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最新章节 - 第一二五章 倾城九七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 第一二五章 倾城九七

作者:秋小通书名: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类别:玄幻小说
    抬头一看,竟是一个相貌丑陋粗鄙的女人,顿时横了她一眼,“你谁啊?怎么这么不礼貌?”

    那女人没理他,挪了挪**朝遥歌靠近一些,双眼贼溜溜地在他身上打转,“哟,哪来的小美人啊?”

    遥歌蹙了蹙眉,厌恶地移开了点。

    那丑女人得寸进尺地又挪近一步,还伸手要去挑他的下巴,“小美人来,让我好好看看。”

    “啪”的一下,方郁一双筷子直接敲在她那手上。

    “拿开你的脏手,我家公子也是能碰的?”

    丑女人疼得揉手,站起来恶狠狠地瞪了方郁一眼,还动手推了他一把。

    她手劲大,方郁没有防备直接摔倒在地上。

    “方郁!”遥歌吓得扔了碗要去扶人,却被那女人一把抓住手腕。

    “小美人,来,让老娘宠宠你。”

    丑女人边说边伸手要摸遥歌白皙的脸,却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像是被什么打中一般,手红了一处。

    “是谁?谁敢暗算老娘?”

    其他客人都低下头,小二和掌柜的躲在柜台后假装没看见。

    只有窗边一个素衣女子一脸悠闲地喝着茶,一只手不急不慢地敲着桌子。

    “是你?”丑女人朝她吼了一句。

    那女子转头看过来,眉目清秀,薄唇微翘,目光里擒着一丝嘲讽。

    丑女人指着她,“是不是你?”

    “是又如何?”那女子站起来,缓缓地走过来,在离人五步远时,忽然一个跃起一脚从丑女人的头压下来,直把她踢倒在地。

    丑女人还抓着遥歌,差点带着遥歌一起摔倒,那女子眼疾手快将遥歌拉住,一个转身带离三步。

    丑女人摔倒时碰到了椅子,椅子倒地压到了方郁的脚,疼得他脸色煞白。

    方郁躺在地上,哀嚎一句,“来人呐!”

    小二听了看看掌柜的,掌柜的咽了咽口水,正纠结着要不要出去救人,那边忽然从大门口刮进来一阵风。

    众人只觉得脖子一冷,然后遥歌的身边就多了两个面无表情的女子。

    她们两穿着下人服饰,其中一个按住丑女人就是一顿爆打,直把她打趴下。

    “啊……哎哟……救命啊……”

    丑女人丝毫无还手之力,明明自己最擅长的就是用拳头教训人,可是被这人按着竟然动都不能动,浑身骨头都要散架,痛得生不如死。

    丑女人喊救命,就更没有人愿意出面了。这女人是恶霸,认识的都巴不得她被打死。不认识的刚才见了她的行为,更是嗤之以鼻。

    而另一个下人也就是暗卫九见遥歌被一个女子揽着腰,二话不说朝那女子出掌。

    那女子揽着遥歌转了一圈侧开,放开手就和九打了起来。

    遥歌将方郁扶起来,然后才想起来和九打在一起的那个女子刚才救了自己,忙对九喊道,“快住手。”

    他声音不大,此时这里又吵得紧,说了两声没人听得到,最后还是方郁扶着腰扯嗓子叫了一声。

    “公子让你们住手――”

    声音震彻客栈大厅,九和那女子同时停了手,暗卫七又踢了丑女人一脚才作罢。

    此刻丑女人就像一摊烂泥,已经只剩一口气吊着了。

    九瞪了素衣女子一眼,退到遥歌后面。

    遥歌俯了个身,歉意道,“多谢姑娘相救,刚才阿九多有得罪,实在抱歉。”

    那女子目光流转,还以一笑,语气爽利,“没事,公子可有受到惊吓?”

    遥歌微笑着摇摇头,俊秀的面容上还有一丝方才受气留下的绯红,看着越发让人移不开眼。

    他扶着方郁正打算走,那女子又道,“对了,我叫洛倾城,不知公子芳名?”

    她一问名字,方郁就一脸警惕地盯着她,遥歌一想人家刚才好心救了自己,便回答道,“方遥歌。”

    “方遥歌……”洛倾城低声重复了一遍,再抬头时,人已经上了楼去了。

    到了房间门口,遥歌转过来对两个暗卫道,“好了,你们也赶快去休息吧。”

    七和九转身要走,走了两步九又回过来,对着正要推门而入的遥歌一俯身,“今天的事是属下的疏忽,害侧夫受惊了,对不起。”

    遥歌有些惊讶,忙摇手,“没关系的,终究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你别太自责。”

    方郁扶着腰不高兴了,瞪了七和九一眼,“什么呀,就是她们晚进来才害我摔成这样的,好在公子你没有什么事,不然看她们怎么跟殿下交代。”

    遥歌扯扯方郁的手,意示他不要这样说。

    九目光如炬地看着遥歌,郑重地又弯了腰,“属下失职,请侧夫责罚。”

    七也走了回来,和她一起请罪。

    遥歌忙将人扶起来,“真的没事的,你们也累了两天,快去休息吧。”

    两人还弓着身,方郁扁扁嘴,“我家公子让你们去休息就去呗,不好好休息怎么保护公子?”

    两人这才道,“是,属下告退。”

    遥歌对二人浅浅一笑,扶着方郁进屋去。

    门“吱呀”一声关上,七侧头去看九,九的双眼还定在门上。

    七蹙眉,“你这丫头今天很不对劲啊。”

    九回过神来,转身走了,“哪里有。”

    “这还没有?”七走在她身侧,“平日就数你话多,这两天坐在马车外,你却是绝不肯轻易说话,而且,身为暗卫,你竟然主动跟方侧夫说话了。”

    “我们今天保护侧夫不利,主动请罪有错吗?”九反驳。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刚才方侧夫已经让咱们离开了,你却违背命令又回头,值得怀疑啊。”

    九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七不放弃,继续道,“还有,明眼一看就知道那个洛姑娘救了侧夫,你却跟她往死里打,事出反常必有妖,小九,你还不老实交代。”

    “明眼明眼,我眼睛不好使还不成吗?”九转头看着她,叫道,“阿七姐。”

    “嗯?”

    “你今天很啰嗦哎。”九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傲娇地甩开步子走了。

    “哎――你这死丫头,最近胆子见长啊!离了绿河姐就翅膀硬了是不?”七大步追过去,“没有殿下没有蓝田姐绿河姐,以为我就治不了你了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