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婚期将至

卿如春风来 第三百四十二章 婚期将至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眼见着辰王世子与陆雪烟的婚期一日日进了,辰王府已经开始张灯结彩起来。

    今年新春,辰王与辰王妃在京中待得久了些,连辰王的几个女儿和小儿子也都一道来了京城。

    这一切,便都是为了祁归恒的婚事。

    辰王妃的兴致尤其高,成日带着几个小郡主忙里忙外的,辰王府倒是极难得有这般热闹非凡的时候。

    永清侯府也是用大红绸缎替下了满府的白纱。

    永清侯也不让自己女儿再往永清候夫人的牌位前跑了,日日都是在自己的闺房之中,不是绣绣小物件,便是几个宫里来的嬷嬷给她讲讲规矩。

    永清侯夫人没了,陆雪烟也再没有一位母亲能与她说这些。

    宫中虽然要她即刻成亲,到底也是顾着这些,所以请了嬷嬷来陪她,与她说说。

    那日与萧潭一见之后至今,陆雪烟倒是再没有哭过了。

    只是她还是时时望着窗外发呆,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就在婚期的前一日,一大清早,沈清婉又上永清侯府去看陆雪烟。

    一进了陆雪烟的闺房,便是一片大红的喜色,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沈清婉见陆雪烟在一片喜庆的色彩中默默而坐,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雪烟,”沈清婉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欢快一些,“怎么在出神呢?”

    倒不是真的问她,只是让她回神罢了。

    陆雪烟为什么出神,沈清婉哪里不知道了?

    陆雪烟见着沈清婉进来,冲她淡淡地笑了笑。

    沈清婉上前,坐到了陆雪烟身边。

    屋中的丫头也都是有眼色的,见状纷纷退了出去。

    沈清婉上前拉过陆雪烟的手来,轻声道:“你这几日气色倒是好些了。”

    “宫里来的嬷嬷变着法地给我做吃的,”陆雪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每日盯着我,不许不吃完,我倒是被养胖了些。”

    “哪里胖了,”沈清婉轻笑,“你前一阵那个样子,真是瘦得吓人,如今这样,要我说,还要再胖些才好。”

    陆雪烟也是难得被沈清婉逗得一乐,掩唇道:“吓死你!”

    沈清婉与她轻轻推搡着,两个姑娘倒是欢乐得很。

    沈清婉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原以为明日陆雪烟要出嫁,今日她定是心神郁结,这才一大早便来看她。

    没想到自己看起来却是想多了。

    沈清婉站起身来,好奇地去探看陆雪烟那件已经展开挂起来的嫁衣。

    “好精致的衣服,”沈清婉轻轻抚着,口中叹道,“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我还是第一次摸呢。”

    陆雪烟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就你这点出息!你的嫁衣定是比我的华丽精致百倍……”

    说道这儿,陆雪烟突然便顿住了,一阵失落涌上心头,又是无声散去。

    沈清婉的脸红了红,随即也意识到了陆雪烟的面色不好,忙转身去了她身边。

    陆雪烟笑了笑,摆手道:“你不必安慰我,我已经认命了。既然没得选,我又能怎么样。”

    沈清婉拉着陆雪烟,看着她一脸坦然的笑意,也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日,眼前之人便是辰王世子妃了。

    待到天色略暗,沈清婉便起身告退了,只说明日辰王府再见。

    陆雪烟也是面色如常地将沈清婉送了出去,又自己回到了屋里。

    屋中只有她一人,目光所及,皆是一片赤金大红,几乎能刺伤陆雪烟的眼睛。

    陆雪烟苦笑了一声,幽幽看着这片耀目的色泽。

    “流如。”陆雪烟唤了一声。

    流如闻声,赶忙推门进来了。

    “小姐,您可有什么吩咐?”

    流如问完,这才发现陆雪烟正背对着自己呆呆站着。

    “小姐……”流如小心翼翼地上前,轻声问她,“您怎么了?”

    陆雪烟似是才回过神来一般,眨了眨眼,一颗泪珠滑落。

    流如自然是看见了,心头一紧,嘴上却是没说什么。

    “我想喝点酒……”陆雪烟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来,“你去替我找些吧。”

    流如一愣:“晚上还要与侯爷用膳,明日小姐便要嫁人了,现在喝酒,待会儿怎么办?”

    陆雪烟似是才想起来一般,笑了笑道:“罢了,待会儿陪爹爹喝,也是一样的”

    流如看着自家小姐魂不守舍的模样,担心地点了点头。

    这晚上,陆雪烟果真是喝了不少,净白的小脸上浮着一层红晕,眉眼弯弯,痴痴地笑。

    永清侯也不知道是自己没了轻重还是怎么,竟然女儿出嫁前一晚,让她喝成了这个样子。

    好在陆雪烟也不算神智不清,只说自己回去歇歇就好了。

    用了晚膳虽然还不算夜深,好歹明日一早天不亮就要梳妆打扮,只怕是没有时间多休息。

    故而陆雪烟这么说,永清侯便也由着她去了。

    等众人七手八脚地给陆雪烟洗漱好,伺候她睡下,流如担心地走到自家小姐的床边,给她掖了掖被子。

    屋中只剩下了主仆二人,流如这才小声地与陆雪烟说话。

    “小姐,您何苦喝成这样?”

    先前陆雪烟问她讨过酒,她便猜想今夜晚膳,只怕陆雪烟是要任性个够了。

    陆雪烟听了流如的问话,也没有看她,只呆呆地躺在那儿,望着自己的床顶,口中念念有词。

    “我与他说……我愿意跟他走,让他带我走,我等着他。”

    陆雪烟的眼角滑落一滴泪。

    “可是他没有来,我等了他这么多日子,他都没有来。”

    陆雪烟的声音幽幽,眼泪一滴接着一滴,如断了线的珠子。

    流如微微讶异地张了张嘴,心中后怕起来。

    陆雪烟竟是原想着与萧潭私奔不成?

    她这个最贴身的丫头都不知道陆雪烟这个心思。

    “小姐,你糊涂了呀……”流如皱着眉头,语气微急。

    陆雪烟释然一笑:“无妨,已经不会有机会了。”

    说完,陆雪烟便是转过了身去,背对着流如。

    “我困了,你下去吧。”

    流如欲言又止,但最终没有说什么,叹了一口气便轻手轻脚地关门下去了。

    屋中静谧无声,陆雪烟却是毫无睡意,双眼无神地注视自己的掌心。

    极轻的落地之声响起,陆雪烟一惊,忙撑起身来去看来人。

    泪眼朦胧之中,竟然当真是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

    “萧潭……你终于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