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一章 月下交谈

卿如春风来 第四百零一章 月下交谈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先放开我。”春兰冷冷一斥。

    胜邪慌忙撒了手,眼中还是带着一丝心虚。

    春兰咬了咬唇,一脸怨念地看着他。

    胜邪知道自己这是骑虎难下,既然都把人拉到屋顶上来了,该说的只能交代了。

    “我有话与你说……”胜邪磕磕绊绊地开了口,天知道他鼓了多少勇气。

    春兰心下好奇,连着方才的惊吓与怒气都瞬时少了几分。

    “坐……坐吧……”胜邪发现还是难以开口,就先让春兰坐下。

    他生怕自己待会儿把事儿都交代了,春兰能气得从屋顶上滚下去。

    春兰狐疑地看了一眼胜邪,还是坐下了。

    夜晚有些凉,月色倒是皎洁。

    虽说胜邪借着看月亮的名头把春兰拉到了屋顶上,但二人皆是没有欣赏月色的心思。

    “小姐有没有和你说起什么……”胜邪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谨慎,小心翼翼地问春兰,“关于我的?”

    春兰摇了摇头,回答道:“小姐回来没提起过你的事儿,除了寻常找你办事,也没说过什么。”

    胜邪悄悄松了一口气,那春兰便是什么都不知道。

    好也不好。

    胜邪抿了抿唇,小声讨好道:“我与你说一事,你能答应我别生气吗?”

    春兰一噎,哪儿有什么都不说先让她别生气的。

    正想开口,春兰又被胜邪打断了:“你可以打我,怎么出气都行,但是你别……别……”

    胜邪有点着急,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春兰有点明白了,看他的模样心中也是有点不忍。

    不知道这混小子犯了什么事儿,能把他吓成这个样子。

    “所以小姐知道吗?”春兰试探问道。

    “嗯,小姐知道,”胜邪点了点头,“小姐……我也没想到她没有和你说。”

    春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到底什么事,你还说不说了?”

    胜邪忙堆笑道:“我说我说,你……你坐稳了……”

    春兰简直一头雾水,要笑出声来,坐稳?什么坐稳?

    不过春兰脸上的笑还没有漾开,就僵在了那里。

    胜邪先交代了文灵利用他的事,随后一五一十地将沈清婉遇刺的事情都说了。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春兰的脸色由不悦瞬间变得惨白。

    “不过小姐当真没事……”胜邪见春兰的样子,心下也慌了神,忙开口安慰道,“幸亏殿下有所准备,所以……”

    春兰没有说话,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胜邪叫她坐稳。

    她的手指紧紧掐在一处,已经勒得生白。

    胜邪见她死死盯着自己,久久没有出声,心中也是没底,慌得不行。

    他颤着声地开口道:“你别不说话,有什么……”

    啪地一记耳光狠狠地甩在了胜邪的脸上。

    春兰的眼泪也瞬间淌了下来。

    这记巴掌有多狠,也许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胜邪没有多,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虽然从小挨打受训,胜邪却是没有被打过耳光的。

    第一个打他的,还是沈清婉。

    当时胜邪急着跟沈清婉解释祁佑的事儿,老蒲也叮嘱了他无论如何都要说完,这才挨了巴掌。

    春兰算是第二个。

    等胜邪回过神来,再看向春兰,见到的就是她满脸的泪水。

    胜邪咽了咽唾沫,小声问道:“出气了吗……”

    春兰一噎,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的是胜邪一脸的怂样。

    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泪,只觉得自己真没出息,还没来得及教训胜邪,自己先哭上了。

    春兰不说话,胜邪就静静等着。

    似是想到了什么,胜邪又说道:“殿下已经教训过我了,你看。”

    说着,胜邪就拉开了自己的衣襟。

    春兰一愣,没想到胜邪这么无所顾忌的,傻在那里。

    只这一瞬,胜邪已经拉开了胸口的衣服,一团暗红色的伤痕在他的心口处。

    春兰本事想扭开头去的,可是这痕迹太过触目惊心,她一时也怔愣住了。

    “这……”春兰顿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胜邪拢了拢衣服,似乎对这个伤满不在乎一般,开口道:“殿下当时就打了我一顿,半死不活地还是殿下找人把我救了回来。”

    “你别生气,成吗……”胜邪念了念,他理解中,总是自己吃点苦,春兰别生气就行。

    春兰只觉得心口塞着一团棉花,堵得慌。

    胜邪说完这些,就乖乖地蹲在一边,等着春兰。

    春兰回了回神,眼中的泪水却是没有停过。

    沈清婉原来还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

    春兰抬头去看胜邪,胜邪眼中写满了小心,一脸可怜兮兮地等着她发落的模样。

    夜风轻轻拂过,心头的棉花似是突然被拔掉了,春兰只觉得一阵释然。

    “疼吗?”

    春兰没头没脑的话,让胜邪一呆。

    胜邪快速琢磨了一阵,忙摇头道:“不疼不疼,你下手这么轻,怎么会疼呢。”

    话语里满是讨好,那一脸的谄媚样,让春兰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来。

    “油嘴!”春兰斥了他一句。

    胜邪见春兰笑了,心中大石也是落了地,赶紧继续讨好道:“真的真的,你要不要这边也来一下,我再感觉感觉?”

    这贱兮兮的模样,让春兰心中百感交集。

    “胡闹,谁问你耳光疼不疼了。”春兰嗔了一句,“我说……你的伤。”

    “嗯?”胜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了想才道,“噢,伤……”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胜邪摇了摇头道:“没事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一点伤不在话下。”

    疼,当然是疼的。

    那时扎在自己身上的箭有多少,胜邪自己都数不过来了。

    幸亏是先遇到的纯钧,要是先因为失血过多混了过去,只怕更麻烦。

    胜邪下意识的眼神没有逃过春兰的眼睛。

    她心里一愣。

    原是问的三皇子给他的这一掌,看腿是怎么了?

    “你腿上也有伤?”春兰好奇道。

    胜邪的脑海中,那打架时候的,才叫伤,殿下揍他那是理所应当的,怎么能算受伤呢。

    只是方才与春兰说沈清婉遇袭一事,他也没提自己受伤的事儿,春兰如今一问,他才又想了起来。

    挠了挠头,胜邪不好意思道:“那时都是弓箭手,我只有一个人,挡得了一时,也没法箭箭都挡住,腿上的就很容易没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