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权门贵嫁最新章节 - 九十八章·狼狈

权门贵嫁 九十八章·狼狈

作者:秦兮书名:权门贵嫁类别:玄幻小说
    何况现在也根本就不是找谁来治病的问题,吴顺往房里看了一眼,见侍女们都面色发白行色匆匆,眼里有无奈一闪而过。

    胡太医也察觉出来气氛不对,病他已经看了,药方也开了,要他治好这病那肯定也是不现实的,既然人家不肯听建议,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便让药童拿了药箱告辞。

    吴顺客气的叫人给了诊金,自己进去掀开帐子看了吴倩怡一眼,有些焦急又有些无奈:“你就真的这样看重这个男人?父亲不会害你,这个人实在不是良配,你往后就算是跟他在一起了,日子过的也不会快活的。”

    少女总是对于爱情和婚姻有许多的憧憬。

    可是她们并不知道嫁人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男人如果没有心是多可怕的事。

    他自己就是男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个男人究竟能够对着妻子冷酷无情到什么地步。

    何况顾传既无能力也没有良心,野心却大的很,更是招致祸患的根源。

    吴倩怡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她哽咽着被连翘扶着坐起来,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你要是不救他,也不必再找大夫来给我治病了,反正你就当我死了!反正你从前也是这么对母亲和叔父的”

    当年在西北,他一箭射杀了亲弟,而公主也的确也算间接死在了他的手里——他为了守城坚拒敌人来谈判的人,以至于公主挨饿受冻,在孤立无援的境地之中受尽苦难早产

    吴顺气的额头青筋爆出,隐忍的看着女儿许久没有开腔。

    当年的事不是没有后悔,他已经受到了报应,可是当听见女儿这么**luo的揭开他的伤疤,他还是会忍不住恼怒难堪。

    吴倩怡越来越委屈:“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娘也是被你害死的,我一出生就没了母亲,现在连我唯一想要的人,你也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在你眼里,哪里有我们?你根本就没有心的!”

    吴顺忍无可忍,抬手想要给她一个巴掌。

    他没有心?

    听他如果真的没有心,又怎么会犯下这么大的错,又怎么会违背自己一贯的原则,对她这个独生女儿予取予求?!

    可是他面对这张酷似亡妻的脸,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最终只是愤愤收回了手,闭了闭眼睛摔门而出。

    连翘被吓得够呛,她还从来没有见侯爷对吴倩怡这么恼怒过,忍不住轻声劝她:“侯爷对您这么好,您不该说这些话惹侯爷伤心的。”

    “他伤心什么?”吴倩怡嘴硬,气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顾公子这样的君子怎么斗得过那帮小人?他都是被朱元给陷害了!”

    如果父亲都不再伸手帮他,那还能有谁可以救他出来?

    顾传此刻的确是掉进了地狱。

    本以为是胜券在握,谁知道竟然一夕之间掉入了地狱,可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刑部的堂官都是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他一点儿没有是对着户部尚书的公子的和善,他有些无所适从,而且他们也不说什么,就只是让他一个人呆在牢里,也不许他的家人来探视,他甚至连换洗的衣裳也没有,跟真正的那些囚犯一样在刑部大牢里呆了几天。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几天了,一开始他还数着日子,或是等着人来提审他,他心里猜了许多可能,可是没有人告诉他,他就觉得自己的心是漂浮在天上,没有个落脚的地方。

    他也期待着父亲或是亲戚来探望他,或是想个办法给他递个消息。

    可是都没有,一直都没有。

    他逐渐有些承受不住了。

    虽然他是重活一世的人,可是他上一世其实算得上过的顺风顺水,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这一世虽然栽在朱元手里几次,可也只是小打小闹,不伤筋骨的那种。

    现在却沦落到在刑部大牢里当了囚犯,这里头的落差他一下子接受不了。

    尤其是当他发现他甚至连自己犯了什么事都无法获知的时候,这种无力感就更是让他如坠深渊。

    等到他连精神都有些恍惚了,几乎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的时候,牢里终于有了动静——一群人过来打开了他的牢门,将他给提溜了出来。

    等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距离自己被关进来,已经有五六天的时间了。

    他的父亲之所以没来看他,那是因为他的父亲也跟他一样,正在大理寺做客。

    刑部堂官的讥讽让他愤怒,可是更让他惊怕——如果连父亲也被大理寺抓进去了的话,那这次的事,是不是父亲之前亏空的事情被查出来了?

    可是有吴顺在

    他被推搡到了堂上,竟然还见到了都察院的都御史,不由得就有些发懵——父亲那边的如果事发的话,为什么现在这些人要分开来审问?

    他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都察院都御史李耀源便替他解疑了,将王舒的奏章扔给他,等他看完,才冷静的问他:“你有什么话说?”

    谋害朝廷命官,这本来就已经是大罪,而为了谋害朝廷命官,故意泄露浙江沿海的军力布防,这就更是重罪之中的重罪,收到王舒的举报之后,刑部一直都很谨慎,直到内阁下了命令让他们跟都察院合力侦破此案,做足了准备,才来提审顾传。

    因为心里已经有了谱,李耀源对着顾传不怎么客气,冷冷的呵斥了一声:“因为一点私人恩怨便挟私报复,且通敌卖国,实在是死不足惜!你枉费自己是个读书人!”

    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在场的人的讥讽的目光看的他心里发慌,顾传两只手都在颤,这些天坐牢已经让他心惊胆战,连反应都有些慢了,过了片刻,他才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被抓了。

    是因为陷害付清的事。

    可是为什么?

    他分明已经做足了准备,他根本不会去接触那些倭寇的,他只是让季晨去送信,送信给那些能够接触倭寇的商人

    季晨!

    顾传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