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情窦初开

卿如春风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情窦初开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事情还得从祁佑没回来前说起。

    春日的某一个午后,胜邪正带着沈清婉的命令出去办事儿,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胜邪正走着,只觉得阳光明媚,甚是晃眼,以为自己看走了眼,那一抹熟悉的红色,是不是……

    “哎!”胜邪欢脱地跑上去,谁知才一拍那姑娘的肩,那姑娘回头便是个手刀,直冲胜邪的颈侧而来。

    胜邪脸上那抹笑意都没有褪去,便轻松躲过了这一击。

    “啧,你这小泵娘,”胜邪略带严肃道,“怎么见人就动手呢?”

    那姑娘显然也认出了胜邪,面上闪过一丝心虚,口中却不饶人道:“怎么又是你?”

    胜邪看了一眼那小泵娘,见她的手已经扶上了腰间的鞭子,不由得眉间一挑,戏谑道:“怎么?上回在粥铺你打不过那个壮汉也敢出手,还没有得教训吗?”

    那姑娘见胜邪眼里略带危险的光芒,心中也是一怯,知道自己不是胜邪的对手,便开口道:“我自认功夫不到家,打不过你,上回的事多谢你了。”

    说完竟是转身就要走了。

    “哎你别走呀!”胜邪没有错过她眼中的失落,便是追了上去。

    “我逗你玩儿的……”胜邪见她生气了一般,不由得便开口认怂,“你别生气啊,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我也是这样一点点练过来的。”

    那姑娘不理他,快步径直朝前走着。

    “哎你叫什么名字?”胜邪还缠着人家不放。

    那姑娘顿时停下步子,气鼓鼓地转头看着胜邪,胜邪一个没准备,差点绊倒。

    “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姑娘冷冷地问他,眸中尽是疏远与冷意。

    胜邪挠了挠头,解释道:“那日我家小姐在,我不好说什么,没想到还能再遇见到你,我……”

    胜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这个姑娘来。

    之前在粥铺,他出手打跑了那个壮汉,救下了这个见义勇为的姑娘。

    后来其实他也并非存心笑话这小泵娘功夫不到家,本是见她可爱莽撞,想逗弄一下。

    只是人家上心了,顶了一句嘴,倒是让胜邪觉得她不知好歹。

    谁知回去之后,这姑娘的模样便是在他脑海中怎么都挥之不去了。

    又偏偏在他都快要忘了这事儿的时候,竟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到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胜邪暗暗握拳,心说既然老天有心,自然不能再错过她了。

    那姑娘见胜邪确实没有恶意,眼光虚闪了一下,低头轻声道:“我叫小爱。”

    “小爱?哈哈哈,好!”胜邪一愣,顿时扬天一笑,他这一笑,笑得小爱脸蹭地一红,一跺脚便要走。

    “哎哎……”胜邪赶忙上去拉住她,“我不是笑话你,哎呀,我是觉得你的名字可爱。”

    这话可没能让小爱冷静下来,反倒是羞得脸更红了。

    胜邪的手还拽着她的胳膊,大街上到处是人,这两个人便是大眼瞪小眼地站着。

    胜邪展开笑颜,如那日的阳光般耀眼灿烂。

    “我叫胜邪,是一把剑的名字。”

    ……

    自二人相识之后,胜邪一有机会便去找小爱。

    小爱起初还有些警觉,后来倒也觉得胜邪心思单纯,也没什么坏心眼儿,便也不再那么防着他。

    只是胜邪大多数时间都需要在沈清婉身侧,偶尔沈清婉要他做些什么,或者放他点假,这才有机会去见小爱。

    小爱与胜邪相见,多数也不过是切磋武艺,胜邪偶尔教她两手罢了。

    二人也没有多余的交集。

    而祁佑回来之后那一个多月,胜邪几乎整天被祁佑赶出来,要胜邪有多远滚多远,不要打扰了他和沈清婉亲热。

    也好,正合了胜邪的心思,他便天天去找小爱。

    只是小爱虽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可好歹是没有出阁的姑娘,家里人也不是全然不介意她成天往外跑。

    胜邪便是日日翻墙,跟个猴儿似的,还跟小爱炫耀,说这点事儿难不倒他,愣是还教会了小爱翻墙,两人便走得更近了。

    而这日,胜邪依旧是教着小爱。

    天渐渐热起来,小爱的衣裳穿不多。

    胜邪挥剑的时候,剑气竟是掀起了小爱的衣角。

    小爱一惊,以为胜邪故意调戏她,当即便是一怒,眼看着鞭子就要挥过去。

    胜邪以为小爱逗自己玩儿呢,便没有在意,出去的招数也没有收回,那剑直指小爱肩头而去。

    而小爱却是满眼的愤怒,丝毫不顾及那剑尖就要刺进自己的肩头似的,义无反顾地朝前跃去。

    胜邪吓了一跳,心说小爱疯了吧,怎么不躲呢?

    他赶忙松手,硬生生将手中的剑一掌劈了出去,偏离了轨迹。

    只是这一劈,他就没有多余的时间躲小爱的鞭子,右手小臂便是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嘶!”

    胜邪疼得龇牙咧嘴,却在小爱停下之后,第一时间冲上去看她是否安好。

    “你怎么样?方才剑可有刺到你了?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不躲……”

    小爱一愣,耳边尽是胜邪的道歉,见到的都是胜邪满眼的担心与自责,顿时明白方才自己是错怪胜邪了。

    是啊,他这样一个没有坏心的人,怎么可能做那等下三滥的事……

    小爱心中内疚,却不敢明摆着宣之于口,只得转过视线去看胜邪的胳膊伤得重不重。

    小爱的鞭子可不只是一条普通的牛皮鞭,那是绑嵌了铸铁的爪钩,一鞭下去定是会皮开肉绽的。

    要知道那日在粥铺,还是冬日,那壮汉穿着厚厚的棉衣,都被小爱的鞭子甩破了棉衣,直至肉里。

    如今夏日,胜邪衣衫单薄,这结结实实的一鞭子,自然是皮开肉绽。

    小爱见着这触目惊心的伤口,再看胜邪像个没事儿人一般,还在跟自己道歉。

    小爱满脑子一片混乱,眼圈不自觉得红了,长这么大,除了家人,从未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

    “我给你去买药……”

    在眼泪流下来之前,小爱转身便跑了。

    不过等她买了纱布和伤药回来,胜邪已是不知去向。

    胜邪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等了一会儿觉的时候已经不早,自己该回去了,便也没有等到小爱回来,凡事都没有自家殿下和小姐要紧。

    他自己匆匆胡乱包扎了伤口,也没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