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太子妃这边再见到明芙明蓉姐妹时,心中也惊了一下,显然对这两姐妹的变化感到吃惊。别的且不说,这两姐妹眼底的情绪变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往那种彷徨不安,反而坚定了不少。

    这也让太子妃有了些欣赏之意。作为女子,太子妃对这种心性坚韧的女子更欣赏些,并不喜欢那些像菟丝子一样的女子,只能依靠着别人的帮助生存。

    原先这两姐妹就比较有后者的倾向,看着有些懦懦弱弱的,让太子妃不太看得上。

    说到这个,还有太子的六个庶女,太子妃自认并不苛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几个性格都看不出宗室女的风范。

    原先七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成了太子以后,也没见他们这些庶女有所改变,就算是最为嚣张的徐侧妃所出的四女徒娉婷,也只是表面刁蛮嚣张,其实内里根本撑不起架子。也只能窝里横,欺负一下比她更懦弱的庶出姐妹罢了。

    对此太子妃是看不上眼的,不过太子妃多少也明白,宗室重嫡轻庶不只体现在男子身上,女子同样更为苛刻。这几个庶女如今的情况倒也情有可原。

    亲王的女儿里,嫡女可封为郡主,庶女们按照其母身份高低,出嫁时可封为县主乡君等,原先太子是七王时,除了徐侧妃所出的徒娉婷能被册封为县主以外,其他庶女因出身都不高,最多也只能是乡君的封爵。

    这点基本上没有例外,太子妃的母亲浔阳郡主,乃是郡王之女,但因是嫡女,又特别受宠,才被册封为浔阳郡主,要知道太子妃之母的父亲可并不是直系宗室,而是远枝上的宗室。

    而若是七王没有成为太子,他的庶女们,也只是这个标准,并不比其他远枝郡王亲王的女儿好到哪里去。

    眼下看着这两姐妹,太子妃虽也有意看看这两姐妹能走到哪一步,但也清楚,她在此之前,对膝下几个庶女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了。

    最起码不能让他们丢了东宫的面子,不然的话,虽说眼前这两姐妹是昔日太子嫡女,但以后境遇颠倒,论起理来,东宫几个庶女地位比他们姐妹要高,若是东宫的几个庶女上不得台面的话,她这个太子妃也难免被人议论。

    想到这,太子妃便笑着对两姐妹说道:“以后你们要去学院读书,先和明苑他们说说话吧,他们已经去了几天了,让他们和你们姐妹俩说一说学院的事情。”

    明芙明蓉忙齐声应道:“是,婶母!”

    说着明芙明蓉便在太子妃身边宫女的引领下去了东宫几位庶女住的地方。说实在的,两姐妹心中十分忐忑,因为以前他们从未和太子的几个庶女交往过。

    太子妃这边再见到明芙明蓉姐妹时,心中也惊了一下,显然对这两姐妹的变化感到吃惊。别的且不说,这两姐妹眼底的情绪变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往那种彷徨不安,反而坚定了不少。

    这也让太子妃有了些欣赏之意。作为女子,太子妃对这种心性坚韧的女子更欣赏些,并不喜欢那些像菟丝子一样的女子,只能依靠着别人的帮助生存。

    原先这两姐妹就比较有后者的倾向,看着有些懦懦弱弱的,让太子妃不太看得上。

    说到这个,还有太子的六个庶女,太子妃自认并不苛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几个性格都看不出宗室女的风范。

    原先七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成了太子以后,也没见他们这些庶女有所改变,就算是最为嚣张的徐侧妃所出的四女徒娉婷,也只是表面刁蛮嚣张,其实内里根本撑不起架子。也只能窝里横,欺负一下比她更懦弱的庶出姐妹罢了。

    对此太子妃是看不上眼的,不过太子妃多少也明白,宗室重嫡轻庶不只体现在男子身上,女子同样更为苛刻。这几个庶女如今的情况倒也情有可原。

    亲王的女儿里,嫡女可封为郡主,庶女们按照其母身份高低,出嫁时可封为县主乡君等,原先太子是七王时,除了徐侧妃所出的徒娉婷能被册封为县主以外,其他庶女因出身都不高,最多也只能是乡君的封爵。

    这点基本上没有例外,太子妃的母亲浔阳郡主,乃是郡王之女,但因是嫡女,又特别受宠,才被册封为浔阳郡主,要知道太子妃之母的父亲可并不是直系宗室,而是远枝上的宗室。

    而若是七王没有成为太子,他的庶女们,也只是这个标准,并不比其他远枝郡王亲王的女儿好到哪里去。

    眼下看着这两姐妹,太子妃虽也有意看看这两姐妹能走到哪一步,但也清楚,她在此之前,对膝下几个庶女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了。

    最起码不能让他们丢了东宫的面子,不然的话,虽说眼前这两姐妹是昔日太子嫡女,但以后境遇颠倒,论起理来,东宫几个庶女地位比他们姐妹要高,若是东宫的几个庶女上不得台面的话,她这个太子妃也难免被人议论。

    想到这,太子妃便笑着对两姐妹说道:“以后你们要去学院读书,先和明苑他们说说话吧,他们已经去了几天了,让他们和你们姐妹俩说一说学院的事情。”

    明芙明蓉忙齐声应道:“是,婶母!”

    说着明芙明蓉便在太子妃身边宫女的引领下去了东宫几位庶女住的地方。说实在的,两姐妹心中十分忐忑,因为以前他们从未和太子的几个庶女交往过。太子妃这边再见到明芙明蓉姐妹时,心中也惊了一下,显然对这两姐妹的变化感到吃惊。别的且不说,这两姐妹眼底的情绪变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往那种彷徨不安,反而坚定了不少。

    这也让太子妃有了些欣赏之意。作为女子,太子妃对这种心性坚韧的女子更欣赏些,并不喜欢那些像菟丝子一样的女子,只能依靠着别人的帮助生存。

    原先这两姐妹就比较有后者的倾向,看着有些懦懦弱弱的,让太子妃不太看得上。

    说到这个,还有太子的六个庶女,太子妃自认并不苛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几个性格都看不出宗室女的风范。

    原先七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成了太子以后,也没见他们这些庶女有所改变,就算是最为嚣张的徐侧妃所出的四女徒娉婷,也只是表面刁蛮嚣张,其实内里根本撑不起架子。也只能窝里横,欺负一下比她更懦弱的庶出姐妹罢了。

    对此太子妃是看不上眼的,不过太子妃多少也明白,宗室重嫡轻庶不只体现在男子身上,女子同样更为苛刻。这几个庶女如今的情况倒也情有可原。

    亲王的女儿里,嫡女可封为郡主,庶女们按照其母身份高低,出嫁时可封为县主乡君等,原先太子是七王时,除了徐侧妃所出的徒娉婷能被册封为县主以外,其他庶女因出身都不高,最多也只能是乡君的封爵。

    这点基本上没有例外,太子妃的母亲浔阳郡主,乃是郡王之女,但因是嫡女,又特别受宠,才被册封为浔阳郡主,要知道太子妃之母的父亲可并不是直系宗室,而是远枝上的宗室。

    而若是七王没有成为太子,他的庶女们,也只是这个标准,并不比其他远枝郡王亲王的女儿好到哪里去。

    眼下看着这两姐妹,太子妃虽也有意看看这两姐妹能走到哪一步,但也清楚,她在此之前,对膝下几个庶女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了。

    最起码不能让他们丢了东宫的面子,不然的话,虽说眼前这两姐妹是昔日太子嫡女,但以后境遇颠倒,论起理来,东宫几个庶女地位比他们姐妹要高,若是东宫的几个庶女上不得台面的话,她这个太子妃也难免被人议论。

    想到这,太子妃便笑着对两姐妹说道:“以后你们要去学院读书,先和明苑他们说说话吧,他们已经去了几天了,让他们和你们姐妹俩说一说学院的事情。”

    明芙明蓉忙齐声应道:“是,婶母!”

    说着明芙明蓉便在太子妃身边宫女的引领下去了东宫几位庶女住的地方。说实在的,两姐妹心中十分忐忑,因为以前他们从未和太子的几个庶女交往过。太子妃这边再见到明芙明蓉姐妹时,心中也惊了一下,显然对这两姐妹的变化感到吃惊。别的且不说,这两姐妹眼底的情绪变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往那种彷徨不安,反而坚定了不少。

    这也让太子妃有了些欣赏之意。作为女子,太子妃对这种心性坚韧的女子更欣赏些,并不喜欢那些像菟丝子一样的女子,只能依靠着别人的帮助生存。

    原先这两姐妹就比较有后者的倾向,看着有些懦懦弱弱的,让太子妃不太看得上。

    说到这个,还有太子的六个庶女,太子妃自认并不苛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几个性格都看不出宗室女的风范。

    原先七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成了太子以后,也没见他们这些庶女有所改变,就算是最为嚣张的徐侧妃所出的四女徒娉婷,也只是表面刁蛮嚣张,其实内里根本撑不起架子。也只能窝里横,欺负一下比她更懦弱的庶出姐妹罢了。

    对此太子妃是看不上眼的,不过太子妃多少也明白,宗室重嫡轻庶不只体现在男子身上,女子同样更为苛刻。这几个庶女如今的情况倒也情有可原。

    亲王的女儿里,嫡女可封为郡主,庶女们按照其母身份高低,出嫁时可封为县主乡君等,原先太子是七王时,除了徐侧妃所出的徒娉婷能被册封为县主以外,其他庶女因出身都不高,最多也只能是乡君的封爵。

    这点基本上没有例外,太子妃的母亲浔阳郡主,乃是郡王之女,但因是嫡女,又特别受宠,才被册封为浔阳郡主,要知道太子妃之母的父亲可并不是直系宗室,而是远枝上的宗室。

    而若是七王没有成为太子,他的庶女们,也只是这个标准,并不比其他远枝郡王亲王的女儿好到哪里去。

    眼下看着这两姐妹,太子妃虽也有意看看这两姐妹能走到哪一步,但也清楚,她在此之前,对膝下几个庶女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了。

    最起码不能让他们丢了东宫的面子,不然的话,虽说眼前这两姐妹是昔日太子嫡女,但以后境遇颠倒,论起理来,东宫几个庶女地位比他们姐妹要高,若是东宫的几个庶女上不得台面的话,她这个太子妃也难免被人议论。

    想到这,太子妃便笑着对两姐妹说道:“以后你们要去学院读书,先和明苑他们说说话吧,他们已经去了几天了,让他们和你们姐妹俩说一说学院的事情。”

    明芙明蓉忙齐声应道:“是,婶母!”

    说着明芙明蓉便在太子妃身边宫女的引领下去了东宫几位庶女住的地方。说实在的,两姐妹心中十分忐忑,因为以前他们从未和太子的几个庶女交往过。太子妃这边再见到明芙明蓉姐妹时,心中也惊了一下,显然对这两姐妹的变化感到吃惊。别的且不说,这两姐妹眼底的情绪变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往那种彷徨不安,反而坚定了不少。

    这也让太子妃有了些欣赏之意。作为女子,太子妃对这种心性坚韧的女子更欣赏些,并不喜欢那些像菟丝子一样的女子,只能依靠着别人的帮助生存。

    原先这两姐妹就比较有后者的倾向,看着有些懦懦弱弱的,让太子妃不太看得上。

    说到这个,还有太子的六个庶女,太子妃自认并不苛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几个性格都看不出宗室女的风范。

    原先七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成了太子以后,也没见他们这些庶女有所改变,就算是最为嚣张的徐侧妃所出的四女徒娉婷,也只是表面刁蛮嚣张,其实内里根本撑不起架子。也只能窝里横,欺负一下比她更懦弱的庶出姐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