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乱国最新章节 - 三百三十四章、解释

妖女乱国 三百三十四章、解释

作者:樊笼也自然书名:妖女乱国类别:玄幻小说
    嬴风有些不自在地来回调整坐姿,浑身躁动不安地道:“事情太多,该从哪儿解释起好呢……”

    “为什么骗我?”檀邀雨强压着愤怒地问。

    “你说哪一次?”嬴风本能地开始嬉皮笑脸。

    见檀邀雨眼底开始冒火,嬴风才尴尬地笑道:“师伯都跟你说啦?我这不是别无他法,才出此下策嘛……你这满脑子武功,食物,财宝,统共就那么点能放人的地方,我要不骗你说咱们两个有婚约,你怕是早就忘了我长什么样儿了。”

    檀邀雨沉默着不说话。

    嬴风立马急了,“你怎么不反驳?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怎么会呢?我是一定不会忘了师兄的!’”

    邀雨眯着眼睛想了想道:“好。那你再重说一边。”

    “重说?哦!”嬴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摆出一副哀怨的表情道:“我要不骗你说咱们两个有婚约,你怕是早就忘了我长什么样儿了!”

    邀雨点头,“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檀邀雨一句话噎得嬴风打了个嗝。

    随后他又像是没心没肺似地咧嘴笑了,“你还肯跟我斗嘴,说明心里还有我。那日在地宫里,你听声音就把我认出来了,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

    见檀邀雨的表情依旧冷冷的,嬴风才收敛了一点儿笑意,老实道:“我其实也不算是胡说。你知道拓跋焘派使者去南宋提亲了吗?以檀将军的身份,他是绝不可能将你嫁到北魏的。”

    檀邀雨的表情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朝中有人为难我爹了?”

    嬴风撇嘴,“为难到还谈不上。毕竟皇上要收复北地的态度还是挺明确的。主和派就算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跟皇上过不去。不过这些人背地里也没少收魏使送去的好处,估计若是时机合适,就会帮拓跋焘劝说皇上把你嫁过去。”

    檀邀雨的眉头越拧越紧。嬴风自然而然地就伸手过去,把邀雨的眉毛抚平:“你先别愁,听我把话说完。我想趁着皇上左右为难的时候,趁机提议把你赐婚给我。到时候咱们两个不就真的有婚约了嘛。”

    邀雨猛地坐起身,起得太急甚至有点儿晕眩,她扶了下脑袋才道:“你跟刘义隆说了?!”

    嬴风忙又把她按回床上,“你都及笄了,怎么还这么急脾气。先耐心听我说完。”

    见邀雨虽然老实躺回去,眼睛却依旧狠狠盯着自己,嬴风不敢隐瞒,带着些无奈道:“我说了。可皇上说时机尚未成熟,等以后再议。”

    檀邀雨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带着一丝轻蔑道:“刘家那几个皇帝,不把我们檀家人用尽最后一滴血都不会罢休。刘义隆虽演得一出好戏,让世人都夸赞他仁慈贤孝,可骨子里同他爹和他哥哥根本没有区别。”

    嬴风不自在地挠挠头,自己喜欢的女子当面斥责自己的好兄弟,他觉得眼下的处境真是很尴尬。

    “如此也好。”檀邀雨声音清冷道:“我们本就毫无无瓜葛,今日说清了,总好过糊里糊涂的。你几次帮我,在地宫里更是救了我和子墨一命。之前的事儿我也不想再计较了,咱们就此两清。”

    嬴风忽然慌了,“什么叫毫无瓜葛?皇上又没直接说不行。我若不是被我师傅抓走,都打算去檀府走动走动,跟未来岳父和舅兄们先攀攀交情了。”

    见邀雨骤然绯红着脸瞪着他,嬴风厚脸皮地问道:“怎么?发觉师兄我长得俊美了?不是我夸口,从我跟拓跋焘两人中选的话,岳父大人肯定会选我!”

    见邀雨又坐起身,到处找东西想打他,嬴风拿起方才邀雨喝粥的勺子递给她,“别打脸就行……”

    檀邀雨接过勺子,直接在手指上打了个旋儿,长勺柄直接冲嬴风的肩膀就扎了下去!若不是她如今没有内力,别说勺子,给她跟稻草她也能杀人!

    嬴风吓得赶紧跳开,不敢置信似地道:“你怎么真扎啊!我是骗了你,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但凡有其他法子,也不会撒个这么容易别拆穿的谎啊。”

    邀雨怒道:“说的好听!你问过我愿不愿意吗?”

    嬴风脸上一僵,随后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像是极易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试探道:“你不愿意?”

    檀邀雨不说话了。

    “可是因为子墨?”嬴风也不管邀雨手里还握着那把勺子了,凑上前急道:“他在你身边这么久,若是想,早就有千百次机会可以跟你在一起。他始终不说,难道你还不懂原因?”

    “不是因为他,”檀邀雨轻声道,“不全是因为他……”

    她抬起头,与嬴风四目相对,“你为什么来统万城?可是为了完成师门的任务?你知道师叔为什么要让你做这件事?”

    看着嬴风一脸茫然,邀雨叹了口气,“我若猜的不错,我的北地传道和你来统万城的原因都是一样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才能有资格进入行者楼,竞争楼主之位。我不能退,想必你也不能退。我们之间势必要有一战。所以我们只能是对手。”

    嬴风却没有片刻的犹豫,他又凑近了邀雨一些问道:“那又如何?只不过是竞争楼主,又不是生死相搏。是你输不起?还是我输不起?难不成一个当了楼主,另外一个就要叛出师门?”

    他像是怕惊吓到檀邀雨一般,小心翼翼地伸手握住邀雨拿着勺柄的手,“我如今心里只有你,你呢?”

    檀邀雨抽了一下手,嬴风却不松不紧地握着,不让她轻易逃,也不想勉强留住。

    “你、你方才说没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惹刘义隆,可是,可是朝中出了什么事儿……?”檀邀雨问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心虚,不敢再去看嬴风的眼睛。

    嬴风叹了口气,“你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想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檀邀雨依旧红着脸,倒是让她因为迷药惨白的面色好看了点儿。她也知道这样硬生生转移话题有点儿鸡贼。只是她从小被关在地宫里,身边从没有过任何女性的长辈教她。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有一些父母相处时的情景,也跟现在完全对不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