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嫡女殊色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章 闹洞房

嫡女殊色 第六百四十章 闹洞房

作者:微笑的萤火虫书名:嫡女殊色类别:玄幻小说
    虞妃说完怕晏烈不同意,接着对风谣和雨熙两位公主道:“两位公主也和臣妾一起去吧,你们和齐王妃年纪相仿。特别是风谣,再过不久也要成亲了,也提前感受一下。”

    晏烈的眼神变了变,不过这动作很小,几乎让人没有办法察觉。他眯了眯眼,:“说的也有理,那丽妃你也一起去吧。”

    盛琅月在心中冷笑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丽妃自然是同意的,柔柔的笑着起身福身道:“臣妾遵命。”

    “妾身也想去,不知丽妃娘娘愿不愿意带妾身同去?”宓月华也起身说道。

    “那臣女也想去,丽妃娘娘您也带臣女去吧。”郑殷殷也紧接在宓月华的后面说道。

    这个主意丽妃也不拿,而是看向了晏烈。

    晏烈呵呵笑了起来,道:“都去,都去,想去的都去,也好热闹热闹。”

    听到卫嵘的回答,庆阳呼吸一滞,眼珠一转,笑容也消失了,瞪着卫嵘道:“本宫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么推三阻四的,难不成以为本宫会害你吗?”

    “长公主说的哪里话?我怎么敢认为长公主要害我,我也不过是实活实说,冒犯之处还请长公主见谅。”卫嵘始终彬彬有礼,不过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中听。

    庆阳转了战略,看向了晏烈,道:“皇兄您听听齐王说的这叫什么话,身在皇家怎么能有这种想法,若是皇子们个个都是这种想法,那皇室如何还能枝繁叶茂?”

    “长公主此言差矣,我不过是个王爷,不敢妄想不该自己做的事情。”卫嵘脸色一肃,说道。

    让皇室枝繁叶茂是皇帝的事情,卫嵘要是做了,那岂不是越俎代庖。

    庆阳毕竟是在皇宫长大,卫嵘的话音刚落就反应过来,忙跪在了晏烈面前,诚惶诚恐道:“皇兄,臣妹没有那个意思。”

    晏烈神色淡淡,也看不出有没有在生气,语气更是平缓的没有丝毫波澜:“既然没有这个意思,那就不要多言了。齐王都是这么大的人了,他

    的事情自己会做主。”

    庆阳的脸色一白,没有想到晏烈会这么的由着卫嵘,只娶一个妻子这种事晏烈都能容忍,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她并不死心,认为卫嵘只不过是对她含有戒心才会这么说,并非是真的只想娶俞宝芸一个女人。

    卫嵘越是这忙越好,到时候如果出了事情,那更加显得卫嵘是道貌岸然。

    想着,她温顺的点头道:“皇兄说的是,都是臣妹想的不够周到。那臣妹也不多说了,再多说显得臣妹是强人所难了。”

    卫嵘在心中嗤笑一声,庆阳这转变的也太生硬了。再加上最后这一句,明显就是还不死心。以庆阳的性子,在司马长空的面前吃了这么大的瘪,若是轻易罢手那他反而不相信了。

    晏烈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庆阳没事就出去了,留下卫嵘和晏明在御书房中,一看就是有正事要说。

    经过上一次奸细的事,御书房中伺候的人又换了一批,至少这段时间没有再发现可疑的人了。

    “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晏烈问晏明道。

    晏明躬身,道:“回禀父皇,刚刚得到消息,南越在南境的兵马撤了大半回去,只留下一半在南境。”

    南越忽然这样调兵,一定是事出有因。

    晏烈心中已经有了猜想,问卫嵘道:“漠北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回禀父皇,漠北用我们给他们的条件去勒索南越,南越没有答应。但是漠北也没有答应我们会做壁上观。”卫嵘答道。

    那就是漠北还要看一看,这场战争究竟是南越会占上风还是齐盛会占上风。亦或者,漠北是想做那个在背后的螳螂。

    不管是哪一种,漠北都是不自量力。

    “那你们有何对策?”晏烈问道。

    “父皇,儿臣想不如趁此机会,出兵夺取南越的惠安城和宜兰城,将他们赶到他们的瀛水关之内,那他们要再想入侵南境,就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晏明马上说道,看来是早就有所打算了。

    晏烈点点头,这个主意也未尝不可。南越一直骚扰南境,就是以前议和的时候,将惠安城和宜兰城让给了南越,南越也答应了有了这两座城池就不再骚扰齐盛。

    可是南越言而无信,得到了这两座城之后,更加变本加厉的骚扰南境。

    齐盛曾经讨要过这两座城池,但南越的国君却说那份协议是上一个国君和齐盛签署的,现在不算数了。

    南越不能骚扰齐盛的合约不算数了,那两座城南越却还是理直气壮的霸占着,这道理当真是全部都在南越的嘴里了。

    撕毁合约的是南越,他们出兵讨回也是师出有名。

    不过这并不仅仅是晏烈想听到的。

    “齐王,你有什么看法?”他又问卫嵘道。

    卫嵘回答的没有晏明这么干脆,想了想之后才回答道:“这个时候如果漠北也会发兵攻打南越的话,我们取这两座城池就更加容易了。”

    晏明皱了皱眉,这话说起来倒是简单,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做到?

    晏烈却是听懂了,点头微笑道:“这个时候漠北和南越之间要是有什么误会,那就好办了。”

    漠北一直都在齐盛和南越之间周旋,就想趁火打劫。漠北想做得利的渔翁,齐盛也想做。

    最后到底谁能达到目的,那就看各自的手段了。

    晏明还是不太明白卫嵘和晏烈说什么,眼中闪过无奈,问道:“父皇和皇兄到底在打什么哑迷?”

    晏烈和卫嵘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翘起了嘴角,但谁也没想道破这个秘密。

    “再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卫嵘一脸的高深莫测。

    晏明看晏烈也没有要说的意思,苦笑起来:“父皇您这偏心的也太明显了吧。”

    手心手背都是肉,晏烈这也不是偏心,怕晏明真的误会,解释道:“也不是朕偏心,这件事原就是齐王去办的,不到时候成不成谁也不知道,故而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