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两眉何处月如钩最新章节 - 53,去时陌上花如锦

两眉何处月如钩 53,去时陌上花如锦

作者:归来晚书名:两眉何处月如钩类别:玄幻小说
    此时广场之上,依然热闹非凡。

    几个戏台之上,剧目变换。

    “一马离了西凉界……”声音清越亮远,听来恍觉有一人孤伶伶打马荒野,归乡情切;

    “臣朝中有什么祸从天降…”声音低壮沉浑,余音绕梁,忠贞孤直又不卑不亢,刻画出古时的忠正文臣样板。

    “不由得潘金莲怒恼眉梢”…有女旦声音细腻委婉,圆润妩媚,道尽女子之嗔怪,这是梅腔;

    “自幼儿配武大他的身形矮小…”似乎换了一人在唱,气息深沉、柔中带刚的女音,说尽女子之闺怨,这是尚派唱法;”年荒旱夫妻们受尽熬煎…”嗓音清新流畅,“颤”、“滑”音转换如行云流水,曲尽生活之多艰,这是荀派;

    “因此上阳谷县把兄弟来找…”幽咽婉转,顿挫转折、起伏跌宕,唱满人伦之爱,血肉情浓,自然便是程派青衣。

    有了摇月安排,琪儿和王征很快就描眉画颊,穿戴了整齐的戏服行当,站到了戏台之上。

    摇月在台上介绍,说的大约是今日十分得幸,请来了人间界的京剧新秀、程派大家来给大家演唱,这一下呼拉拉台下就挤满。

    琪儿自然落落大方,如鱼入水,举止得体,板眼出彩。王征一个票友而已,上台稀少,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心里便有些七上八下。

    台下的大约都是些老戏骨,看到这二人站在台上,年纪甚轻,眉眼无纹,不见沧桑,便约略有些失望。

    待摇月介绍完毕,台下便只响起了几声稀里哗啦的叫好之声,掌声也甚为寥落。

    很快后台一阵丝弦锣鼓之声响起,琪儿便依着过门,走了几下台步,甩了甩水袖。看到琪儿在台步跑圈,王征忙不迭扮出一副疼爱娘子、温柔体贴的模样,急急跟随。

    二人走了一圈,王征先上去和琪儿四手相执,互相瞅了瞅,随即走开。台上便唱了起来:

    陈琪(白)官人哪!

    (西皮二六板)可怜负弩充前阵,

    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

    独自眠餐独自行!

    可曾身体受伤损?

    王征(白)未曾受伤。

    陈琪(西皮二六板)是否烽烟屡受惊?

    王征(白)倒也还好。

    陈琪(西皮二六板)细思往事心犹恨,

    (西皮快板)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

    苦依熏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

    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侬在深闺等,

    海棠开日我想到如今。

    王征(白)屈指算来,又是一年光景,真真的难为了你呀!

    陈琪(西皮快板)门环偶响疑投信,

    市语微哗虑变生;

    因何一去无音信?

    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

    王征(白)军中寄信不便,我也是朝思暮想,惦记娘子的

    …………

    琪儿正值青春年少,花儿一般的年纪,扮相光彩四射,美丽异常。小小年纪却能曲尽幽咽辗转、断续跌宕、百转千回之至。

    把人世间女子想念夫婿时的哀怨、挂念夫婿时的心痛悲伤和夫妻相见之后的怜爱表现得刻骨三分。台下一众人兽,听得热泪盈眶!

    须知这程派,多悲情剧目,年少女子音色欢快明亮,很难唱出其若有若无的断续跌宕之腔。且因为人生经历与沉淀总不到火候,那种女子愁肠百结、如诉如泣、幽咽悲回之意也难以表现得尽如人意。

    及至年长,则扮相稍欠,中气也会弱一些,有些低音回转就有了些阻滞。这程派,可真是门有难度的艺术!

    王征唱词很少,念白倒也还好,没有出洋相。看到台下哭成一团,心中得意。便趁了有空对台下瞅来瞅去,却不料一眼瞅见了一身黑甲的武天君摇花。

    他不知何时也站在了台下,这么一个硬汉,此时竟哭得摇头晃脑,泪如雨下。泪水已然淋湿了衣襟,且还在不停两手抹泪。

    上台之前,王征早说了就会这几句,二人不一会就唱完了。台下响起了声嘶力竭的叫喊之声,大约有些野兽忘了掩饰,有狮子吼,老虎鸣,狐狸叫,也有人声喧,一时间掌声如潮,那边几个戏台子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何事,纷纷探头探脑张望。

    摇月看到武天君既然回来了,心知该办的事应该已经办好,便又带了二人回到青冥宫。

    青冥宫中,果然摇扁和文天君都已经回转。武天君刚刚听戏哭了一场,神色有些灰败倒还说的过去,但摇扁和文天君摇花却也似乎也有些疲惫。琪儿和王征不免心中惊诧:这是何故?

    摇扁手里拿了一块墨玉,细细辩来应该就是在牛栏庄见到的那一块。只是,此时却小了一多半,约略只有三寸长短;摇风手里拿着一方小小黄色丝绢,上有隐隐图案,这便是河图?琪儿和王征都有些惊疑。

    “这是墨玉和河图?你们却在哪里找到的?”琪儿问道。

    “这两样神物,便在你二人身体之内,因担心取出之时惊扰到二位,便让你们服了一杯灵酒,有些失礼了!”摇扁答道,身体前倾,微微福了一福。

    看到二人有不解之色,摇扁先是看着琪儿:“神物认主,自有天机,河图选的是妹妹,便在你九窍神识之中。墨玉嘛…”

    摇扁突然笑意吟吟,看向王征,:“自然是在你体内。”

    王征大吃一惊!这墨玉,虽说是神物,但是到底来说就是一团牛粪。毋论是谁,体内有团牛粪,总是不爽!忙不迭问道:“为何如此?”

    琪儿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却一恼,嗔了王征一眼:“不在你体内,难道让它在我体内?哼!”

    摇扁笑道:“小郎君休恼,自古男儿臭哄哄,女儿却是水做的骨肉。河图自有灵异,当然选她,不会选你。”

    这个意思很明显:你个臭男人,与牛粪为伴,自然是最合适了。

    摇扁这时面色一肃,摇风和摇花见状站起身来,三人对了陈琪和王征郑重一礼,

    说道:“两位远来,送来神物,助我青冥,受我等一拜!”

    琪儿还了一礼,道:“折煞了!愧不敢当!”

    王征却静坐不动,心道:不告而取谓之偷,这倒也还罢了。我和琪儿莫明其妙倒转时空,那头青牛,却实有疑问!我今日受徒子徒孙这一礼,也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