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鸡鸣山下

护国令 第一百一十七章 鸡鸣山下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花白宁皱着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为何处心积虑地要我加入长城沙,但是我明白了,只要加入就好了对吧。”

    李寒居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我加入长城沙,但是我有条件。”花白宁摆着十分严肃的表情。

    李寒居抬手道:“但说无妨。”

    花白宁冲着李寒居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一,你可以借我的名义发号施令,我不管理长城沙内部事务。但相对的,你无权干涉我的活动自由。”

    “嗯。”李寒居巴不得花白宁提出这样的条件:“这个没问题。”

    “第二。”花白宁又伸出了一根手指:“你只可以以我的名义处理长城沙内部事务,不可对外宣称。”

    李寒居思考了一下:“那这样一来,你作为人阙宫之主的很多意义就消失了,该追杀你的人依然会追杀你,你不希望在外有所倚仗?”

    花白宁面无表情地说道:“长城沙之主的名号也无法阻止别人追杀我,反而有可能会有更多人追杀,这个我自有办法,不劳你费心。”

    “好。”李寒居再次点头:“我答应你。”

    “第三,也是最后一个,发动长城沙所有的力量,帮我找到我爹爹被刺的真相。”

    “我答应你。”李寒居站起身来,露出了一抹浅笑,他望向花白宁:“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

    “陛下……”

    “……”

    “陛下,吃些东西吧。”

    “……”

    “唉…”随行侍官摇了摇头,准备离开营帐,迎面却撞到了正走进营帐的叶烛阴,侍官连忙下跪:“奴才该死,请叶王恕罪。”

    叶烛阴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侍官连忙趋步离开。

    他扭头望向太宗,只见太宗正襟危坐,双眼紧闭,仿佛在和所有人说着“朕现在谁也不想见”。

    叶烛阴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就近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太宗睁眼。果然,由于叶烛阴的一言不发,这也激起了太宗的好奇心,他缓缓开眼,望向叶烛阴:“何事?”

    “原来陛下没有睡着啊。”叶烛阴起身拱手,施以臣礼。

    “如果你是来看朕笑话或是训斥朕的话,那你可以回你的九黎了。”太宗脸色十分不好,他现在不接受任何玩笑。

    没想到叶烛阴听到这话后冷哼了一声,他走上前去,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陛下心里应该清楚,小王在关键时刻都做了些什么,都牺牲了些什么,战象军损失殆尽,九黎将士也难有几人回到故乡,而且关键时刻又是谁救了陛下,让陛下不会因为流矢而提前驾崩。”

    叶烛阴居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太宗也愣住了,因为这普天之下,除了

    自己的姐姐,其他人是绝对没有这个资格的。

    “所以。”叶烛阴退了两步,再次行礼:“当初我会尽心尽力,现在也会。”

    太宗心里明白,谁背叛,也不会轮到叶烛阴背叛,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姐姐,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得美人欢心罢了,他点了点头:“所以,你打算说什么?”

    “迁延不进,只会涂耗国力,还望陛下撤军,以安民心。”叶烛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还没等太宗说话,帐外突然有一人说道:“叶王此言差矣,燕海形势瞬息万变,此时言撤军,言之尚早啊。”帐中两人听到这话一齐望向帐帘处,只见商文宫挑帘而进,拱手施礼:“臣商文宫拜见陛下,见过叶王爷。”

    太宗抬手示意他平身,然后问道:“国丈说为时尚早,此话何意啊?”

    “回陛下。”商文宫微微鞠躬:“燕海内部出现的巨大变动,之前与我军交战的南王蒙成,杀掉了前往前线犒军的燕海太子蒙飞雄以及燕海国师黄幽,率领部队造反,现在他们正向玉龙杀去。”

    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太宗立刻坐得更直了,他对这个情报很感兴趣。

    “所以…”商文宫又淡淡地望了一眼叶烛阴,再次拱手:“臣认为,我军不但不该退,而且应该进,燕海的硬骨头,无非就是蒙成,我们如果举兵帮助蒙戬除掉蒙成,他必然是感恩戴德,纵使他忘恩负义,但是那时蒙成已死,他也无将可用了。”

    “好!”太宗大喜:“整顿军马,准备北上。”

    “陛下。”叶烛阴此时插话:“不可再次北上了,我军连败数场,将士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之前的佯败究竟是不是计策了,如此军心的部队,决不能再度北伐了。”

    “杀掉造谣者就好。”太宗现在开始变得急功近利,他迫不及待想拥有一次战争的胜利,为了胜利他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全军整备,拔营进军!”

    意气风发的齐太宗再次北上,但是这次他身后的齐军确是兵老师疲,完全没有了天朝王师的威严,都统秦镇也屡次劝谏太宗,可是却只是激怒了太宗,被调到了后勤预备军待命了。

    “前方山峰如此险峻,此为何山?”太宗指向前方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问道。

    “回陛下。”商文宫拽住缰绳,施礼回道:“此乃鸡鸣山。”

    “鸡鸣山……”太宗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可是那赵帝聂不世一战封神之地。”

    “呃…”商文宫有些不敢接茬,五国争霸初期,北方的霸主并非齐,而是赵,当时齐、赵和燕海三国经常是时敌时友,而赵武帝聂不世,将赵国打造成了一台无坚不摧的战争机器,大有吞并四海之势,而齐国为了保证自己国土不失,与燕海结盟,向赵宣战,三军就是在这鸡鸣山展开了会战,而聂不世凭借着在军事方面的天资,一举击溃了联军,要不是当时赵国内部出现了暴动,此战之后,赵恐怕就统一北方了。

    太宗也看出了商文宫的顾忌,他摆了

    摆手:“无妨,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当年聂不世真可谓是不可一世,东闯西杀号称无敌,最后呢?落得个身死宫闱,弃尸深井,所以这事情没有到最后,谁也说不出结果来。”

    “报”身后突然传来了斥候的喊声,那斥候来到太宗马前拱手禀报:“报告陛下,押运犯人的部队遭遇贼人劫掠,犯人袁宗玺被劫走。”

    太宗皱了皱眉,袁宗玺现在是自己用来掣肘袁敬先的最佳工具,但如果生死未卜,反倒成了一个给袁敬先不忠的机会,亦或者是袁敬先拍了他手下之人擅自劫走了他的宝贝儿子,这样一闹,事情就麻烦了。

    “传令燕州杨檀,命他在朕回师之前找到袁宗玺。”箭在弦上,太宗的心思更多的还是在这场战争中,他草草布下命令后便再度行军了。

    “大齐皇帝陛下”

    靠近鸡鸣山,山上便传来了阵阵呼喊,声音嘹亮,令人头皮发麻。

    而这时,山脚下一支燕海军队一字排开,两侧还有骑兵往来不绝,扬的到处都是沙土烟尘,让人看不透究竟有多少伏兵,而为首者,太宗看得确是一清二楚。

    “石铭玉……”

    突然间,山上变得旌旗密布,战鼓声也是震耳欲聋,燕海的将士纷纷大声叫喊,配合着山壁所制造出的回音,面前的燕海军有如天兵下凡,震得齐军肝胆俱裂。

    太宗立刻望向了身边的商文宫,而商文宫也很是不解:“龙隐阁的情报向来不会出错,蒙成的确已经班师杀回了。”

    太宗指了指前方:“那是石铭玉,他猜到了我们会借机北上,所以特意安排了一支伏兵。”

    “可是…”商文宫用着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满山的旌旗:“如果是伏兵,他们只需等我们路过一半的时候突然杀出即可,为何要在我们还没有经过此山时便匆忙下山布阵呢?”

    太宗也开始起疑,制造烟尘,山中插旗,这些都是能够虚增自军阵势的好方法,他正在思考之时,无意中发现了身后的士兵,他们握着兵器的手才发抖,他们的眼神满是惊恐,而这时太宗真正明白了叶烛阴和秦镇的谏言,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自己身后这只“大骆驼”便会被压得粉碎。

    “撤军……”太宗还是咬牙说出了他最不想说的话,无论敌人是实是虚,自己都已经没有能力去试探了,被吓破胆的士兵是没有办法继续打仗的,这次,他真的要班师回朝了。

    齐军开始徐徐撤退,而石铭玉的脸上也终于滑下了那滴不敢滑下的汗珠。

    实际上,为了提高政变的胜算,蒙成已经将全部军队带走了,石铭玉只带了不到五百人的部队在此地虚张声势,因为他明白,五百人足以击退这支屡战屡败的齐军了,不过他还是抹了抹头上的汗:“呼,空城计真不是说用就用的招啊,以后还是少用吧。”说着,石铭玉也带着部队离开了鸡鸣山。

    正当太宗郁闷地撤军之时,后方再次传来急报,而这次的急报险些让太宗跌下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