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最新章节 - 第135章 左弗当官(一)

带着淘宝混古代 第135章 左弗当官(一)

作者:杨柳爱豆包书名:带着淘宝混古代类别:玄幻小说
    “升堂啦,升堂啦!新来的女县太爷要升堂啦!”

    县衙附近,忽然一群人叫唤了起来,“杜二娘的案子女县太爷接啦,已经派人去传唤杜二娘以及王家大郎啦!这下有热闹看了!”

    “真的假的?!那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活着呐?我要是她早死了!”

    “可不是?都生过孩子了还冒充黄花大闺女去嫁人,呸,不要脸!居然还一直来告官,来一个县太爷告一回儿,真是不怕丢人呢。”

    “这回可是个女县太爷,破天荒的第一个女官,嗳,你们说,她会怎么审这案子?”

    “还能怎么申?那杜氏不守贞洁,婚前与人私通,这还用申?除非这县太爷包庇她,不然绝没翻案的可能!”

    “县太爷凭什么要包庇她啊?”

    “呵,你们听说没?我可听说了,咱们这县太爷可不简单!别看她杀了那么多鞑子,可那行事作风也跟男人似的,在南京就整日跟一群男子鬼混,舞刀弄枪的,都是那等人,自是要包庇的,这叫同命相怜……”

    “呀!苞男人混一起?不,不说是千户家的姑娘吗?那也是大户人家的闺女,怎都不管管吗?”

    “呵,父母要是好的,能教出这样的东西来?”

    “你们说这话就没良心了。这县太爷的事迹已被陛下昭告天下,说她聪明忠心,勇猛刚劲,护国有功。人家身先士卒,渡江火烧清军大船也是真事,一般姑娘家哪能做到她这样?我看传言有误罢了,这县主一定是好人!”

    “好人也不能不守妇道啊……”

    一群人议论着,李想混在人群里,将其中两人的面孔记在了心里。呵,这两人看着就是托,用姑娘的话来说,就是来带节奏的,别有用心!

    记下来,晚点好好拾掇他们!

    百姓们纷纷聚到了大堂外,大家也很想看看,这个传说中手撕鞑子,开天辟地第一个女父母官是什么风采,是不是真像说书先生说得那样,长了三头六臂?

    “威武!”

    随着三班衙役的一声喊,左弗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

    “这,这还是女子吗?!”

    百姓们忍不住惊呼!

    这比一般男子还高大半个头,这,这身量……

    难怪能手撕鞑子了,果真是奇人有异相,长得不是一般粗糙啊!

    左弗坐了下来,抬头望了望明镜高悬匾,又看了看门外聚集的百姓,再看看佐贰辟等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她抿了抿嘴,拿起惊堂木猛地拍了下,沉着声音道:“升堂!带原被告!”

    “带原被告!”

    一群人被带了上来,左右分开,然后跪了下来。

    左弗又是一拍惊堂木,问道:“堂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

    “回大人,小女子乃原告杜二娘,乃是武进县杜家村人。”

    “回大人,老汉乃是杜二娘之父,杜王三。”

    “回大人,小熬人是被告何盘大之母,何柏氏。”

    “回大人,小人是被告何盘大。”

    人物关系一一禀明后,左弗点头,“杜二娘,你前先所呈诉状本官已阅览,现在本官问你,现由本官接手此案,公开审理,你可有疑议?”

    所有人都一愣。

    这问题古怪!

    县太爷听狱讼自古有之,有什么可疑问的?难道觉得县太爷不好,还能换个人审?

    杜二娘也是愣了下,随即有些激动地道:“小女子无疑议。”

    “这县太爷如此问话,不会是想包庇杜二娘吧?毕竟都是女子!”

    又有人在外面喊了起来,一群百姓也跟着点头,忽然就骚动了起来,“县太爷,这等伤风败俗之事可不容同情啊!”

    “啪!”

    左弗一拍惊堂木,呵斥道:“堂外何人喧哗?!左右衙役,若再有旁听扰乱公堂秩序,便将他抓起来,先打三大板再说!”

    “得令!”

    “被告何盘大!”

    “小,小的在!”

    何盘大哆嗦了。

    这个县太爷虽是个女子,可气势怎这吓人啊?看着好凶,而且她似乎真得比较偏向杜二娘?这怎么可以?!这女人骗婚,自己才是苦主啊!

    “被告,现在由本官审理此案,你可有疑议?”

    “啊?”

    何盘大傻眼,外面的百姓也傻眼了。

    这到底是什么操作啊?问了原告问被告,这县太爷在搞什么明堂?

    “小,小的无疑议。”

    “两位老人家呢?由本官审理,可有疑议?”

    “没,没有。”

    一群人犯着嘀咕,实在搞不懂左弗这是什么意思。而那几个佐贰辟也是一脸莫名,她这是要做什么?

    “好。”

    左弗站了起来,“既然都无疑义,那么本官宣布……”

    “大人!”

    邱云平大惊失色,慌忙站了起来,“还未问话,如何结案?大人如此草率,胡乱……”

    “邱县丞这是什么意思?”

    左弗一脸莫名,“我只是要升堂而已。”

    “哈?”

    众人绝倒。

    刚不是排过衙了么?你,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原被告都问过了,觉得本官来审理此案无疑问,那么就是信任本官的意思。所以本官不能辜负了这信任,起身向国法,向皇上致敬,尔等也站起来,听我宣告!”

    mmp!

    就你事多!

    邱云平差点就崩了!

    搞了半天,你这等于是脱裤子放屁,故意让他出丑是吧?

    一群百姓你望我,我望你,脑门上都堆满了问号:这……县主莫不是个傻儿?

    “都起立!”

    左弗一拍惊堂木,高声道:“杜二娘告何盘大无故休妻一案现在开始审理!”

    “威武!”

    所有衙役都没动,只有一个名唤余风的衙役独自敲起了杀威棒。左弗很满意,望了望那衙役,点了点头。

    其他衙役反应过来,心里暗骂余风不要脸,可随即也立刻敲起杀威棒,大喊了起来。

    “这,这行事虽有些怪异,可,可这感觉忽然就不一样了。”

    一个看热闹的学子忽然道:“就这么一弄,总觉国法不可欺,便是县太爷也要以身作则,守规矩,重国法。”

    “兄台说得极,小弟也有这感觉。”

    “县太爷刚刚问原被告那话,现在琢磨下,还真就是那个意思:你们让我审判放心吗?可对我人品才学有怀疑?可否觉我有私相授受?这两句问话,意义非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