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章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一百二十章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看着两姐妹离去的背影,伺候着太子妃的嬷嬷忍不住说道:“主子,这两位小郡主的心机不可小觑啊!”

    太子妃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怕她们有野心,只怕他们认命呢!”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让人听了不免心生疑虑。太子妃也没有给嬷嬷释疑的意思,只心中想着其他。

    而等太子妃这边给太子说了以后,太子倒也没多说甚,只是点了一句,道:“你的脾性我是知道的,只是她们姐妹到底身份特殊,在学院得好生照看着些,可不要疏忽了!”

    太子妃点头称是,道:“殿下的顾虑妾身知道,妾身会小心注意的!”

    等建元帝那里得了太子妃的询问后,不由皱眉,道:“可别和那个张氏一样,又是两个只会摆弄那些算计的吧!”

    因着苏正当初与废太子有着不少联系,这会儿,在建元帝面前恨不得撇清关系,自然不会为了他们姐妹俩说话,但也没有太夸大,只是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这事任谁说,都不能说出太子妃的不对来,苏正又不想得罪太子妃,自然言语里有几分偏向太子妃。

    “这事一开始倒也只是两位郡主身边的嬷嬷说了一些埋怨太子妃不管两位郡主的话,后来在外边传着传着愈发不像话,又不知怎么的,开始诋毁说太子妃娘娘创办女子学院,不尊祖宗不守妇道云云,才让太子妃生了气,查了下去,就查到了两位郡主身边的人。”苏正小声禀报道。

    建元帝一听完,当即震怒道:“好好,这是怨怪上了太子妃?太子妃做的可比她俩母妃好多了。当初明宣进宫读书时,好歹是世子之身,也没见他们母妃对明宣有多优待,反倒事事苛刻,让明宣吃了不少苦头,也多亏了明宣自己聪明。

    当初他们姐妹自诩和明宣关系亲近,也没见对明宣有多亲厚,或者多照顾两分。可见凉薄。

    如今朕开恩把他们姐妹接到宫中,他们竟然还不满,对尽心尽力的太子妃还心存怨怼,如今又想算计着让太子妃同意他们去学院读书?真是,真是不知所谓!”

    建元帝又不是傻子,这些日子里,太子妃把两姐妹照顾的好好地,只是碍于两姐妹地位尴尬,没有特别亲近。可在待遇上,是一点也没差的,只是和当初是太子嫡女的时候比不上罢了,不过他们父亲坏了事,还想和以前一样,那不是妄想吗?

    想到这里,建元帝越想越是腻味的慌,对苏正吩咐道:“那两个嬷嬷不知道规矩,还敢毁坏太子妃的名声,不能轻饶,虽说太子妃仁慈,为了他们俩姐妹的面子没有处罚,朕却不能干看着,这样吧,你吩咐下去,把那两个嬷嬷打入慎刑司,你再从宫中挑选两个懂规矩的伺候他们。”

    听建元帝这么吩咐,苏正也唬了一跳,要知道,这种后宫之事,建元帝一般都不会亲自下场拉偏架,因为不合规矩。当然这圣上的规矩时天底下最大的规矩,苏正对于建元帝的吩咐也不意外,只是觉得,原先宫中有些活跃的那些废太子的人,怕是不敢在搅弄什么风波了!

    想起这些人,苏正也觉得他们实在不长眼色,任谁都看得出诋毁太子妃名声的事情有蹊跷,圣上如何看不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是有人在借着两位郡主试探太子和圣上吗?只是他们也真是够狠心的,这两位郡主好歹是废太子嫡女,竟也不顾这两姐妹在宫中的处境,直接这么试探,反倒是这两姐妹倒霉透顶!

    苏正心中怎么想的,建元帝不得而知,但建元帝对于宫中私底下这些微妙的反应其实有所预料,故而最后建元帝还是对两姐妹网开了一面,说道:“义忠这两个女儿确实得好好教一教了,既然他们想去学院,那就去吧!你去库房里,找些合适的东西赏赐给东宫。”

    苏正忙应了,还说道:“奴才记下了,只是太子妃娘娘也说,在学院本该给两位郡主安排伴读,还说,两位郡主的母家表妹也报名入了学,好叫圣上您知晓这些!”

    建元帝一听,倒是缓和了脸色道:“太子妃是个利落的,事情办得倒是快,既然她已经安排了,就这么吧。”

    原本建元帝想要开口说,废太子妃娘家的姑娘谁知道是不是和废太子妃一个秉性,倒也不好作为伴读,可转而一想,好歹是他看着的老臣,曾经的张首辅的孙女,若是这么一说,让张家的女子名声太差,嫁不出去,就难办了。

    看着两姐妹离去的背影,伺候着太子妃的嬷嬷忍不住说道:“主子,这两位小郡主的心机不可小觑啊!”

    太子妃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怕她们有野心,只怕他们认命呢!”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让人听了不免心生疑虑。太子妃也没有给嬷嬷释疑的意思,只心中想着其他。

    而等太子妃这边给太子说了以后,太子倒也没多说甚,只是点了一句,道:“你的脾性我是知道的,只是她们姐妹到底身份特殊,在学院得好生照看着些,可不要疏忽了!”

    太子妃点头称是,道:“殿下的顾虑妾身知道,妾身会小心注意的!”

    等建元帝那里得了太子妃的询问后,不由皱眉,道:“可别和那个张氏一样,又是两个只会摆弄那些算计的吧!”

    因着苏正当初与废太子有着不少联系,这会儿,在建元帝面前恨不得撇清关系,自然不会为了他们姐妹俩说话,但也没有太夸大,只是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这事任谁说,都不能说出太子妃的不对来,苏正又不想得罪太子妃,自然言语里有几分偏向太子妃。

    “这事一开始倒也只是两位郡主身边的嬷嬷说了一些埋怨太子妃不管两位郡主的话,后来在外边传着传着愈发不像话,又不知怎么的,开始诋毁说太子妃娘娘创办女子学院,不尊祖宗不守妇道云云,才让太子妃生了气,查了下去,就查到了两位郡主身边的人。”苏正小声禀报道。

    建元帝一听完,当即震怒道:“好好,这是怨怪上了太子妃?太子妃做的可比她俩母妃好多了。当初明宣进宫读书时,好歹是世子之身,也没见他们母妃对明宣有多优待,反倒事事苛刻,让明宣吃了不少苦头,也多亏了明宣自己聪明。

    当初他们姐妹自诩和明宣关系亲近,也没见对明宣有多亲厚,或者多照顾两分。可见凉薄。

    如今朕开恩把他们姐妹接到宫中,他们竟然还不满,对尽心尽力的太子妃还心存怨怼,如今又想算计着让太子妃同意他们去学院读书?真是,真是不知所谓!”

    建元帝又不是傻子,这些日子里,太子妃把两姐妹照顾的好好地,只是碍于两姐妹地位尴尬,没有特别亲近。可在待遇上,是一点也没差的,只是和当初是太子嫡女的时候比不上罢了,不过他们父亲坏了事,还想和以前一样,那不是妄想吗?

    想到这里,建元帝越想越是腻味的慌,对苏正吩咐道:“那两个嬷嬷不知道规矩,还敢毁坏太子妃的名声,不能轻饶,虽说太子妃仁慈,为了他们俩姐妹的面子没有处罚,朕却不能干看着,这样吧,你吩咐下去,把那两个嬷嬷打入慎刑司,你再从宫中挑选两个懂规矩的伺候他们。”

    听建元帝这么吩咐,苏正也唬了一跳,要知道,这种后宫之事,建元帝一般都不会亲自下场拉偏架,因为不合规矩。当然这圣上的规矩时天底下最大的规矩,苏正对于建元帝的吩咐也不意外,只是觉得,原先宫中有些活跃的那些废太子的人,怕是不敢在搅弄什么风波了!

    想起这些人,苏正也觉得他们实在不长眼色,任谁都看得出诋毁太子妃名声的事情有蹊跷,圣上如何看不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是有人在借着两位郡主试探太子和圣上吗?只是他们也真是够狠心的,这两位郡主好歹是废太子嫡女,竟也不顾这两姐妹在宫中的处境,直接这么试探,反倒是这两姐妹倒霉透顶!

    苏正心中怎么想的,建元帝不得而知,但建元帝对于宫中私底下这些微妙的反应其实有所预料,故而最后建元帝还是对两姐妹网开了一面,说道:“义忠这两个女儿确实得好好教一教了,既然他们想去学院,那就去吧!你去库房里,找些合适的东西赏赐给东宫。”

    苏正忙应了,还说道:“奴才记下了,只是太子妃娘娘也说,在学院本该给两位郡主安排伴读,还说,两位郡主的母家表妹也报名入了学,好叫圣上您知晓这些!”

    建元帝一听,倒是缓和了脸色道:“太子妃是个利落的,事情办得倒是快,既然她已经安排了,就这么吧。”

    原本建元帝想要开口说,废太子妃娘家的姑娘谁知道是不是和废太子妃一个秉性,倒也不好作为伴读,可转而一想,好歹是他看着的老臣,曾经的张首辅的孙女,若是这么一说,让张家的女子名声太差,嫁不出去,就难办了。看着两姐妹离去的背影,伺候着太子妃的嬷嬷忍不住说道:“主子,这两位小郡主的心机不可小觑啊!”

    太子妃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怕她们有野心,只怕他们认命呢!”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让人听了不免心生疑虑。太子妃也没有给嬷嬷释疑的意思,只心中想着其他。

    而等太子妃这边给太子说了以后,太子倒也没多说甚,只是点了一句,道:“你的脾性我是知道的,只是她们姐妹到底身份特殊,在学院得好生照看着些,可不要疏忽了!”

    太子妃点头称是,道:“殿下的顾虑妾身知道,妾身会小心注意的!”

    等建元帝那里得了太子妃的询问后,不由皱眉,道:“可别和那个张氏一样,又是两个只会摆弄那些算计的吧!”

    因着苏正当初与废太子有着不少联系,这会儿,在建元帝面前恨不得撇清关系,自然不会为了他们姐妹俩说话,但也没有太夸大,只是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这事任谁说,都不能说出太子妃的不对来,苏正又不想得罪太子妃,自然言语里有几分偏向太子妃。

    “这事一开始倒也只是两位郡主身边的嬷嬷说了一些埋怨太子妃不管两位郡主的话,后来在外边传着传着愈发不像话,又不知怎么的,开始诋毁说太子妃娘娘创办女子学院,不尊祖宗不守妇道云云,才让太子妃生了气,查了下去,就查到了两位郡主身边的人。”苏正小声禀报道。

    建元帝一听完,当即震怒道:“好好,这是怨怪上了太子妃?太子妃做的可比她俩母妃好多了。当初明宣进宫读书时,好歹是世子之身,也没见他们母妃对明宣有多优待,反倒事事苛刻,让明宣吃了不少苦头,也多亏了明宣自己聪明。

    当初他们姐妹自诩和明宣关系亲近,也没见对明宣有多亲厚,或者多照顾两分。可见凉薄。

    如今朕开恩把他们姐妹接到宫中,他们竟然还不满,对尽心尽力的太子妃还心存怨怼,如今又想算计着让太子妃同意他们去学院读书?真是,真是不知所谓!”

    建元帝又不是傻子,这些日子里,太子妃把两姐妹照顾的好好地,只是碍于两姐妹地位尴尬,没有特别亲近。可在待遇上,是一点也没差的,只是和当初是太子嫡女的时候比不上罢了,不过他们父亲坏了事,还想和以前一样,那不是妄想吗?

    想到这里,建元帝越想越是腻味的慌,对苏正吩咐道:“那两个嬷嬷不知道规矩,还敢毁坏太子妃的名声,不能轻饶,虽说太子妃仁慈,为了他们俩姐妹的面子没有处罚,朕却不能干看着,这样吧,你吩咐下去,把那两个嬷嬷打入慎刑司,你再从宫中挑选两个懂规矩的伺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