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七章 死木头田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 第九十七章 死木头田

作者:秋小通书名: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类别:玄幻小说
    南国使者队伍行到城门口时,幽王殿下的护卫蓝田突然要了一匹马,吩咐其他人照常前行。

    大概是要等殿下和侧夫回来吧,整个队伍也没人敢去问。

    马车停下,里头青衣掀开帘子问道,“怎么了?”

    蓝田对他摇了一下头,“没事,你们继续走吧。”

    青衣不明所以,只好接着在马车里给王女缝衣裳。

    看着渐渐出城的队伍,山竹不解,对着蓝田的面瘫脸道,“你要干嘛?等公子她们吗?不用等的,有我家公子在殿下不会有事的。”

    蓝田把马的缰绳塞到他手里,“去宸王府。”

    “我?”山竹惊讶地指着自己,“我去干嘛?”

    “哪那么多废话,去吧。”蓝田说着就要推他上马。

    山竹躲过去,拍开蓝田的手,“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去,都要出城了让我去宸王府干什么?”

    突然,山竹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新闻一样,指着蓝田一脸沉痛,“你、你你……木头田你该不会是要把我丢了吧!”

    蓝田蹙眉,这可是主子吩咐的,她也不知道原因,约摸跟季侧夫有关,她只知道要完成主子吩咐的任务,那就是让山竹去宸王府。

    蓝田不说话,山竹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顿时哀嚎,“你竟然真的要把我丢了,死木头田,你可真狠心。”

    蓝田最受不了的就是山竹哭了,他一哭她就没有办法了。不过,这回说什么也不能心软,这可是主子的命令。

    想着,蓝田翻身上马,又一把把山竹拽到身前。山竹侧坐在她前面,被她搂着,一时红了脸颊,也忘了反抗。

    蓝田抖抖缰绳就要往宸王府的方向去,马一动,山竹就忙双手搂住她的脖子,沉溺在这突然的亲密中。

    走了有一会儿,山竹才反应过来,挣扎着,“不要,我不要去宸王府。”

    “别动!”蓝田不得不单手执绳,空出一只手来将人稳住。

    “为什么要我去宸王府,为什么?”山竹用水汪汪的双眼看着她。

    “这……”蓝田的心猛颤了一下,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但她却不由自主让马停了下来,看着怀里的人一脸委屈,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山竹这回是真的委屈极了,好好的木头田却不要他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国家。

    山竹吸吸鼻子,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个不停。这时,蓝田突然眼前一亮,“主子。”

    季琉末和凌沭一如去时一般,共骑着一匹马,踏着雪回来了。

    季琉末看山竹泪花满脸,不由得蹙眉,“怎么回事?”

    “公子,”山竹被他一问,顿时委屈感又涌上来了,“木头田她……她要送我去宸王府。”

    “去那儿做什么?”季琉末不悦地看了蓝田一眼,又顿时明白过来,低头凑到凌沭耳边,颇阴阳怪气道,“这得问你了吧,幽王殿下?”

    “呃……”凌沭摸摸鼻子,尴尬地笑了两声,对蓝田道,“没事了,快把他送回去。”

    “是。”蓝田领命,调转马头去追大队伍,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凌沭干笑几声,说,“那什么,咱们也快追上去吧。”

    季琉末双臂一收,把人圈得紧紧的,气息洒在凌沭耳边,“连山竹你都替我安排好了啊。”说完还轻轻咬了她耳垂子一下。

    凌沭微微偏头,尴尬得要死,僵硬地转移话题,“雪越下越大了呀,还挺冷的,咱们快去坐马车吧?”

    “好。”季琉末爽快地答应,不一会儿就追上了队伍,上了马车去。

    青衣先是见山竹哭着回来的,然后王女和季侧夫的表情也都怪怪的,遂,很是自觉地下了马车,坐上了后面的空马车。

    青衣不在,马车里就剩凌沭和季琉末两人。

    凌沭搓搓手,朝手里呵气,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事揭过去不提。

    季琉末抖了抖一件小毯子,移过去坐在凌沭身旁,伸手一捞把人抱到怀里,然后用小毯子将她腰部以下都盖好。

    凌沭没敢说话,今天这事怎么说都是她理亏,再加上山竹这事,足够季琉末抽她一顿鞭子了。

    正搓着手,季琉末一双大手就将她的手牢牢地包起来,他的手很暖很暖。

    “呵呵。”凌沭抬头和他笑了两声,却见他挑着眉,一脸“还不主动认错等着挨揍吗”的表情。

    凌沭吞了吞口水,转过头看着他,一脸“老子豁出去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的神色,开口道,“琉末,这事吧……其实……”

    “其实”了很久,最后只低头猫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出来。

    季琉末本来是想好好说教说教她的,一肚子话却被她这一句愧疚至极的对不起给弹了回去。最后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再提此事。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若不是好好惩罚她一下,她难长记性。

    季琉末修长的手指捏住凌沭的下巴,把她的头转过来麻利地亲了上去。

    凌沭没有反抗,第一,她抗不过他,第二,这是她在占他的便宜,不是他在占她的便宜!

    马车外,蓝田稳稳地驾着马车,山竹坐在她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鼻子。

    还在哭吗?

    蓝田暗自猜测,却始终没有偏头看一眼。

    山竹见自己抽嗒了这么久那木头田还是没有来关心一下,一张小嘴越撅越高,都可以挂茶壶了。

    这个木头田真的好没良心,竟然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哼,他要是再主动跟她说话,就是小狈!

    过了小半个时辰。

    “木头田。”

    软嚅的声音响起,蓝田摊着脸“嗯”了一声。

    说好的主动是小狈呢?

    山竹:汪!

    “我现在不高兴。”山竹简单地透露一下自己的心情,心下安慰自己:可能木头田驾车太专心了,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的不悦。

    蓝田:“……”

    “我说,我现在不高兴。”山竹怕她听不明白,又重复了一遍。

    蓝田:“……”

    山竹火了,“我不高兴呢你听到没有!”

    蓝田依旧摊着脸目不斜视,“那就等你高兴再说。”

    “你……”山竹气呼呼地别过脸,双手环抱,重重地喘气。

    过了一会儿。

    “对不起。”

    山竹愣了,反应过来后忙凑到她耳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蓝田淡淡道,“没有。”

    “明明就有!”山竹瞪着她,“三个字呢!”

    “没有。”

    山竹揪着她的衣袖,“有!你再说一遍嘛,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呗再……”

    “对不起。”

    这回声音明显大很多,山竹满意极了,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没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