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两眉何处月如钩最新章节 - 14,水是眼波横

两眉何处月如钩 14,水是眼波横

作者:归来晚书名:两眉何处月如钩类别:玄幻小说
    华山西峰,石作莲花云作台,整个山峰浑然一体,蔚为奇观。

    莲花石传说是沉香“宝莲灯”所化,峰顶另有一块大石如刀削斧砍,整齐断为三截,乃是沉香劈山救母处。

    “沉香劈山救母”正是道教故事,大约是因为这个故事把道教的神祗二郎神说得很反面,民间流传甚至把二郎神演绎得相当邪恶,为道家不喜,并不广为宣传。

    诸多道家典故,多半是故事主角正义地反抗天上非正义的神祗,因了各种隐隐晦晦,使得民间流传版本不一,添油加醋之下,漏洞百出,信者有之,不信者有之。

    远不如释家“佛祖一苇渡江”等传说,被一众和尚头陀说来如同亲历,言之凿凿,天下无人不信,心向往之,此所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也。

    是故,大抵中洲的神,总是有点坏的,西方的佛,却都是好的。

    翠云宫前,孙傅、抱真临崖而立,极目远眺。远处黄河曲曲弯弯、如玉如带,天高云淡;黄、渭交流,隐约在望,山川秀美,大地无边。

    此次华山之行,“下棋不能赢,比剑不示弱”是临行前掌教师父的嘱托。孙傅昨晚下输了棋,龙门派举派欢喜,华山龙门派和孙傅都算得是如愿已偿。抱真却因与孙不二比剑输了半分,比身法眼看要赢回却又被那么个奇怪事儿打断,心中不免略带郁郁。

    抱真约略的把昨晚东峰之上发生的事对孙傅说了,孙傅诧异地问:

    “他这几天不是一直和华阳在一起吗,怎么一夕之间和孙师姐的弟子如此这般了?”

    “我哪里知道,问他时他又说得吞吞吐吐,我看孙师姐并不在意,估计左右也不见得是坏事,由他去吧。”抱真有些恼怒的说。

    孙傅却道:“我们此行事情已了,今日就当起程回山。我青城与华山路途遥远,此后二人相隔千里,终是小孩心性,此事当不得真。”

    就在此时,山下没来由传来一阵隐约的笛声,孙傅倒没有什么感觉,抱真却吃了一惊。昨晚她与孙师姐比剑,正是受了笛声干扰,她对这笛声印象不可谓不深刻,似乎想到了什么,抱真对着翠云宫叫了一声:“王征?”

    却是叫了数声无有回应。又提高声音叫了几声“征儿?”才见华阳急急地走到宫门口答道:“师弟约莫一个时辰前独自下山赏景去了。”

    抱真心中雪亮:又是这两个小表头,须臾也离不得了?这可如何是好。

    华山西峪,一条长长的峪道狭窄幽深,溪水清澈可人。一处断崖之下,小桥流水,王征正与陈琪在石桥之上相对而坐。王征手里拿着一支横笛,吹的断断续续,几不成调,灰心丧气,陈琪却笑的花枝乱颤。

    原来二人自觉有太多的共同秘密,在华山之上竟难找一处方便说话的地方,陈琪便特意寻了这峪谷之中,谷尽路断之处。陈琪自小练功练得乏了便躲到这里偷懒,除了三俩个关系亲密的师兄师妹,鲜有人知。

    两个人接了昨晚的话题,聊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昨天晚上和那天晚上,青城和华山,天外飞仙与北斗七星剑,小米和苹果,剑心通明和卫星遥感,许志安和黄心影,小龙女和尹志平,航天飞船和天圆地方,程砚秋和新艳秋,……。

    关于小龙女和尹志平,两个人一阵推算后得出结论,即便有,至少小龙女此刻还在她娘肚子里没有生出来。尹志平多大年纪记不太清楚,或者金庸大师没有交待清楚,是故无法推测。

    陈琪心中却有那么一丝丝忐忑不安:我甄志丙师兄正是丘师伯门下,莫非他就是尹志平?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两个人都十分疑惑:为什么这里修炼真的可以和许多武侠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飞天遁地杀人于无形而那边却不能够?

    最后当然又聊到京剧,陈琪便非要教王征吹笛。昨晚相遇,二人感慨在这个时空居然能遇到来自那个世界,那个时代的人,造物之奇,实在不可思议,叫人难以相信。共同的际遇,使二人迅速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王征上大学时,足球、围棋,吉他都有几把刷子,笛也是会的,但仅限于《彩云追月》、《花田错》这样的流行歌曲,要吹京剧曲调,那就力有未逮了。又没有现成的曲谱,全靠陈琪来教,还是吹的一塌糊涂,颇有些灰心。陈琪却是意兴盎然,不厌其烦。

    未几,王征负气将笛往陈琪手里一塞,说:“不学了不学了,这不是人干的活。”

    陈琪不依,说:“必须学啊,你不学会谁给我伴奏。”

    二人推推搡搡,你追我赶,闹成一团,拉拉扯扯中,一不小心,王征竟将陈琪抱了个满怀。一霎间,天地时空、日月星辰似乎便突然静止,艳阳之下,峪谷中万籁俱寂,只有二人咚咚的心跳之声,如雷如鼓。

    王征只觉得怀抱中的少女,双眉如黛,长长的睫毛之下,眼波如水,深如碧波万顷,隐有流星掠过,星光乱闪,凡所触之处,无不柔软如绵。

    似乎还可以看到刚出水的红樱桃,和漫山的桃花,闻到香气沁人的幽兰。

    只听”嗯啊”一声,陈琪挣脱开来,一飞三丈,落在一株枯树之上,发丝飞舞,面如桃花,定定看着似乎呆呆怔怔、不知所措的王征。

    王征此时却已慢慢还过魂来,低着头,仍能感应到仿仿佛佛的女儿柔情,脑海中却如一道电流闪过:唐苑!唐苑当初不也是这般眼如碧波,面如桃花,柔情似水么!不由胸口一恸,眼神忡怔,望着陈琪,一时呆住。

    唐苑唐苑,你可安好?你可知道我在何方?

    却在这时,峪口传来脚步之声,一个双面微黑、身姿挺拔、神态潇洒的青年道人大步走来,远远望见陈琪站在枯枝之上,另一少年道士立在桥头,微微错谔之后,叫道:

    “师妹,你果然在这里。”“那一位青城的王师弟吧?”

    陈琪从树上跃下,叫道:“甄师兄,你回来了啊,你怎么来了?”

    那青年道士说:“嗯,我回来了,我师父也回来了。”“你师父叫我找你们呢!你们俩快跟我走。”

    陈琪指了指青年道士,望向王征说:“这是甄志丙师兄,我丘师叔的徒弟,”

    又回头对甄志丙说:“这是青城派天师道的王征师兄。”

    甄、王二人互相道好,打揖为礼,甄志丙说:“走,你们俩都跟我回去,有事呢,”

    “四处找你们不着,青城抱真师叔说听到你们俩在一起吹笛,只是不知道在哪里。“甄志丙说到这里,回过头来斜了一眼陈琪说道:”他们不知道,我还能猜不到你在哪里?”

    陈琪“嘻嘻”一笑,过去一手拉了王征,一手拉了甄志丙,回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