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缘之双世甜宠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现 踏夕

三生缘之双世甜宠 第七十一章 现 踏夕

作者:言恋寒书名:三生缘之双世甜宠类别:玄幻小说
    说完便跑上楼,她还想化个美美妆,然后也和景晟一起度过专属于他们两人的倾城时光。

    苏婉宜坐在化妆镜前试用刚才浓碧莲拿过来的化妆品。

    等见到景晟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今天的景晟并没有开那辆迈巴赫。而是选择了这辆稍稍“帅气”的宾利。

    一路上,苏婉宜都很兴奋,之前的那股虚无心悸感萧然无影无踪。

    西伯利亚的寒流也没来得那么快,这一天虽有凉风,但却也阳光灿烂。

    其实苏婉宜和景晟之前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这早本就说好的骑马,因为两人都忙,所以一推再推,直到景晟从h市回来才“排”上日期。

    景晟本还以为过来接苏婉宜时能碰上浓碧莲或者苏恒,可是当他接到苏婉宜时,才发现她家里就只有几位帮佣阿姨,而苏婉宜还在楼上。

    看来他这点小心思怕是【呵呵】jpg

    不过在景晟心里早就计划好找个时间公开他们的关系,特别要选蚌合适的时间。

    虽然他也知道他和苏婉宜之间的关系,自家的母上大人早就知道了,而且也早就和她的闺蜜通了气。

    到了会场,苏婉宜立即欢快地解开安全带便要下车,可是景晟哪会这么轻易地就放她下车。

    苏婉宜被突入而来的大脸怔愣半刻,不知道这景晟是个什么意思。

    瞪大着水灵大眼,愣愣地瞧着他的俊脸渐渐放大,然后冰凉之感附在自己唇上。

    没想到景晟会来这一波,而且来得如此措不及防,来得如此令人心动。

    在苏婉宜被吻得晕头转向得快不行的时候,景晟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看着苏婉宜微闭的双眼,脸上的绒毛依晰可见,好不可爱。

    不过景晟知道要是他再这么看下去,恐怕这骑马就骑不成了,一大美好的大上午就都在这车上了!

    最近两人都挺忙的,而且考虑到苏婉宜也一直在练舞,趁现在正好可以放松放松。

    经常练舞的人,不仅身体柔软,体形姣好,但同时也容易造成肌肉拉伤、软组织拉伤以及各种扭伤、酸痛。

    而这会所也有温泉服务,正好可以按摩泡温泉。

    其实景晟早在苏婉宜受伤的那一刻就不是很赞成她跳舞,特别还是带伤跳舞。

    但是每次看见苏婉宜在舞台上自由翱翔,灵魂动舞,光芒四射的模样,他便很舒心,很自豪,很欢喜。

    喜欢一个人不是让她成为自己的附属品,而是让她在自己的领域里自由翱翔,焕发自我光彩。

    如果因为爱,而将她的翅膀折断,将她圈锢在自己的视线里,那么到最后两个人都会厌倦吧!

    最终的最终,剩下的就只有分开才不会再互相伤害。

    这不是他想要的,景晟想。

    如果一个男人当真爱一个女人,那么他便不会让对方只为他而活。

    他想,苏婉宜也不喜欢这样。

    只是有时候,你只能决定现在的你,而前世往生,这种想法或许就不存在了。

    苏婉宜连休息都没有,便最先拉着景晟去马场。

    来到马场,苏婉宜就随着他带去选马。

    “你经常来这里吗?”苏婉宜有些好奇地侧头问着一旁的景晟。

    “偶尔过来。”平时也是过来谈生意居多,不过这里的风景也实是不错,一年之中,景晟总会和李佳慧夫妇过来一两次。

    马厩里的马大多都是身躯粗壮,四肢坚实有力,体质粗糙结实。

    而头大额宽,胸廓深长,腿短,关节、肌腱发达、被毛浓密,毛色复杂的是蒙古马。头中等大,清秀,耳朵短;颈细长,稍扬起,耆甲高,胸销窄,后肢常呈现刀状的是哈萨克马。形态结实紧凑,外貌俊美,胸廓深长,肌肉发达,体质结实,背腰平直,四肢强健,关节明显的是三河马,还有其他苏婉宜不认识,景晟也没讲到的马。

    “这只……”苏婉宜看中一匹身材较小的粟毛三河马,在它傍边还有一匹骏壮的黑马。

    “小姐眼光真好,这匹马适合女性骑,它还是一匹零马。”工作人员笑着介绍道。

    “它几岁了?”苏婉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按捺心底的兴奋尝试抚摸小马。

    “下个月刚好4岁。”

    小马好像也不排斥苏婉宜的抚摸,这让苏婉宜心生欢喜,笑眸里幽波盈盈。苏婉宜立马决定就选它了。

    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回望着景晟,景晟安抚了傍边的大禹,对工作人员点点头。

    “喜欢这匹马?”

    苏婉宜爱不释手地摸着温顺的小马,点头应着。

    “帮它取蚌名字?”景晟提议道,就在刚才他已经示意工作人员去将手续办下来了。

    看见苏婉宜如此欢喜这匹马,再怎么说他作为男朋友也要有所表示。

    苏婉宜发现傍边的那匹马和景晟挺熟的,也大胆地走近它:“这是你平时的坐骑吗?”

    “嗯,大禹,这是我女朋友。”后一句话是对大禹说的,这匹马是景晟的成人礼物。

    “大禹,你好。”

    苏婉宜在景晟鼓励的眼神下,也伸出手抚摸着大禹,别看它高大威武的模样,其实在景晟面前也温顺得像只小猫似的。

    “哎呀,我本来还想给我的坐骑取蚌诗意一点的名字的,可是这样就和大禹不配了。”

    苏婉宜想着给自己第一匹坐骑取蚌好听得名字,可是她就像取蚌和大禹相匹配得名字。

    人家情侣都可以设置情侣头像,穿着情侣衣,那么作为她和景晟的坐骑也可以凑成一对,取蚌情侣名字!

    “你喜欢就好!”

    “那就叫它踏夕,如何?”苏婉宜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连她也在说出后才微愣半秒,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不过转而思索这“大”和“踏”正好齐音,极好!极好!!

    苏婉宜在景晟的帮助下坐上踏夕背上的马鞍,先由工作人员带着绕了马场两圈。

    坐在马背上的视线就是不一样,新奇得很,让人莫名地兴奋不已。

    这踏雪也温顺得可爱,苏婉宜都有些想要策马奔腾,好好感受一会儿电视剧里的那种快感。

    苏婉宜是想要如此,可是景晟不放心,只是让工作人员领着苏婉宜在马场上下溜达几圈,先熟悉熟悉。

    最后实在是拗不过苏婉宜的撒娇了,景晟才“只好”与苏婉宜共骑一坐。

    苏婉宜就这样鉲uo驴吭诰瓣傻幕忱铮浴档摹安呗肀继凇本褪橇饺斯财铮


    呃!

    好像这样子,苏婉宜是能感受到策马奔腾的快意,但是这背后炙热感有是为什么这么强烈呀!

    苏婉宜又不敢动,而且还要担心大禹能不能承受得住他们两个大人的重量。

    但其实最主要还是,苏婉宜不太适应这个姿势,被景晟紧紧地怀抱在怀里,他那炽热的呼吸扑在她的耳边,让它不由地冒红。

    而景晟瞥见这粉嫩粉嫩的小耳朵,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加深入,眸子里的柔情也溢出天界。

    苏婉宜整个人完完全全就圈在景晟的臂弯里,随着大禹的奔腾一上一下……

    这种惬意之中又带有丝丝窘迫,真是熟悉得很,就好像在什么时候他们也这样过。

    这样在宽广的草地上策马奔腾,自由飞奔过。

    只不过,这些个感觉在奔跑出一小段后,全然被新的感觉所替代,苏婉宜只觉得心情一阵舒爽!惬意得就如同她跳了一场酣畅得舞蹈。透入心灵,直达内心深处。

    “好了,今天就先骑到这里了。下次有机会的时候,我再带你过来。”

    苏婉宜被景晟抱下马,心里还有一点遗憾。

    景晟也是看见苏婉宜一脸的意犹未尽,又补充道:“现在骑得那么欢,等明天你就知道痛了!骑太久了明天大腿会疼的。听话!”

    “好吧!那说话算数,等有时间了你再带我过来,我还想骑踏夕,一个人骑。”最后的一句苏婉宜说得微弱。

    但是景晟又怎么会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呢?只是怎么瞧着苏婉宜那个俏皮可爱的小模样,心里柔软得不像话。

    “可以,踏夕已经归在你名下了。”

    苏婉宜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景晟,所以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名下?”

    景晟揉揉苏婉宜的小脑袋,宠^溺道:“我将它买下了,记在你名下。所以以后它就只归你所有了。”

    “不喜欢?”

    苏婉宜合上自己微张的小嘴巴,连忙摇头。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

    这不正是霸道总裁里,动不动就将鱼塘什么的承包下,什么都记在名下,归你所有的情节吗?

    苏婉宜快极转过身,走在景晟前面偷偷地抑不住喜悦,傻傻地咧开嘴角。

    换好衣服后,景晟就带着苏婉宜去办理一些手续,等到这些都弄好时,也正好到了午餐时间,早在来此之前,景晟就已经定好桌位。

    但苏婉宜却不想去餐厅吃,她在来的路上发现山脚下有像农家乐似的营店,所以就和景晟说,她想“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但其实她只是想知道景晟会不会做饭,又或者做给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