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75章 证人

如意枝头 第75章 证人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英王几句话,就说清楚临风亭的事了。

    “二小姐,究竟是谁推的你啊?”英王落井下石,笑呵呵地追问。

    徐婉淑一时词穷,嘤嘤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小孩子胆小,”徐铮解释,“一时害怕,说岔了也有的。”

    宋红妆搂了徐婉淑,也哭了起来,屋里更是愁云密布了。

    “哦,”英王点点头,“那你要收拾大小姐,也是说岔了?”

    徐铮一愣,想起自己先前当众说的话了。

    “你怎么这么糊涂,”燕国公主恨铁不成钢啊,“事情都没弄清楚,怎么就当众怪如意了?婉淑是小孩,如意大她四个月,就不是小孩了?”

    徐铮不敢言语,只是低头认错。宋红妆也不敢大声哭了,只是低声啜泣。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燕国公主也不想追究徐婉淑撒谎徐铮糊涂的事了,只是叹气。

    屋里屋外围了许多人,除去朱自恒带来的几个少年,多是女眷。徐铮这般瞎眼糊涂,所有人都暗自摇头。

    本来,有些姑娘还遗憾自己没被挑上,可见忠顺侯这般为人,众人也不知道自己是羡慕丁岚,还是同情她了。

    “姑姑,时辰不早了,”英王拍了拍萧诚的肩膀,“小王也该回去了,走吧。”

    萧诚点点头,看了一眼徐婉如,“如意,我们先走了。”

    徐婉如嗯了一声,萧诚满心欢喜地转身离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说,“我们家刚添了个弟弟,你什么时候来看啊!”

    英王看着萧诚,再看了一眼徐婉如,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徐婉如点点头,心想,萧诚这是怎么了,她才六岁,萧诚热乎个什么劲?

    燕国公主赶紧让人陪着他们回去,吩咐务必看着英王回府。

    少年们一走,朱自恒就招呼了妻子和妹妹,看了一眼徐铮,“侯爷,日后你若是再这样冤枉如意,就别怨我不客气了。”

    言尽于此,徐铮听不听,朱自恒已经不抱希望了。

    说完话,朱自恒就带着妻儿走了。宾客们见忠顺府出事,也纷纷告辞走了。不一会儿,偌大的芝园,就剩了忠顺府的人。

    燕国公主见天色已晚,只吩咐徐铮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了。

    徐婉如和徐简跟着燕国公主回了萱园,徐简在轿子上就瞌睡了,回了正屋,就被送去东厢房休息了。

    “如意,”燕国公主叹了一口气,“婉淑落水,你父亲心急,说话无心,你别怪他。”

    徐婉如点点头,“祖母对我好,我才不怪他。”

    “傻孩子,他终究是你爹啊。”燕国公主倒是听懂徐婉如的意思了,她不怪徐铮,不是体谅徐铮着急犯错,而是为了燕国公主,所以才不生气。

    “嗯,”徐婉如点点头,“他是祖母的儿子。”

    燕国公主噗嗤一声笑了,“罢了罢了,也怪不得你。”

    “祖母,你看中那个丁小姐了吗?”徐婉如问。

    “这事得问过你父亲再说,”燕国公主笑着问,“你觉得丁小姐如何?”

    “我?”徐婉如笑,“我有祖母做主,谁当侯夫人,与我都没关系。”

    “那你的小姨如何?”燕国公主故意为难徐婉如。

    “她?”徐婉如摇摇头,“就她不可以。”

    “为什么?”燕国公主笑着问。

    “我没有舅舅能干,”徐婉如叹了一口气,“护不住竹君。”

    “你个孩子,”燕国公主摇摇头,想起朱老夫人的为人,苦笑不已。朱自恒为人精明,心有九窍,才护的朱念心安全。

    就是如此,朱自恒和朱念心两兄妹,在朱老夫人手里,还吃过不少亏。明知是财狼虎豹,燕国公主怎么可能让朱念慈进门。

    忠顺府本就靠着军功起家,来往的多是武将,娶个武将女儿,远比文官人家的女儿合适。

    丁岚文静好学,进退得体,外貌也还不错,燕国公主觉得,也还配得上自己孩子。毕竟是娶继室,家世的要求不能太高了。

    今晚虽然见了不少人,可丁岚,倒是确实合适。虽然和承恩公府里的关系不近,可毕竟算是邓家推荐的人选。日后可进可退,也不至于绑死在承恩公府。

    所以,总得看来,燕国公主觉得,丁岚是个不错的人选。只要徐铮满意,这亲事就该定下来了。忠顺府里没个主母,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徐婉淑变成这样,就是跟宋红妆跟的。燕国公主想到这里,十分后悔当年接了宋红妆进门。

    有这么一个倡伶出身的生母,徐婉淑耳濡目染,撒谎陷害,发脾气砸东西,孝期乱穿衣服,该错的不该错的,她全犯了。

    好在徐婉淑年纪还小,如果有人好好教导,说不定还来得及改正。燕国公主觉得,若是让丁岚来教,应该还有几分希望。

    丁岚虽然不及朱念心美貌,可身体健康,看着还算结实,应该不会一病呜呼。说到底,燕国公主对这一点,反倒是最满意的。

    想到这里,燕国公主有些担心徐婉如了。平时大家夸徐婉如美貌,燕国公主一一笑纳,心里十分得意。可想起徐婉如神似生母朱念心,燕国公主就很揪心,万一孙女长大之后也那么脆弱,可如何是好。

    “如意,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燕国公主赶紧吩咐徐婉如回屋睡觉,心里琢磨着去找太医要几个方子,好好给孙女补补。从小开始补,日后长大了,说不定就没事了。

    徐婉如倒是也困了,跟着珍珠回屋休息去了。

    睡到半夜,徐婉如突然醒了。

    心里把徐铮发狠的话反复想了几次,总不是滋味。徐婉如虽然没有把徐铮看的很高,可他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入不了他的眼睛,处处针锋相对。

    徐婉如把记忆里的几年翻来覆去想了个遍,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徐铮了。两三岁她又不记得事,再大一些就记得徐铮不怎么回芝园,多半住在宋红妆那里。

    再后来,朱念心就去世了。徐婉如跟徐简搬到萱园,见徐铮的机会才多了起来。只是父女相见,也就徐铮来萱园给燕国公主请安的那么一小会儿,说不上什么话,更谈不上结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