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两眉何处月如钩最新章节 - 54.今日楼头柳又青

两眉何处月如钩 54.今日楼头柳又青

作者:归来晚书名:两眉何处月如钩类别:玄幻小说
    摇风和摇花坐下,对王征行为倨傲也不以为意。摇扁说道:“河图补地之灵脉,墨玉补灵气之缺,如今我青冥已复,这两样神物,既认了你俩为主,却还要归还二位。”

    琪儿和王征恍悟:难怪她三人有倦色,原来是拿了墨玉与河图去补天去了,想必那是个很累人的活儿了!

    摇扁说毕,与摇风同时手一扬,河图平平飞起,闪了闪,没入琪儿脑际;墨玉却滴溜溜转了几转,才“扑”的一声,闪进王征肚腹之中!

    此时摇风施施然开口:“墨玉与河图,内有神异,我已然为二位去了禁阻。待你二人修为再进,便会逐渐领悟!”

    牛粪又进入体内,王征一阵别扭。听了摇风的话,心中腹诽:左不过一团牛粪耳,能神到哪里去?

    摇花却又站了起来,说道:“我这也有一件礼物相赠。”只见他从身上黑甲之上,取下两块小小黝黑甲片,对陈琪和王征道:“二位借剑一观!”

    这人看起来像个战神,身上杀气不凡。琪儿急忙拉了王征,一起抽出腰间宝剑,递了过去。

    摇花拿着两把宝剑,和两块甲片一道,一阵揉搓,手上黄光大盛。只听一阵“咔咔咔”的声响,铁屑纷纷落下。不多时,黄光消失,宝剑发出幽幽寒光,甲片却已消失不见。

    “你二人之剑,虽然是下界精铁,却还是凡物。我这两块甲片,乃是鸿蒙之金气,历经亿万年方才成形。如今重铸了这剑,也不枉了你俩大好天资。”

    “九界之内,并非只有道家,除了佛家,尚有圣教和斯教。虽各有界域,相约善处。然总有歹类,谋夺他方,时起纷争。”

    “若他日青冥有难,望二位念在同为玄门一脉,出手相助!”

    这个信息量太大!琪儿看了王征一眼,心道:我二人修为低劣,相助?

    莫非这人看出我和征哥哥他日能修为大成,成为一方强者?那可就好了!只是不知道靠不靠谱?

    王征却想:莫说我和琪儿还不知道能不能修得无上大道。便是有那一日,砍谁不砍谁,还要两说!

    王征从摇花手里接过宝剑,觉得沉重了些,心里一默,抖了两抖,嗯,正好!琪儿也是抖了两抖便还剑入鞘。

    摇花刚刚坐下,摇扁却又站了起来,拿了一支画笔,径画画去了!

    摇扁拿了画笔,走到壁画之前,端详片刻,给画中的两只鹤点了眼睛。殿内突兀地响起两声鹤鸣,这两只鹤便展翅飞了起来!

    王征和陈琪俱是大吃一惊!难怪她一直不点睛,敢情这鹤,一点睛就要飞走啊?

    只见两只鹤在殿内绕了一圈,便朝外飞了出去,外面又传来数声鹤鸣,似已升上半空。

    摇扁放下画笔,拍了拍手,道:“人所谓图画者,画在图中也。我画这两只鹤,正合滋养在河图之内。二位一朝开悟,便收了做坐骑吧!”

    刚刚说完,只见那两只鹤便已飞了回来,落在几上,对王征和陈琪瞅了两眼,似有失望之色。抖了抖翅膀,霎时便变成了薄薄两张纸片。纸片形如鹤,五六寸方圆。

    摇扁伸指一点,道:“这便进去吧!”琪儿只觉眼前一花,识海之中微微一动,几上纸片霎间不见。

    “你二人修为还未臻上境,这青冥却不便久待。两位道友,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摇扁话才说完,陈琪赫然发现征哥哥的腿已经消失,很快的,整个下半身凭空消失,正要惊叫出声,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

    又见虚空!陨石星辰,触手可及,流星穿过身体。明亮与黑暗不断变幻,虚空飘飘荡荡,无边无际。还,无声无息,一片死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看到了大地原野,郁郁青山,汪汪湖水,三五行人,喧嚣城市。陈琪便掉落在一处宽大城墙边,一株硕大杨柳之梢!柳枝柔软,不堪其力,陈琪感到将要摔落于地,急忙一个旋身,抓住了一枝柳梢。轻轻一荡,稳稳落在城头之上。

    还未来得及稍定心神,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天上掉落一物,把城墙砸了一个大坑!就看到征哥哥灰头土脸地从坑内爬起,若无人事一般双手拍打身上的灰尘。

    陈琪不由大乐,笑问:“身体可曾受伤损?”

    王征一怔,这不是在青冥刚刚唱过的一句京剧唱词吗?心道这小妮子又在调侃!便扭了扭腰,依样画瓢,一本正经地答道:“倒也还好,未曾受伤!”

    说罢两人你望我,我望你,哈哈大笑。

    这段城墙大约是相对偏僻之故,此刻并无人迹,这是哪一座城市也无从知晓,但看起来应是个外城城墙。这来回一趟青冥,犹似梦幻一般!也不知道这边过了多少时日?

    “先找到有人的地方,看看这是哪里吧!”琪儿说完,习惯性地过来扯了王征的手,两人凌空而起,朝有人迹处掠去。

    不多时,便看到了内城城门,几个兵将在门口悠闲得淡出个鸟来的模样,抱着手在那里看着过往的行人穿梭,车水马龙。

    城头三个大字“杭州府”(注:当时临安还是一个县治,1129年杭州改为临安府)。

    看到这三个大字,王征心里猛的一怔,前尘往事,纷至沓来,一时竟似痴了一般。

    自己前世今生,都与这杭城有脱不开的干系。唐宛和玉儿就在这城里吧,可是却隔了千年的时空!

    这里还有自己前世的爹娘!那些好哥们、同事,酒友、票友……

    虽然此时的杭城还远远没有后世的规模,他们的位置,多半还不在这城中。但就直线距离来说,不过几十公里,近在咫尺。

    然而,却隔了不知道有多遥远的星空,不能相见!

    琪儿看到王征突然变了脸色,知道这是他前世的家,他临城伤怀,那是难免。不禁过去轻轻扯了他的手,紧了紧,算是安慰。

    可是,终究不知道说什么好。

    “征哥哥,这里现在也是你的家,你应该回去看看这边的爹娘!”

    “哦!当然!”

    两人也无心进城赏景,先去买了两匹马。打算直接去临安。从开封骑过来的两匹马已遗失在牛头山,这北方的马高大神骏,在杭城要买到这样的马,那就难了。

    下午时分,两人两骑,就已经走在杭城去往临安的官道之上。此时的杭州,虽然还是个单独的州府,周围的余杭,临安、钱塘,仁和,盐官等各县还没有归到治下,但也已经是江南流散核心。

    江南自古繁华,官道之上,行人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