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上公主府

卿如春风来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上公主府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玉山公主府门口来了一位不寻常的客人。

    沈清婉没有递帖子,是直接上的门。

    因为她心中有数,若是假模假式地递个帖子去,一来二去浪费掉不少时间不说,就庆成郡主那个样子,只怕是根本不会理睬自己的帖子。

    还不若就这般直接上门,来的效率高些,讲明来意,至少也能见上一面。

    只要见上了面,沈清婉便有把握说服她。

    公主府的宫人将消息带给庆成郡主的时候,庆成郡主正在公主府的花园里赏花呢。

    身边的贴身丫鬟得知了这一消息,都是不由地一愣:“沈八小姐?那个……沈八小姐?”

    “是啊……”

    两个丫头嘀咕了一阵,庆成郡主扭过头来问道:“你们俩什么呢?”

    “回郡主……”两个丫头赶忙低下头去,互相对视了一眼道,“门口沈……八小姐求见。”

    “谁?”

    两个丫头声音太轻,庆成郡主以为自己听错了人。

    “定国公府的……沈八小姐。”

    “沈清婉?”庆成郡主嫌恶地皱了皱眉,“她来干什么?不见。”

    “哎,郡主,”丫头忙开了口道,“沈八小姐说,她确有要事相告,是关于五皇子的,还说如果郡主听了不高兴,到时候再送客也不迟,她绝无怨言。”

    庆成郡主一听到五皇子这三个字,登时便竖起了耳朵,又听到丫头后面说沈清婉这番低声下气的样子,心里倒是稍微舒坦了点,顿了顿道:“那成吧,带她去正殿见我。”

    “是。”

    小丫头转身便要跑,庆成郡主嘴角一勾,唤了一声,意味深长道:“跑什么?她既然有事求见,人还能走了不成?你慢一点,不必着急。这有稀客远道而来,我还要好好打扮一番呢。”

    这话一出,小丫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庆成郡主明摆着是要沈清婉多等等。

    玉山公主府外,沈清婉毕恭毕敬地站着,没有一丝挪动。

    “小姐,您去车里等吧,奴婢在这儿候着便是了。”春兰心疼自家小姐被撂在门口,开口劝道。

    “不必。”沈清婉给了春兰一个放心的眼神,便继续站着等了。

    她心里有数,庆成郡主今日无论如何都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现下种种,都是为了能让她后头舒舒坦坦地听完自己的话罢了。

    只要能达到目的,沈清婉不会在乎受这一点罪。

    良久,公主府的门总算是开了。

    “沈小姐,郡主有请。”出来的宫人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倒是没有一丝怠慢的样子。

    “有劳了。”沈清婉亦是客客气气,面上完全没有因为等了许久而有一丝不快。

    “见过庆成郡主。”沈清婉敛目入室,恭恭敬敬行了礼。

    庆成郡主不屑地一笑,顿了顿,方才语气平缓道:“起来吧。”

    沈清婉闻言起身,一抬头看见庆成郡主的打扮,差点没笑出声来。

    庆成郡主高高坐在主位之上,绛紫抹胸外头衬了桃红金纹绣杏花的风袍,两侧身旁挂着垂金穗兰花佩,鬓侧一朵大红盛放的芍药,高高的云髻上更是插满了各式耀眼夺目的步摇。

    沈清婉憋得辛苦,心想着是我来求见,又不是五皇子来求见,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岂不是浪费了?

    “不知沈小姐此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庆成郡主慢悠悠地开门见山,没叫赐座,亦没叫茶。

    她看见沈清婉这一身素净的打扮,更是得意自己压过了她,心情甚好的样子。

    只是庆成郡主却疏忽了,虽说沈清婉身上没有封号诰命,那也是正经国公府嫡出的小姐,就算庆成郡主位高一阶,也该客气些才是。

    不过此刻沈清婉自然不会与她计较这个。

    听罢郡主的问话,她莞尔一笑,依旧是客客气气道:“郡主想必已经知道了在下要说什么,有何必多次一问呢?”

    说完,沈清婉依旧是低着头,只微微侧着看了看周围一圈的宫人丫头。

    庆成郡主收起了得意的神情,撇了撇嘴,对周围的人不悦道:“你们都下去吧。”

    宫人闻言,皆是恭敬福身,有条不紊地出去了。

    庆成郡主黑着脸,瞪着沈清婉,没好气道:“你有话就快说,我可懒得陪你耗着。”

    沈清婉似是没听出这话里的敌意,依旧好声好气地回道:“是。在下今日来,是给郡主指一条明路,好让郡主心想事成,喜得良缘。”

    “哼,”庆成郡主嗤笑了一声,不屑道,“我的良缘还用得着你来指?你以为我会信你有这等好心?”

    沈清婉垂眸恭顺道:“郡主福泽深厚,自然不用在下多嘴说什么,只是如今有个大好的机会,郡主似是没有看出来。”

    “什么机会?”庆成郡主掩不住心底的好奇。

    “五皇子如今因为犯了事儿被禁足,郡主可有所耳闻?”

    庆成郡主听到这个就沉下脸来,她虽不懂朝堂之事,那也是知道是因为沈清婉的父亲,才让她心心念念的五皇子被禁了足。

    沈清婉继续说道:“陛下再怎么生气,父子终归是父子,这阵气过去了,也就无事了。只是五皇子此次所犯之事,牵涉朝臣,陛下没有不顾及悠悠之口的道理。”

    “只是这个台阶,谁给都不合适。”沈清婉抬起头来,微微一笑,“首先陛下定不能直接开口放人,我父亲亦是不好开口,若是这般构陷,我父亲都能轻轻饶过,只怕众臣会觉得我父亲谄媚,讨好于五皇子。”

    庆成郡主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沈清婉继续道:“陛下如今只是缺个台阶,而郡主您,便是最好的人选了。”

    “怎么说?”庆成郡主虽说还想端着,可心里这把火却是已经被点了起来,情不自禁就问出了口。

    “如果陛下要赐婚,五皇子自然是要放出来接旨了。”沈清婉微微一笑,问道,“您说是不是?”

    庆成郡主面上顿时一阵惊喜,转瞬便又端了回去,双手暗暗捏拳,微昂了下巴讽刺道:“你不是从小就爱缠着表哥,怎么?这会儿美救英雄的机会,你自己倒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