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六章 玉唐之魂

护国令 第四十六章 玉唐之魂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唇舌相触,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晋子芸又羞涩又尴尬,但内心中却涌起一丝……安全感?虽然这吻带有目的性,但,又是那么美好,如果这是梦,晋子芸则希望不要醒来。

    这画面花白宁看着都觉得脸颊泛红,而旁边的袁宗欢则是饶有兴致地观赏着。

    “这玉唐花为什么不嚼碎就没功效啊?”花白宁低声问着袁宗欢,袁宗欢一边围观着好戏一边无所谓地小声说:“不这么说哪能看见这画面啊?”

    “哈?!”花白宁极力压低了声音,拽住了袁宗欢:“你说什么?”

    袁宗欢一脸失了兴致地看着花白宁,一字一句地说:“我说,我不知道玉唐花该怎么吃,我连见都没见过,我就是好奇这丫头是不是喜欢这世子爷,嗯哼,托我的功劳,破案了。”

    “你……”花白宁又生气又想笑,这小子满脑子想的都是些什么啊,卫君棠和晋子芸互相喜欢她是知道的,不过两人的身份注定很难有好结果,花白宁这么想着只剩下苦笑。

    嘛,有些这样甜蜜的回忆,也好。

    这么想着,花白宁不自主地望向皇甫阳那边,而袁宗欢注意到了花白宁的目光,神色也暗淡些许。

    众人忙活到了夜里,卫君棠虽然未醒,但是气色已然有所好转,花白宁见卫君棠脱离了危险,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由于有晋子芸在身旁照顾,花白宁也离开了卫君棠的卧室,这一放松,疲劳和伤痛一涌而上,花白宁眼前一黑,栽到了地上。

    啊,没有倒在地上,应该是皇甫阳吧,他总是那么及时,有的时候甚至不想让他变回去,安全感倍增的花白宁胡思乱想地睡了过去。

    “喂,至少有点防范意识吧。”袁宗欢无奈地摇了摇头,原来接住花白宁的是袁宗欢。

    “呃……”袁宗欢脸红地四下看了看,本来对于中山王府就不熟悉,这客居在此的花白宁住哪他就更懵了,但也不能在这里干站着,没办法,袁宗欢一个公主抱把花白宁抱了起来。

    “意外地轻呢……”袁宗欢打量着花白宁:“明明看起来……”袁宗欢下意识向下看去,然后赶紧摇了摇头,把奇怪的想法抛开。

    “……”

    袁宗欢感觉有人在看他,他回过头去,一双空洞的眼神盯着他,夜晚不说话的皇甫阳更加阴森恐怖,袁宗欢嘴唇略微有些发抖:“你……你知道她屋子在哪吗?她累得直接睡着了。”

    皇甫阳走上前,一言不发地望着依偎在袁宗欢怀里还在熟睡中的花白宁,又看了一眼袁宗欢。

    别人感受不到,袁宗欢感受到了,他那动物般的直觉告诉他,虽然很像,但是刚刚他看花白宁的眼神和看我的不一样。

    袁宗欢咽了下口水:“快点儿,一会她着凉了。”

    皇甫阳还是没有说话,不过脚开始动了,向花白宁的房间走去,袁宗欢也紧跟其后。

    到了花白宁的卧室,袁宗欢放下了花白宁,并给她盖上了被子,皇甫阳一把抓住了袁宗欢的手,袁宗欢疑惑地松开了拿被子的手,看着皇甫阳要做什么。

    “解”皇甫阳开始一声不吭地脱花白宁衣服。

    “你等会儿!”袁宗欢立马拉住了皇甫阳示意他停下:“你什么!”袁宗欢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又压低了声音:“你什么玩意儿?!你要干嘛?”

    皇甫阳歪着头看着他,袁宗欢感觉到了皇甫阳很疑惑。

    “你疑惑什么?男女授受……授受不亲!”袁宗欢生怕吵醒花白宁,花白宁再误会是自己干的那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袁宗欢开始打量皇甫阳:“咝你和之前的感觉不一样啊,你是让谁下降头了?”说完赶紧把花白宁衣服小心地整理好,盖上了被子,把皇甫阳拉到庭院里去。

    “嗯……”袁宗欢对着皇甫阳打转,仔细研究。

    “失魂?不对啊,失魂的话是不会做一些奇怪的事的,那就应该是块木头啊。”袁宗欢一点一点用着排除法:“换魂?你和哪家傻小子换了?这倒是有可能……”

    不过跟魂魄有关的巫术,中原罕见,怎么会呢?花白宁的情况袁宗欢也多少了解。就算失魂也应该是花白宁遭到巫术的袭击啊,难道这小子帮忙挡下了?

    “是宁姐姐。”突然的声音让袁宗欢吓了一跳。

    “我去!”袁宗欢翻了个白眼,手扶着胸口:“我说你们大小姐都喜欢一惊一乍是么?”

    “抱歉……”晋子芸真的充满歉意地施了一个女儿家的礼,这和她还没换下的男装显得格格不入。

    “唉,没事,不用较真。”袁宗欢也没打算真的让她道歉,如果是花白宁一定会说自己活该的,他倒是觉得那种回答更轻松一些,自己果然还是不擅长应付这种大家闺秀:“不过你说,是花白宁,什么意思?”袁宗欢还是对这个更感兴趣一些。

    “这也是我们从林州遇到后赶路时她和我说的,说了她和皇甫哥哥的事情。”得知了皇甫阳为了花白宁做的事,晋子芸的心中对皇甫阳的印象也提高了,称谓自然也变了。

    “皇甫哥哥……”袁宗欢显然对这种称谓接受不了:“话说,你没事吗?你也累了一天了。”

    晋子芸又欠身答礼:“我没事,毕竟白天休息了一段时间,宁姐姐一定是累坏了吧,她……”

    “她在自己房间呢,睡了。”没等晋子芸问,袁宗欢便抢先回答了。

    晋子芸表情也放松了一些:“那就好,宁姐姐这段时间受了太多罪了,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呃……”显然袁宗欢还是想继续刚刚的话题。

    晋子芸也发觉了袁宗欢的急性子,不由得掩口而笑:“接着说刚才的吧……”

    过了一会,袁宗欢得知了他们潞州分别之后的事情。

    “注魂手……”袁宗欢扶着下巴思索,他对这个招数有一丝耳熟。

    晋子芸看着愣在一边的皇甫阳,轻声叹气:“但宁姐姐也不清楚这注魂手为何成了离魂手。”

    皇甫阳一动不动地朝着花白宁房间方向望去。

    “啊”袁宗

    欢锤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眼睛亮了起来:“玄渤老祖,这是玄渤老祖的招式。”

    “玄渤老祖?”久居深闺的晋子芸自然不知道这名号,袁宗欢自然也很惊讶:“你不知道?”

    晋子芸摇了摇头,表情迷茫。

    不是卖蠢,她是真不知道,袁宗欢仿佛发现新物种一般看着晋子芸。

    这一看让晋子芸有些脸红,而这脸红与见到卫君棠的心动不同,这是尴尬。

    “咳咳…”袁宗欢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决定告诉她作为赔礼:“那我告诉你吧,玄渤老祖,原名已经无人得知了,据说活了三百多岁了,最初他信仰道教,后来他狂妄地认为道教之无为过于迂腐消极,于是决定北上寻求更多的真理,北境之地有一宗教名为长生天,而他又认为长生天是蛮族思想,于是他自己将二者合一,建立玄渤教,号称玄渤老祖。”

    袁宗欢瞥了一眼晋子芸,发现她两眼有光闪烁,注视着自己,听得津津有味,于是继续讲:“不过玄渤建立之初被两宗教共同排挤,说是杂种之学,后来玄渤老祖修得请神之法,震慑众生,从此信徒百万,但是各路教派都认为玄渤教为邪教,而玄渤老祖之后云游四方,连教众都不知道老祖去到何方,教内也开始分裂,成为了更偏重道法的玄渤教和更偏重灵法的珊蛮教。而如今玄渤教基本上回归中原,成为了道家的一个分支,珊蛮教则活跃在燕海国。”

    “可是。”晋子芸开始疑惑:“花伯伯又是如何会使这种巫术?”

    “这也是我疑惑的事情。”袁宗欢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江湖经验早就超过了同龄人太多了,花镇昀与玄渤教存在联系的传闻从未存在过,更别说专注研究魂灵的珊蛮教了。

    “不过。”袁宗欢看了看皇甫阳,皇甫阳还是在望着花白宁的卧室,袁宗欢突然有一丝欣赏皇甫阳:“帮他还魂才是最重要的吧,其他的瞎想也没用,老爷子都去了。”

    “嗯……”晋子芸伤感地应着。

    袁宗欢一摊手:“算啦,什么事都不是今天一天就能解决的,早点休息吧,我住哪?”

    “哦。”晋子芸向客房走去:“我带公子去。”

    ……

    “.…王爷”

    “…王爷,您为何…”

    “王爷,您为何要对云国侯这样啊?您二人当年可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闭嘴!你已经是我的夫人了,不再是你的娘家人了!难不成你要偏向你那不识时务的长兄吗?!”

    “臣妾只偏向有理之人。”

    “来人啊,把夫人关起来,闭门思过!”

    “不必了……夫君…我自己来……照顾好…孩子们……”

    “噗!”

    “不!”卫君棠猛然惊醒,吓坏了在一旁的众人。

    “君棠哥哥你醒了!太好了!”坐在床边的距离卫君棠最近的晋子芸一把抱住还在恍惚的卫君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