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章 山中有虎

护国令 第一百一十章 山中有虎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她轻呼了一口气,眼神镇定地望着李寒居:“安民帮虽说也算大帮,但是从来都是在长城之内活动,为何这沙棘岭成了安民帮的总舵?”

    听到这里,李寒居也正色回答:“此乃先公遗愿,天下苍生,本不以国别,不以族分,这一切的区别都是统治者为了更好地控制人民,大齐境内存在着穷苦之士,燕海地界也有着受难之民,一视同仁,这才是安民帮的立身之本。”

    既然是为了底层人民,就不能存在狭隘的民族偏见,这种主张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我们自从进入燕海以来,一直斡旋于燕海王室身边,寻常情报断难清楚我们的行踪,李帮主又是如何洞幽察微的呢?”皇甫阳再次对李寒居抛出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就是在下邀请二位到此的原因。”李寒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亦或者说他正在用另一种方式回答着皇甫阳:“如今的安民帮,不仅仅是那个扶危济贫的散人之帮了,我们如果想要创造真正的盛世,就要拥有我们自己的信仰。”

    “自己的信仰?”

    “长城沙。”李寒居起身背对着他们,这三个字对于花白宁和皇甫阳都是极为陌生的,但是他们明白,这是安民帮的新名号。

    李寒居接着说道:“长城沙统合了大齐北方以及燕海大大小小数十个帮派,其中最庞大的就是安民帮与青山帮。”

    “青山帮?”花白宁听到这个名字不禁眉头一皱,那个在父亲死后便态度急剧转变的墙头草帮派居然还活着。

    “没错。”李寒居转过身来,微笑着点了点头:“所以长城沙拥有着数倍于安民帮的体量,自然也就拥有了数倍于安民帮的情报,长城沙的情报体系。可丝毫不逊色于潇雨楼,和…”李寒居意味深长地望着皇甫阳:“龙隐阁。”

    皇甫阳的眼神瞬间变得极其危险,但是与此同时李寒居也和他的眼神错开,他的目光重新指向了花白宁,花白宁依旧疑惑满满:“那你之前说,想邀请我加入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请花小姐。”李寒居的笑容不变,但是眼神却变得犀利起来:“入主人阙宫,执掌长城沙。”

    “哈?”

    “长城沙分为一宫三堂。”李寒居背过手去解释着:“而人阙宫,是长城沙的最高统领所处之地,但是人阙宫名为人阙却无人,直到现在,包括我在内,三堂主从来都没见到过人阙宫的一兵一卒,甚至有人开始怀疑,人阙宫是不是三堂主杜撰捏造出来的,可是…”

    “可是身为堂主的你心里清楚,人阙宫并非臆造,而且你们也只得到过命令却不见其人。”皇甫阳皱眉抢答了李寒居接下来要说的话。

    “正是。”李寒居点头承认,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皇甫兄机敏过人,果然不是寻常人物。”

    皇甫阳没有接他的茬,而是继续挖掘着李寒居的心思:“所以你打算真的杜撰一个真实存在的人阙宫,

    一来稳定长城沙的士气,二来你这个安民帮化身的安民堂就可以借助你扶持的首领而跻身权力之巅。”

    “哈哈哈。”李寒居仰头大笑:“皇甫兄的推测真如利剑穿心,让人无处可藏啊,在下不过江湖野士,何来权力一说?不过在下确实是想稳住长城沙众人之心,二位想想看,东有潇雨楼,西有天雍府,南有玉荆棘,中有四象阁,北方之地何时出现过如此团结之景象?在下实在不忍看见本就久陷战乱的北方,江湖亦是分崩离析的场面。想那北境之民,朝廷难以暇顾,江湖又无法为其撑腰,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绝望的吗?”

    “你可真是一名说客。”皇甫阳冷笑地望着李寒居,而李寒居则回以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那为什么要来找我?”花白宁还是没弄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不二人选了。

    皇甫阳冷哼了一声:“想必,是看中了花家的威望。”

    “也不全是。”李寒居否认了一半:“万华山庄在江湖上的威望很高,而且花庄主生前广施恩德,仗义疏财,相信花庄主之女也必然有一颗仁义之心,但是人阙宫宫主之位也绝不是单单靠这些决定的。”

    “那靠什么?”

    “我们得知花小姐此次不顾在大齐与燕海兵戎相见之时以身犯险,只身带着失魂的友人远赴燕海寻医,而且还寻到了……”说着,李寒居又将目光放在了承灵子身上,这让花白宁心头一紧,她立刻起身说道:“那个…所以说你千辛万苦把我弄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做长城沙的头头?”

    “但准确来说,是做天道的代言人。”李寒居目光愈发深邃:“而且,我给花小姐准备了一份礼物,相信你…”一边说着,李寒居一边走到了与花白宁正好擦肩的位置。

    “一定会喜欢。”

    ……

    “先有世子和世子妃,如今这军侯的二公子也到了,燕州可真是一个擅长聚集大人物的地方啊,下官杨檀,拜见二公子。”虽然杨檀嘴上客气,但他却并没有从马上下来。

    “杨大人好大的官威啊。”章婵娥扶着虚弱的卫君棠,冷哼了一声:“想要在此赶尽杀绝?然后黄袍加身吗?”

    杨檀听到这话微微笑了一下,拽着缰绳拱了拱手:“世子妃可别这么说,下官生来就没长那副肝胆啊。”

    “那还不赶快救人要紧!”章婵娥怒视杨檀:“若是世子出了什么事,你杨家再大,顶得住中山王爷的怒火吗?”

    “世子本应坐镇京,而不是来到燕山……涉猎。”杨檀气定神闲,话里有话。

    “涉猎?”卫君棠冷笑道:“那这燕山的猎物,可真是凶恶啊。”

    “多说无益。”久未开口的袁宗城说话了:“杨大人,你此番率兵前来,究竟所谓何事?”

    杨檀面露微笑,但眼神中显出了杀意:“当然,是为了助诸位剿匪而来。”

    章婵娥脑中如霹雳一闪,她明白了,此时身处燕山地界,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被杀,杨檀完完全全可以把他们几个的死因上报成被长城沙所杀,然后凭借职权处决几个喽了事,既不暴露自己通匪,又能保证自己不受太大的处罚。

    “世子妃所言不错,杨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就在这时,杨檀的包围圈外传来了声响,杨檀回头望去,发现那声音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济国侯袁敬先。

    “袁侯爷…”杨檀见到了袁敬先,立刻翻身下马,拱手行礼:“下官杨檀,见过袁侯爷。”

    “宗城拜见父亲。”袁宗城也很听话地伏地而拜。

    “世叔!”章婵娥不知道袁敬先算不算救星,但只要套了近乎就是没有错的:“世叔救我们,君棠他受了很重的伤,不能再耽搁了。”

    卫君棠只是低头,一言不发,他本能性地讨厌袁敬先,如果可以,他不希望和袁家的任何人扯上关系。

    “嗯……”袁敬先驾马遛到近前看了一眼卫君棠的伤势,又打量了一下章婵娥,他平和地问道:“那我问你们,在山上你们看见了什么?又是谁把你们伤成这样的?”

    卫君棠抬起头刚要答话,却被章婵娥抢了先:“当然是燕都虎啊,燕山上的虎可是出了名的,小娥本来想见识一番,结果遇险,要不是君棠舍命相救,小娥恐怕……”说着章婵娥声泪俱下,哽咽了起来。

    “哦?”袁敬先又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袁宗城:“宗城,确有此事?”

    袁宗城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是。”

    袁敬先环视了这三个年轻人,然后望向杨檀:“听到了吗?杨大人,这山中有虎,你身为当地父母官,不严加看防、封锁区域,我是不是可以给你定一个玩忽职守之罪啊?”

    杨檀讪笑着行礼:“是下官疏忽,请侯爷降罪。”

    卫君棠有些不解,想要理论,却被章婵娥狠命掐住,卫君棠吃痛,疑惑地望向她,章婵娥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既然无紧要之事,你们就去吧,杨大人放心,有宗城陪着他们,他们的伤很快就会好了。”袁敬先冲着杨檀微微一笑,而杨檀也没有办法,只得将手一挥,让包围解除。

    章婵娥赶紧搀扶着卫君棠离开,袁宗城也紧随其后,停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了杨檀袁敬先,以及二人各率领的人马。

    “袁侯爷糊涂啊。”杨檀见三人离开,立马摆出了惆怅的表情:“如今是除掉中山枝叶的最好时机,怎么能说放就放了啊?”

    袁敬先冷笑了一声:“杨大人以为,单凭几个小小的贼寇,就能担得起中山世子、相府千金双毙命的罪过吗?哪怕他们死在了山上,卫磐都有可能把山移平,你太小瞧卫磐的手段了,我这么做,是为了救你,保你杨家无虞,他们可以死,但是不能死在燕州的地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