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七章 蓝田没了

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 第三十七章 蓝田没了

作者:秋小通书名:谋天下:谁说本王是草包类别:玄幻小说
    “自然是有。”

    季琉末刚说完,就见大门口进来了一个布衣小少年,约摸十四岁左右,小麦色的皮肤,眉清目秀的,身上还背着两包袱。

    “公子,你走得好快啊,山竹拎着行李,哪里跟得上呀!”

    “山竹。”凌沭喊了他一声,山竹停住脚步,仔细地看了看,幽王殿下身边只有三个男人,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顿时有点失望。

    “殿下,公子,方侧夫。”

    “嗯。”凌沭点点头。

    这时,门外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人在看到这里的情景时,“簌”地一下就飞走了,那速度快的,当年暗卫考核时她都没有这么迅速。

    “青衣。”凌沭叫青衣过来,介绍道,“这是季琉末,这是山竹。”

    青衣忙给季琉末行礼,“奴才青衣,见过季侧夫。”

    季琉末轻扶一把,当初凌沭刚进寨用的就是这个人的名字,想来他在凌沭心中份量不轻,定是她的心腹。

    凌沭不见蓝田的身影,问道,“蓝田呢?他不是与你一道送南风羡回去吗?怎么没有一起回来吗?”

    凌沭这么一说,青衣才发现蓝田不见了,“嗯?刚才还一起进来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罢了,你和方郁送琉末他们去衡流阁,看还需要添置什么。”

    “是。”

    两人引着季琉末主仆往后院去,季琉末回头看看山竹撅起的小嘴,偷偷笑了。大家不知道蓝田为什么不见了,他可知道,人家啊,定是看见自己身后这小少年来了,躲走喽!

    凌沭还站在那里,想起刚才和南风羡的事,叹了口气,又想起季琉末来了,带遥歌游玩的事又耽搁了,遂又叹了口气。对着遥歌愧疚道,“对不起啊遥歌,游玩的事又得……”

    “这事不急,”遥歌忙道,“眼下九皇子和三皇女还在京都,当然他们的事为大,季侧夫风尘仆仆赶来看王女,对这里都不适应,当然先照顾好季侧夫。”

    凌沭听他这么说,特别欣慰,愧疚也更深了,搂着他的腰埋在他胸前,“遥歌你怎么就这么好,好得……我都想不出词形容了,哎,爱死你了。你放心,等过几日南风羡他们回去了,琉末也回去后,我一定会带你去游玩的。”

    遥歌愣愣地点头,完全沉醉在自家王女那句‘爱死你了’的话中,就算不带他去了他也绝无怨言。

    四王府。

    凌钰醒来,发现正躺在自家床上,床边围着好多男人,都是她的男妾。一个哭丧着脸,好像死了妻君一样。

    啊呸呸呸,她明明还活得好好的。

    对了,不是应该在酒楼吗?不是应该和九皇子生米煮成熟饭吗?怎么会在府里,还什么都不记得了。

    旁边偶尔的哭泣声让她十分厌烦,凌钰掀开被子冲下床,吼道,“都滚出去,哭什么哭,本王还没死呐。”

    那些男妾们被她一吓,都一脸惨白地不敢出声。

    三王女刚进来就听见她的吼声,招招手让凌钰的男妾们都退下,并让人伺候她更衣。

    “三姐,我明明在酒楼,怎么会在这儿?”

    三王女拉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怎么会在这儿?哈哈,当然是中了本王的迷香,本王让人抬你回来的。不过,她才不会傻傻把真相说出来。

    说到这件事,明明昨天她都要得手了,可不知为何就突然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天黑,自己依然趴在那里,但九皇子却不见了。

    回想起九皇子那白嫩的肌肤,略带着淡淡的体香,她都心情荡漾啊!

    今天她派人去驿馆查探,刚才来报,说是九皇子是幽王殿下派人给送回去的。这么说来,是凌沭那个草包坏了她的事!

    好个凌沭,胆子肥了,竟然敢从她手中把人带走,看来,是自己太轻视她了。

    回过神来,三王女一副可惜的模样,“昨夜我去酒楼找你,想看看你成功没有,却发现你昏倒在那里,就让人把你给抬回来了。”

    “我昏倒在那里?那九皇子呢?”

    “九皇子不在那儿。”

    “什么?”四王女腾地站起来,“美人不在了?我明明看着他被迷晕了,怎么会……哎呀到底怎么回事?”

    三王女又道,“对了,刚才收到消息说九皇子今天早上由凌沭的人护送着回了驿馆。”

    “什么!”四王女彻底不淡定了,“凌沭那个低贱的女人派人送九皇子回的驿馆?”

    “嗯,对啊。”

    “这么说来我昨天无故昏倒是凌沭搞的鬼?”

    “应该是。”

    “九皇子昨天一夜都在幽王府?”

    “嗯,没错。”

    四王女如泄气的皮球,坐下来哀叹,“完了完了,让凌沭那个低贱的女人捡了个大便宜了。你说九皇子会不会嫁给她?”

    这个么……凌繁也不是很确定,她分析道,“如果九皇子是个贞烈的男子,凌沭要了他,他定然会嫁给她。

    但是,九皇子身份尊贵,他要嫁的人必然得是有机会争夺皇位的,凌沭一点实力都没有,母皇更不待见她,若是九皇子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凌沭又能怎样?”

    四王女听了点点头,好像挺有道理,“也对,可是,这样的话,九皇子也不一定会考虑我啊。”

    三王女思索一番,眼睛一亮,道,“有了,九皇子若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凌沭那草包自然不敢说什么,可是这事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你就以此让九皇子嫁给你。”

    “噢,你的意思是让我威胁九皇子,否则就……”

    “不是威胁,”三王女打断她,“你就跟他说你知道他曾被凌沭给……但是你并不介意。”

    “哦哦,我知道了,”四王女酝酿一番,道,“我就先把凌沭给痛骂一顿,然后再表达一番我的情意,这样九皇子定会感动得对我死心塌地?”

    “对。”

    这凌钰还是有点脑子的么,三王女在心里冷笑,不过,这点脑子是不够用的。

    等九皇子嫁给你,本王再让人放出消息,说九皇子水性杨花,给你戴绿帽子,你明知道却还要娶他,目的不纯。

    这样一来,你们夫妻两就都别想翻身了。东月皇室想来也不会再照顾一个丢尽颜面的皇子了。

    哈哈,哈哈哈,果然只有她凌繁才有资格争夺储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