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变故(1)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九百七十八章 变故(1)

作者:六月浩雪书名:家有悍妻怎么破类别:玄幻小说
    练着字,突然一阵困意袭来。清舒打了个哈欠与林菲说道:“去给我打盆水来!”

    林菲却是一脸担心地说道:“太太,你最近状态不大对,等回去我们请黄女医来看看吧!”

    清舒摆摆手说道:“昨晚没睡好,等回去睡上一觉就好了。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去打水吧!”

    林菲满腹心思去打水。

    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冰凉凉的,淋在脸上特别的舒服。洗完脸没了困意,清舒又继续练字。

    下差后,在回去的路上清舒靠在马车上又睡着了。

    林菲不忍心叫醒她,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给她盖上。咳,可愁死她了。太太这段时间总一副睡不饱的样子,可叫她看大夫又不愿意。偏老夫人跟老爷又都不在家,连个劝的人都没有。

    不过她决定,要再过几日太太还是这样她就跟邬老夫人或者起祁老夫人求助,让她们管管自家主子。

    到了家门口,林菲推了下清舒说道:“太太,醒醒,到家了。”

    清舒睁开惺忪的眼睛,然后又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么快就到家了。”

    刚合眼就到家了,速度真快。

    下马车之前,清舒看向林菲说道:“若是等会二姑娘问你什么话,你就说我中午没休息。”

    “主子,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清舒不欲解释,说道:“你别想太多,我很好。等会,你照着我说的就好了。”

    安安下午只两节课,早早就回来了。她看到清舒就笑着说道:“姐,我让阿蛮做了你最爱吃的羊肉饺子。”

    除了虾,清舒最喜欢吃的就是羊肉了。特别是羊肉饺子,一个人能吃一大盘。

    清舒忍着打哈欠的冲动,笑着说道:“我有些累了。晚饭你先吃,我先补一觉再吃。”

    等清舒睡着以后,安安问道:“林菲,我姐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这会怎么困成那样啊?”

    林菲因为被清舒警告过,只得帮着遮掩:“中午衙门太吵,太太没睡,所以整个人才没什么精神。”

    “这样啊!”

    林菲笑着说道:“太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二姑娘你先吃晚饭了。

    清舒一觉睡到天黑才醒来。

    林菲压低声音说道:“主子,你这样下去不行啊!泵娘,还是去看大夫吧!咱有病治病,不能讳疾忌医。”

    清舒笑下说道:“谁跟你说我有病了?不过是嗜睡,等过些天就好了。”

    林菲一脸疑惑地问道:“主子,你知道你为何会嗜睡?”

    “当然知道了,不然我早看大夫了。还有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觉得我是讳疾忌医的人吗?”

    林菲不好意思地笑了。

    清舒扫了她一眼说道:“你就别瞎担心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不过在安安面前,你别露了马脚。”

    不然这丫头又要大惊小敝了。

    晚饭清舒吃了一碗羊肉饺子以及两碟的菜,吃完以后她问道:“安安,你刚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安安有些疑惑地问道:“姐,你每到夏天就不爱吃东西,今天胃口怎么这么好。”

    清舒失笑,说道:“姐胃口变好了难道不是好事?难不成你还巴不得我吃不进东西啊?”

    “当然不是了。姐,你这苦夏的毛病是不是治好了?”

    清舒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这几天胃口确实不错。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一入夏就去庄子上避暑吗?准备什么时候去?”

    安安哭笑不得:“姐,我这还没放假,哪能去庄子上。还有我要去了,家里岂不是就剩你一人了。”

    傅苒更喜欢庄园里的生活。上次去了那庄子就心心念念,等傅敬泽放假回来她交代了下就搬去庄子上了。

    若不是京郊外的庄子不好买,她自个也想买个了。

    “庄子离京城也不过一个多时辰的路,又不是十万八千里。想我了,你随时可以回来看我。”

    安安笑着说道:“这事到时候再说吧!对了姐,那苏娘子的孩子的病能治吗?”

    “和春堂的大夫说可以治,就是花费有些大。还有那孩子身体亏得厉害得好好养一段时间,不然病治好了也会落下后患。”

    “那这钱谁出啊?”

    清舒笑着道:“当然是三哥出了。”

    哦了一声,安安想起清舒之前与他说的话有些不能理解地说道:“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为了救她妹妹,竟然置自个孩子的生死于不顾。难道在她心中,妹妹比自个的孩子还重要?”

    “很多事无解。就像咱们娘,在她心中丈夫大过天,为了丈夫以及他重视的人亲生女儿都可以舍弃。”

    安安面露黯然之色。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别想那么多,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好好疼爱她们就是。”

    安安点头道:“我的孩子,我肯定会爱他们的。”

    她受过的苦哪舍得让自个的孩子也经历一遍。若如此,又何必让他们来到这世间。

    “对了姐,这个苏娘子有没有再去找舅舅啊?”

    清舒还真没去关注这事:“不知道。不过就算去找舅舅,舅舅也不会搭理她的。”

    安安犹豫了下说道:“姐,彩蝶他们说这个苏娘子是看我们家日子过得好,所以想赖上舅舅。姐,真的是这样吗?”

    清舒笑了,说道:“反正舅舅看不上她,她怎么想的又有什么关系?你啊,以后少纠结这些没用的。”

    安安哭笑不得:“姐,有时候真觉得跟你没法聊天了。”

    聊天不就聊一些八卦的事嘛,结果她姐总堵得她哑口无言。

    “有这个时间,还不若多看两本书。”清舒说道:“老师给你的列的书单,上面的书你看了几本?”

    安安苦巴巴地说道:“还没开始看。”

    “你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上了,哪有时间安心看书。安安,时间要合理安排。好了,不说了,快去!”

    安安只得可怜兮兮地去看书。

    她刚走到门口,就见春桃在外回禀道:“主子,祁大老爷来了,说找你有事。”

    听到祁向笛过来找她,清舒有些诧异。

    安安也一脸诧异地问道:“姐,向笛舅舅找你什么事?”

    清舒也一头雾水,说道“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了。”

    事实证明,祁向笛来找她确实有事,而且还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