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最新章节 - 第五十四章 回到京都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 第五十四章 回到京都

作者:秋小通书名: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类别:玄幻小说
    回京都不过用了五六日,一路上倒是风平浪静。

    也是,她都要回京了,离京都越近,就越在大皇女的掌控范围内,这个时候三王女再派人杀她的话,就不明智了。

    顺顺利利回到幽王府,凌沭才彻底放下心来,说实话,第一次过这种随时就会被刺杀的生活,还真的让人提心吊胆啊。

    想她在溯阳城时,连出个门都要小心翼翼的,搞得心情都不美丽了。

    在府里全身心地休息了两天后,凌沭就做东在玉榛楼她们常去的雅间里小小地摆了一桌,宴请了五王女和六王女,主要目的是谢谢五王女曾派人保护了她一次。

    六王女:“没想到七妹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一路可有什么好玩儿的,给我们讲讲吧?”

    此番出去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一个月,就前半个月边走边玩,后半个月连遭两次惊险的刺杀,这可一点都不好玩啊。

    不过凌沭还是捡了一些有趣的事来说,还有她们半夜抓田鸡什么的。

    六王女这般斯斯文文的人做过最粗鲁的事怕就是狩猎了,对抓田鸡这事别说没做过,听都没听过,简直不敢相信七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凌沭讲如何抓田鸡,她听得可认真了,不过听归听,她可没有什么跃跃欲试的想法。

    讲到管思衍抛绣球那事儿,凌沭先是说了管思衍与卫甄相爱却因为名义上是姐弟所以不敢说出来的事,然后管思衍不得不听从母亲的安排去抛绣球。

    听得五王女和六王女惋惜不止,特别是六王女,她与六王夫本就是两情相悦。

    六王女出身不高,当初女皇陛下是反对的,可她却执意娶他,所以现在听到管思衍和卫甄相爱却不敢言,是又气又着急。

    凌沭卖了一会儿关子,最后才道,“那绣球本是砸中我的,只不过被我丢了,没想到正好丢在卫甄手里,他们好像下个月成婚,还请我当主婚人。”

    听到这里,六王女才松了一口气,怪罪的看了凌沭一眼,“还好你没丢错人,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老天还是仁慈的。”

    其实老天也没有那么仁慈,否则澹台衍和管飞霜就不是这个结局了,凌沭在心里腹诽。

    “对了五姐,”凌沭端起酒杯朝五王女敬道,“这次出行路上还遇到不少麻烦,也多亏了五姐,七妹在这里谢过了。”

    五王女忙道,“我们本就是亲姐妹,七妹无需如此,这样倒显得生疏了。”

    “是啊,亲姐妹呢,”凌沭淡淡一笑,都是亲姐妹,她‘从前’纨绔无能是个草包,如今也不争不抢不出风头,不曾得罪过谁,可是偏偏有人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还有,她找宝藏碍着谁了?难不成她们以为她要抢皇位吗?她如此之‘废’,她们还担心她能抢得到皇位不成!

    她就不懂了,凌繁和凌钰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就是看她不顺眼就对了是吧?再怎么说也是同母异父的亲姐妹,她们是真狠啊!

    难道皇家真的就这么薄情寡义吗?

    凌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替‘凌沭’感到悲哀,幽幽然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话让五王女二人微微一愣,七妹自小不爱读书,更不会吟诗,今天竟然能讲出这么有深意的诗句来,真是令人欣慰啊!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说得真好,这就是皇家手足的写照,自古以来没有皇家手足是互不争夺的,就算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也绝对是烽火狼烟的。

    后来当五王女再忆起凌沭这句诗时,便不禁想,如果那个人不跟大姐争夺皇位,那么大家是不是都能活得好好的……

    接下来几日凌沭就没再出门过,好不容易找到圆清大叔,结果他却瞎了,一时半会儿毒还解不清,这倒好,谁来翻译《初一》啊!

    季琉末不知道凌沭为什么要找宝藏,反正不会是为了得天下,不过看上去挺着急的,于是便对她道,“凌沭,既然澹台前辈眼睛暂时无法复明,我们不如先找找其他三份藏宝图吧?”

    是啊,万一其他藏宝图也是梵文,到时候找到了,澹台衍眼睛也治好了,正好一起翻译。凌沭一想正是这个理,便点点头。

    “好,那就先找找其他的。”

    说是这样说,只不过该从何找起?藏宝图分别在不同国度,路途遥远不说,那持有者八成也不愿意给啊。

    季琉末思考了一番,说道,“我们不如从近的先找起,西凉国的宝图持有者是当时的四皇子云丹萧宸,便是后来的宸王爷,如今已过了七八十年,宸王爷早已仙逝,有传言说云丹萧宸死时连同藏宝图一起火化了。”

    “火化了?”

    “是,当年火化时几乎整个西凉皇室都在场,要不是此事,怕是整个江湖和四国皇室都早已为宝藏而争得头破血流。”

    难怪啊难怪,难怪当初青衣会说宝藏不过是个公开的秘密,难怪至今没什么人去争夺,原来是其中一份藏宝图早已烧为灰烬。

    既然如此,那她还找什么?根本没有结果的事啊!

    但凌沭不愿意放弃,就算只有三份,她也要找,说不定只有三份她也可以猜出宝藏的地方。那西凉国还去不去?

    凌沭还在犹豫,季琉末的话让她瞬间做了决定。

    “云丹萧宸唯一的儿子云丹锦朔如今已近八旬有余,尚在人世。”

    “你的意思是……云丹锦朔手里可能有藏宝图?”

    “是,但这只是我的猜测,云丹萧宸当年说不定只是为了平息这样一场争夺,所以特地带着藏宝图一起火化,我觉得随他一起烧的,不是真正的藏宝图。”

    凌沭从来不会质疑季琉末的想法和判断,他是何等聪慧敏锐之人,既然他觉得云丹萧宸的藏宝图还在,那么她相信一定在。

    “那我们准备准备去西凉国,嗯……”凌沭蹙眉深思,忽然脑袋里灯泡一亮,“有了,正好到了四国的年末交流会,如果我能以使者的身份去,那就光明正大了。”

    去溯阳的凶险实在让她不得不担忧,这一次,必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西凉,至少得让凌繁她们在南国境内不敢动她,所以使者的身份是最好的选择。

    季琉末很赞同,“这个办法确实好,至少出国前一路上能省不少麻烦。”

    “那我这就去找大皇姐。”

    这是凌沭第二次来大皇女的南书房,第一次是之前她挑断赵二小姐的手筋被赵尚书给告了。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虽然凌沭看上去就像是那种不会有大事的人,但大皇女还是坚信她家七妹已经不是废柴了。

    “大皇姐。”凌沭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七妹不必多礼,坐吧。”

    凌沭一坐下便直接说明来意,跟聪明人还是不要拐弯抹角的好,特别是大皇女这种能管理得了整个国家的人,集精明的头脑、缜密的心思以及敏锐的直觉于一身,在她面前绕弯弯,就等于自己跳入她的黑名单。

    “大皇姐,年末交流会能派我去吗?”

    草包王女要办正事了?这可是大新闻。

    “理由。”

    “嗯――我有事要去一趟西凉,怕三姐四姐在路上对我下狠手,如果有使者的身份在身,那她们多少也会顾忌着点。”

    大皇女点点头,这理由是真实的,所以她没有怀疑。但凌沭还是有所保留的,只说去西凉有事,并没说什么事,就算大皇女猜到她是去找藏宝图,那也只是她自己的猜测而已。

    找藏宝图这种事,还是不要大方地讲出来的好,毕竟得宝藏可是能得天下的,在一个储君面前说自己要去找宝藏,那不是挑衅么。

    大皇女也没追问她去西凉是要办什么事,“既然如此,那我会跟母皇推荐你的。”

    “谢谢大皇姐。”

    “只是这使者身份可不是人人都能担任的,更是代表了我整个南国,凡事要小心谨慎。”

    正如大皇女所说,出了国你就不是自己,而是代表着自己的国家,像交流宴这种大型国宴,斗智斗勇必不可少,她可不能让南国太丢脸。

    往年的交流宴都是二王女一个人或者三王女和五王女一起去的,方才大皇女都那么说了,那今年大概就是她自己去了。

    好在她还有季琉末,想来有季琉末在,斗智斗勇神马的就都不用担心了。

    “放心吧大皇姐,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

    大皇女郑重地看了她一眼,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七妹真的不一样了,以前她只有容貌是最出色的,那如今呢?那绝色的容颜下,是不是同样藏着一颗七窍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