话,心中难免好奇母妃是如何想的。

    这么想着,明宣就问了出来。

    太子妃听到明宣的问话,也是一愣,想了想才道:“母妃也不是好心,只是按照规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只是他们两姐妹如今身份不明,嫡不嫡庶不庶的,母妃怕到时让人非议,还不如就当是看在你二伯的面子上,还有你以往和他们的交情上,对她们姐妹俩优待些。”

    说到这,太子妃顺嘴提了一句,“而且,这两姐妹能力不错,也让你那几个姐妹有了危机感,就连娉婷也不顾和明苑争什么了,反而是一致对外,倒是个好现象!”

    明宣听了眉头一皱,道:“母妃,他们可别闹出什么风波来。”

    不是明宣小看他们,在明宣印象里,徐侧妃所出的徒娉婷本身就是个炮仗性子,偏偏又欺软怕硬,以前他和明芙明蓉来往时,不是没想过讨好明芙明蓉,那时候明芙明蓉还是太子嫡女,只是那会儿两姐妹根本不搭理娉婷。明宣还真担心两边再见了面,别闹得太过了。

    太子妃当然知道明宣担心什么,笑道:“明苑以前没看出还有长姐的风范,把娉婷管束的很好,明芙明蓉两个也没表现以往的傲气,这都好几天了,他们几个只是暗自较着劲,没闹到明面上来,母妃也懒得管。”

    听到最后这句话,明宣也笑了,道:“这样也好,母妃也能歇息会儿。”

    不是明宣鄙视这些姐姐妹妹们,他们平日里争的不过是针头线脑的东西,偏偏能玩出一个惊心动魄的宫心计来,当然这话他不会直接说出口,免得被人群起而攻之,咳咳,姐妹们的功力还是不浅的。

    而明宣也知道自家母妃的性子其实也不耐烦这些琐事,只是碍于身份,不能不管,平日听到这种事情都头疼。

    太子妃心中明白明宣的体贴,摸了摸明宣的额头,笑道:“我们明宣也大了,知道心疼母妃了!”

    母子温情的氛围很快被打破,门外宫人慌慌张张的来报,道:“太子妃娘娘,太孙殿下,前朝出事了,圣上昏倒了!”

    这话一出,母妃惊讶的对视了一眼,明宣连忙安抚自己的母妃,道:“母妃,你先不要着急,暂且安抚住后宫,我先看看祖父怎么样了!”

    太子妃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比较信任的,点了点头,道:“你到了那听你父王的怎么说,不要冲动。”

    明宣听了忙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拉着报信的宫人去前朝了。

    因着宫人说的话没头没尾的,路上路途又短,明宣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这会儿正是前朝朝会的时间,应当还没下朝。

    到了地方,明宣发现群臣竟无人离去,心中一惊,连忙上前让人询问发生了何事。

    因着是太孙当面,倒也没人敢说谎,只是知道详情的并不多,被拉住的一个侍卫只支支吾吾的说好似与义忠亲王有些关系。

    而此时明宣就看见自家父王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向他请安,道:“奴才见过太孙殿下,太子让奴才带您过去呢!”

    明宣一听,顿时停住了脚步。冷静下来,问带路的太监,道:“太子如今在哪里?”

    带路的太监忙回道:“启禀太孙,太子殿下护着圣上回寝宫了,太医院的太医都赶过去了,太医正在诊治,不过应该没有大碍,只说圣上是急怒攻心,详细的奴才也不清楚!“

    明宣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建元帝寝宫走去。只是明宣想问及自家祖父因什么而急怒攻心时,看见左右来往匆匆的人,还是没有问出口。

    等到了地方,见了自家父王,以及已经醒来的祖父建元帝时,听到父子两人说着的话,明宣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原因还是在他的好二伯,如今的义忠亲王,曾经被废的废太子身上,这位好二伯,竟然在皇陵和太监厮混,被人当场看了个正着。

    更要命的是,当时还是宗人府的宗正领着宗室几个德高望重的王爷前去皇陵祭祖的时候,这件事根本捂不住扒子,宗室都知道了,这次皇家的面子都丢光了!

    对此明宣都不知该如何评价,明宣偷偷看了自家父王一眼,见父王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心中不由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家父王做的。

    明宣作此猜测并非无根无据,作为曾经的废太子,即使被废了,也是宗室嫡系一脉的义忠亲王,在宗室里的地位还是不低的,至少明宣知道的,因自家父王人缘不太好,宗室不少人都同情自己这个好二伯。

    可如今这个丑闻一出,明宣不觉得宗室会没有反应,毕竟那可是皇陵,埋着祖宗的地方,还被当场撞见,不知怎么的,明宣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