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伯府庶出最新章节 - 第92章:抓包

伯府庶出 第92章:抓包

作者:安筱楼书名:伯府庶出类别:玄幻小说
    却说李清蓉打发了原五之后,原五终究不那么放心,所以并没有立刻回府台衙门,而是在李府对着马六打探了一下李府的具体情况才回的府台衙门。

    苏卿谕听到原五的话,直接抬头。

    而一旁被惩罚刺一万下长枪的陈达已经忍不住停下动作,对着原五开口询问:“李府出了什么事情了?竟能让李小泵娘这么厉害的小泵娘,都处理不了。”

    “小李姑娘是厉害,但是这事情,恐怕小李姑娘还真处理不了。”原五赶忙开口:“我从小李姑娘的马夫那里打探到,小李姑娘没来的第一日,是因为他们府上来了一位姨娘。”

    “姨娘?”陈达疑惑:“一个小小姨娘能做什么事情,小李姑娘的母亲随便伸伸手,就能处理了吧。”

    苏卿谕眉头微微皱起。

    “说是这姨娘不一般,有他们伯府的老夫人撑腰,一过来,就想要李夫人的管家权利呢,转日就逼着跟着李夫人前去别的府邸的夫人府上做客。”

    “这么厉害?”陈达也不禁有些惊讶了。

    “可不是,我听马六说的时候,也有些惊了,难怪小李姑娘这几日都没来了,肯定是被这个姨娘找麻烦了,哎,小李姑娘一定很惨。”原五头头是道的开口。

    苏卿谕:“……”

    你这话,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陈达听到这个事情,却是想起另一件事情来:“大人,原五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另一件事情,之前听阿童说,小李姑娘还被她们府上的一个小丫鬟欺负呢。”

    说话间,陈达将从阿童那边听到的,李清蓉借着明世兰的名义,才收拾了一个小丫鬟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起来,小李姑娘也挺难的,这般年纪的小泵娘,竟还要受个下人欺负。”

    “这样的事情,难道她父亲母亲不管的吗?”原五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情,忍不住开口询问。

    “原五,你忘记了吗,小李姑娘的母亲之前病重的事情了吗?”陈达开口。

    而陈达一说完,原五恍然,想起问道的另外一件事情:“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马六还说了另外一件事情,马六说小李姑娘的母亲之所以会病重,也同这伺候的丫鬟,以及她们伯府主家那边不断的颠倒是非,找李夫人的事情有关,说是李夫人在家中,都不怎么惩罚贴身的丫鬟和婆子,只因为这丫鬟和婆子都是伯府老夫人放到她身边的,小李姑娘的母亲,在府里根本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那李夫人都做不了什么事情,小李姑娘就算再聪明又能做什么事情呢?”

    苏卿谕听到这话,眼睛微微一深,又看向桌子上的搁置着点心的油纸包。

    “可怜的小李姑娘,若不是当初她那么拼命拦住咱们大人,恐怕都救不回来李夫人,那时候恐怕就失去母亲,然后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府中,面对那一干的恶仆和姨娘了。”原五说到这个,忍不住心疼的开口。

    “这还是小李姑娘聪明厉害呢,或许,如果不是小李姑娘这么聪明,如今连现在的日子都过不上吧。”

    苏卿谕突然站起身。

    “大人?”

    陈达看到苏卿谕站起身,一时间有些疑惑的看向苏卿谕。

    “我有点事情,出去一趟。”

    说话间,苏卿谕向外走。

    原五和陈达不由一愣,下意识跟着苏卿谕往外走:“大人,您做什么去?”

    苏卿谕脚步微顿:“出去走走,既然和武威王属官有关的账本都出来了,我也该去再审审之前抓的人了,这件事情,你们便不必跟着了。”

    说话间,直接离开,完全不给原五和陈达跟着的机会。

    原五眉头微微皱起:“大人就算要审犯人,我们跟着也应该没事啊,怎么就不让我们跟着了呢。”

    说话间,又微微叹气:“陈达,还以为大人会担心小李姑娘呢,我听到这个事情,都想去帮帮小李姑娘了,结果大人竟然这么无动于衷。”

    陈达也没想到这状况,微微摇头:“这结果,我也没想到,我以为大人对小李姑娘还是挺不一样的,没想到,最终竟是一点都不关注,直接继续去处理公务,看来是我想多了。”

    “不一样?”原五忍不住抬头。

    陈达点头:“是啊,我看大人对小李姑娘比对旁人更加容忍,以为不一样呢,看来是我看错了。”

    一个时辰后。

    李府外

    苏卿谕看到李府的牌匾,眉头微微皱起。

    他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苏卿谕微微一顿,转身离开。

    离开片刻后,又出现在李府门外。

    就在这个时候,李府里走出一个中年儒雅的男子,男子嘴中念念叨叨:“这究竟是什么破观察使,竟连一个小泵娘都欺负,逼着小泵娘去做事情,还吓唬小泵娘,这朝堂难道连个差不多的人都没有了吗,连这样的狗东西都弄到朝中做官了。”

    若是李清蓉在这里的话,肯定能认出这念念叨叨的中年儒雅男子,正是钱师爷。

    苏卿谕眉头直接皱起,想了想,叫住那看起来儒雅的中年男子:“你在骂谁?”

    “还能骂谁,当然是江南路的观察使,苏卿谕。”

    苏卿谕:“……”

    “你是李府的?”

    钱师爷才反应过来自己太生气了,竟对着一个陌生人骂了观察使,这会听到这询问,顿了一会:“我不是李府的,就是路过这里。”

    “那为何骂苏卿谕?”

    “还不是这苏卿谕不要脸,连一个十多岁的小泵娘都欺负还要威逼利用。”钱师爷说到这个就生气,琢磨着反正也隐瞒了自己和李府的关系,便对着陌生人说上两句消消气好了:“自己有事情,自己去办就好,如何能为难一个十多岁的小泵娘。”

    苏卿谕眉头皱的更深:“为难一个十多岁的小泵娘,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你只要知道这个苏卿谕不是人便是了,我还要去处理这个乌龟王八蛋做的事情呢。”

    苏卿谕眉头直接皱的更深:“能和我说说,这苏卿谕为难了哪个十多岁的小泵娘吗?”

    就在这个时候,李府又小跑着走出一个小泵娘:“钱叔,你的荷包掉院子里了。”

    “快进屋呆着,别回来出来又遇到坏人了。”钱师爷快速对着小泵娘开口。

    苏卿谕转头,便看到个熟悉的人,正是几日不见的李清蓉。

    苏卿谕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什么,看向钱师爷:“你说苏卿谕为难的十多岁的小泵娘,可是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