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芳最新章节 - 068章 过往

天芳 068章 过往

作者:云芨书名:天芳类别:玄幻小说
    先帝对于玉衡先生的看重,世人皆知。

    不但将太子送到无涯海阁读书,甚至有意与玉家结亲。

    早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先帝便有此暗示,只是祖父并不希望玉氏成为后族,没有回应。

    又过了三年,她还没有许人,先帝终于正式派人来议亲。

    许多人以为,祖父与先帝早有默契,才将她留到十八岁。

    只有他们祖孙才知道,她没有许人,仅仅是因为不想出嫁。

    议亲的使者来到无涯海阁,这一次知道的人很多。

    书院的学子们也都以为,她要当太子妃了。

    那段时间,她收到的诗词信件暴增。

    清一色都是表白,只是风格有含蓄的,有热情的,还有哀怨的,甚至质问的。

    也有一些胆大的,想找机会当面告白,逼得她足不出户。

    可就算这样,还是被人截住了。

    那天她在祖父的书斋里留得比较晚,眼见天黑了,才收拾笔墨。

    这时候,宜安王来了。

    祖父的书斋,就设在起居处,只有他挑选出来的学子,才能来这里听他亲自讲课。

    这些人要么学问很好,要么身份很重要。

    前者,能够让祖父认可学问的,大多有了一定的岁数,性子也稳重,不会冒犯她。后者,算来也不过太子和宜安王二人。

    那天的宜安王,和平时很不一样。

    听她打过招呼,只嗯了一声。

    她觉得不对劲,便想尽快收拾了回去。

    就在她出门的时候,手腕被拽住了,然后拖到了书架后。

    她君子六艺学得很好,打小练习骑射,手臂很有力气。但宜安王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将她按得死死的。

    “郡王殿下,”她压着声音,“请理智一点,我要是喊出声,我们谁都不好看。”

    听得这句,宜安王才稍稍松了手劲,但还是制着她不让走。

    “重华,”他眼睛通红,盯着她问,“你真的要当太子妃吗?”

    她平静地回答:“这件事,你得问我祖父去。”

    宜安王这样子,她如果否认了,会给他希望,而如果承认了,又会刺激他。一旦失去理智,做出更过激的事,倒霉的还是她。

    所以,最好态度平和,让他冷静下来。

    果然,见她表情和语气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宜安王也没那么激动了。

    他接着问:“你喜欢太子哥哥吗?”

    她答道:“太子殿下是个好哥哥,不管对郡王而言,还是对我而言。”

    宜安王眼睛一亮,追问:“所以,你只是把他当兄长?”

    不等她回答,他又接下去:“那你快拒绝提亲,再这样下去,我要疯了。天天看着那些人进进出出,喜气洋洋地讨论你们的婚事,我都要忍不住苞他吵架了。”

    她深吸一口气,试图安抚他的情绪:“郡王殿下,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但宜安王拒绝了。

    “不行!你先答应我,拒绝这桩婚事。你知道的,我……我……”

    “殿下!”她打断他的话,“婚事终究要长辈做主的,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明天找我祖父好好说,行吗?”

    他目光游移,似乎松动了,可最后还是道:“先生向来不会勉强你,只要你拒绝,先生一定会顺你心意的。”

    “……”眼见宜安王钻了牛角尖,她只能道,“殿下,这事没有这么急,现下只是个提议,祖父还在考虑。何况,祖父并不希望我嫁入皇家,你知道我不喜欢勾心斗角,也不喜欢繁文缛节,成为皇家的媳妇太麻烦了。”

    宜安王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

    她趁机抽回手,退了一步。

    不等她找借口离开,宜安王又开口了:“重华,我知道我不如太子哥哥,但是有一件事,我一定比他强。如果……你嫁给我,我会比他待你好。他是太子,以后还会成为皇帝,哪怕再敬重你,也会有别的女人。但我可以只要你,一心一意,永远只有你。”

    终于说出口了,他也放开了:“你拒绝了这桩婚事,再等一段时间,冷一冷,我再叫父王来提亲。等我们成了亲,就去我的封地好不好?在那里,谁也管不了我们……”

    说着以后的生活,宜安王目光闪烁,甚至露出笑来。

    她却在心里暗叫不妙。

    他显然已经入了魔障,不管她是拒绝还是离开,都有可能刺激他。

    现在只能希望别人过来,打破两人独处的情境。

    锦瑟呢?不是应该来叫她用饭了吗?

    书斋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打断了宜安王的迷思。

    他立刻将她抓到身边,捂着嘴躲藏起来。

    来人并不是锦瑟。

    那人穿的是书院的衣袍,长长的青色衣摆,拂过书架。

    他好像是来找书的,走到一方书架前,忽然发现了什么,低头看着脚下。

    “郡王殿下,您还没回去吗?”

    宜安王这才发现,慌乱间,他的衣摆夹在了书架上。

    他不得不放开她,慢慢从书架后面出来。

    “楼四,是你啊!”

    楼晏的声音一如往常:“是啊,先生叫我明天交一篇策论,只能晚上多费功夫了。”

    “哦……”

    宜安王站在一旁。

    楼晏抽出一本书,翻看了一会儿,发现他还没走,就问:“郡王殿下呢?也要找书吗?”

    宜安王不想走,玉重华还藏在后面,他想等楼晏走了再说。

    可听楼晏这意思,今晚就要写出那篇策论来,怕是要熬到半夜。

    这时,外头传来声音。

    “郡王殿下,郡王殿下!”

    “你们快找找,郡王殿下哪里去了,太子殿下问呢!”

    楼晏便看着他。

    宜安王无法,只得对他笑了笑,出了书斋。

    “我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外面终于安静下来。

    楼晏丢下手里的书,绕到书架后面。

    角落的阴影里,她抱着膝缩在那里。

    “你还好吧?”他问。

    她其实觉得这没什么,被爱慕者表白而已,也不是第一回了。而且她应对得很好,宜安王并没有对她做什么,甚至称不上惊吓。

    可是,在楼晏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眼泪就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