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佛系小媳妇最新章节 - 145.太过诡异,交粮

七零佛系小媳妇 145.太过诡异,交粮

作者:云沧月书名:七零佛系小媳妇类别:玄幻小说
    等人离开后,孙思妙才睁开眼睛,然后叹息一声。

    想不通!

    宝玉问道【小祖宗,你咋不出声让他住手?】

    那个来人是孙思妙的三叔孙志双,而他翻找的是马大兰放在明面上的钱财和票。

    要是他翻出马大兰真正的钱,孙思妙是不可能真的不管的。

    【他想走,谁拦得住?】

    冒着当一个流民的风险,为了什么?

    此时孙思妙才真的不得不重新对自己几个叔叔伯伯重新定义。

    以为很老实的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选在这个时候,为了什么?

    如果孙思妙没有猜错,恐怕这事情孙志双应该策划了很久。

    至于是谁的主意,孙思妙不知道,不过不难猜。

    【不告诉你奶奶吗?】

    孙思妙摇摇头。

    这个事情现在不适合她来说。

    而且孙志双的打算是什么?

    他敢偷钱就应该计划好了,孙思妙甚至都认为自己当时要是醒了的话,三叔会掐死自己。

    真的!

    那股杀气她感觉到了。

    自己的亲人要杀自己,多么的讽刺。

    一直等马大兰和孙慎国回来,孙思妙都没睡着,不过到底是囫囵睡了个觉,天不亮院子里的人都起来了。

    “今天去交公粮,你们在家老实的把自留地剩下的谷子收了!”

    马大兰跟几个儿子和儿媳妇说道。

    这个事情众人没有反对,本就应该的。

    孙思妙一直看着孙志双的屋子,可惜没有动静,而爷爷奶奶似乎也不在意。

    这天充满了诡异。

    还有更加诡异的,那就是贺家祖孙也提出这一天跟着离开。

    太突然了。

    不是说治好腿吗?

    怎么还没有完全收尾,就走了?

    太诡异了。

    【宝玉,是不是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孙思妙难得主动询问。

    宝玉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可是孙思妙不信!

    小东西在贺逸霆的事情上很多地方都诡异的很,她要是信了它才怪!

    一个有小算计的小东西,有的是机会收拾它。

    贺老爷子对着孙思妙说道:

    “妙妙,这个你留好,以后去京都记得去看看爷爷!”

    老爷子把一块玉葫芦挂到了孙思妙的脖子上,完全不给她机会拒绝,而贺逸霆张张嘴竟然没有阻止。

    太诡异!

    还是太诡异!

    转头看着自从上次打了一顿的贺逸霆,两个人除了给老爷子看腿,什么也没有交流过。

    摸着脖子上的东西,孙思妙知道这是块好玉,因为宝玉说这个玉很特殊。

    “这个给你,你记得给老爷子用!”

    孙思妙鬼使神差的给贺逸霆一瓶药物。

    贺逸霆摸着手里的小玻璃瓶,还有上面的纹理,眼睛猛缩,不过最终只是点点头。

    宝玉说她太冒险了,可是孙思妙知道没有贺逸霆,这段时间不会过的这么舒坦。

    她再混账,也不会真的当看不见。

    他选择这个时候离开,肯定是有不得不离开的事情。

    而且看离开的方式也知道,他们家肯定是发生了重大变故。

    而这份变故让贺逸霆和老爷子不得遭受更加艰难的事情。

    实在没有忍住自己的手贱,最后在贺逸霆上车的时候,在他的口袋里塞进去不少东西,然后跑回屋。

    贺逸霆摸着口袋里那满满的小玻璃瓶,想下车问清楚,可是终究没有敢。

    “你别后悔!”

    贺老爷子跟孙慎国小声说了一声保重,车子就开走了。

    而孙思妙看着远去的车子,竟然有些不舒服。

    鬼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会不舒服?

    不是应该开心吗?

    好在这个情绪在马大兰说带着她一起去交公粮的时候就消失了。

    管那么多做啥?

    如今的她可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那就是督促亲爹赚钱盖房子。

    孙思妙可不知道,这一次分别,再次相见竟然是会过了那么长时间,长到她都快完全忘记了这些事情。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孙思妙拿着个柳条坐在驴车车把式上,嘴巴里哼着这首应景的儿歌。

    其他人都被孙思妙给感染,本来因为昏昏欲睡的样子都精神起来。

    踏着晨雾车队来到了孙思妙来过的粮站门口。

    看到长长的车队伍,每个车子上都拉着粮食,一个个麻袋子码在上面。

    各种吆喝声不断响起,即便是来的那么早,还是拍在了队伍的末端。

    而身后也有其他村子挑着扁担或者是用小推车推着过来的队伍。

    孙思妙站在粮食上面看到粮站门口那带着袖章的人不断的大声呵斥,脖子上面围着毛巾的汉子们陪着笑脸。

    一想到直到二十一世纪后才取消交公粮制度,这种现象还要持续几十年,孙思妙就感觉无奈。

    真的不知道那些工作人员为什么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这明明人在这里就是不开称收粮食。

    “还是你们孙家村会算,老子昨天就来了,结果在这里睡了一x夜,差点没被蚊子给咬死!”

    排在孙家村前面的队伍是燕子河下游的一个村子,这村支书和会计跟着过来,可昨天下午没有赶上,人家工作人员下午七点就收了称下班了。

    他们也不能够推着车再回去,怕第二天赶不上,只好在这里凑合一x夜。

    想想那个场景,孙思妙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虽然宝玉一直说蚊子腿也是肉,让她想办法今天让所有人都过了称,可是她一个小孩子怎么办到?

    功德值真的不好赚,要不上辈子命也不会丢了也没有赚多少。

    此时太阳刚刚冒出来,还不热,所有人都靠在车子旁边等着。

    而会计和孙慎全几人都凑到队伍前面,打听情况。

    每年这交公粮的时候,那工作人员才是关键,这最怕的就是好不容易排上了,最后告诉你这粮食不合格。

    一句话,你就要回去重新晒,还要折腾一次。

    有那倒霉的折腾好几次呢。

    “算啥呀,这群鳖孙,仗着吃公粮,把老百姓不当回事!”

    孙大海到底是不顺,看着那些拿着三角凹槽的工作人员就有不好的记忆。

    “小点声音,那些人耳朵贼好使!”

    孙志文拉拉孙大海的胳膊,让他别说话,这些个人模狗样的东西,坏的很!

    “看看,前面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