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爱妃,朕饿了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六章 林木花的小心思

爱妃,朕饿了 第一百零六章 林木花的小心思

作者:小胖兔书名:爱妃,朕饿了类别:玄幻小说
    “我不想回去!我不要回去。”林木花所住的驿馆里,传来了阵阵争吵声和瓷器破碎的声音。

    林木花背对着杜尔乐,拿起桌上的茶杯,用力将茶杯摔在了地上。

    瓷杯碎了一地,开出了一朵破碎的花。

    “我的公主呀,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我们输掉了比赛,没能完成国君交代的任务,还是赶快回去赔罪吧。”杜尔乐围在林木花周围,微微弯着腰,整张脸全都皱着,五官都揪在了一起,像是一只薄皮大馅十八个褶的大包子。

    “我不管,我就要留在这里!”林木花哼了一声,继续转向相反的方向。

    杜尔乐又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哄道:“哎呦,我的姑奶奶,小祖宗,你想要留在这里,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像一只围着主人打转的哈巴狗一样,不管林木花再怎么不理他,他都想尽办法去讨她欢心。

    “我……我……”林木花的气势一下子就矮了三分,不像是平时的爽利性子,微微低着头,双手攥着衣角,有些扭扭捏捏说不出口。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杜尔乐急得满头都是汗,着急道。

    “我……我要嫁给大盛皇帝!”林木花也有些急了,一下子脱口而出。脸唰地一下红了,双手捂住脸不再说话。到底是云英未嫁的黄花闺女,说起婚嫁之事,就算平日里再开朗,如今也害羞起来了,脸红的像是一只煮熟的虾子。

    “什么?”林木花的话对于杜尔乐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整个人呆在了原地,嘴巴大张着,声音不觉提高了八度。

    “你!你小点声!”林木花移开双手,似嗔似怒地看了他一眼,跺了跺脚。

    “这……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呀?你也不是不知道,国君此次派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国君不会同意的你留在大盛的!”杜尔乐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了,清咳两声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不管,我非他不嫁。”林木花生气地嘟着嘴,一屁 股坐到了椅子上,冷冷说道。她从小被宠惯坏了,本就是个倔强性子,如今脾气上来了,就是三头牛也拉不回。

    “我番禹国好儿郎多的是,想娶公主的人从城东排到了城西,那不是全都看你脸色随便挑,你为何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呢?他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你又何苦受这份委屈。”杜尔乐深知林木花是个什么性子,也不敢激怒她,生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只好软着性子好言好语劝着、哄着。

    “哪些人不爱我,爱的都是我的身份,想要做皇家的乘龙快婿罢了。”林木花说着叹了口气,心情有些低落,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可他不用,他是那么的英武伟岸,又心系天下,在意黎民百姓的安危,是个真正的好君主、好男儿。他又是那么的温润如玉,对他的妃嫔又那么温柔体贴。”

    杜尔乐听着自己的心上人把别人夸得像朵花一样,心中酸涩无比,十分不是滋味,却又不能对她放任不管,只好苦着脸继续劝道:“你也知道君主打得是何主意,我怎么能把你留在大盛?”

    “哥哥的野心

    太大,想要吃下这块肥肉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当心闪了舌头。”林木花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

    “这样吧,我们在大盛多留几天,你再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可马虎不得。”杜尔乐心知无法说服林木花,便打算传书给国君,让他来处理这件事,眼下只好先稳住林木花,便应允她多住几天。当然,如果能够让国君将林木花许配给自己,那就再好不过了,杜尔乐暗暗盘算道。

    “我的心意是不会变的。”林木花闷声道。

    “那你问过大盛朝皇帝的意见了吗?他也喜欢你吗?”

    “这……这如何能说得出口……”林木花想起他那好看的眉眼,便觉得呼吸加速,双颊滚烫。

    “男女之事,贵在两情相悦,明日我帮你探探口风。”杜尔乐心里只觉得有一股火在烧,却又不得不压住怒气,好声好气道。

    “我也要去!”林木花抬起头,想到能够见他,眼神亮了起来,可是又想到他身旁的那个女子,与他那么和谐,两个人站在一起,好似一幅画一样,便又觉得心里堵堵的,眼神的光熄了。

    “你一个女子,恐怕有些不方便。”杜尔乐拒绝道。

    “我要去,我要是不去,谁知道你会乱说什么?”林木花盯着杜尔乐说道。

    杜尔乐无奈,只好点头应允。

    …………

    夜里,南风殿

    林清浅累了一天,吃过晚饭没过多久,一倒在榻上便睡了过去,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颜墨则翻来覆去睡不着,定定地看着林清浅安静的睡颜,不知道该如是好。

    宫中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却毫无头绪,如果真的有如此相像的人或是有能够让人如此相像的方法,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边还有谁可以相信。

    缓缓起身起身,披上自己的衣服下床,打开了窗子,发出了三声布谷鸟的叫声。

    不一会儿,两个黑影一前一后闪身进来,彼此对视了一眼,又慌忙移开视线,朝颜墨行了个礼。

    “夜风,朕安排你的事,查的怎么样了?”颜墨负手而立,眼神望向窗外,眉头轻蹙。

    “属下正在查,还没有头绪。”

    “尽快吧。”颜墨叹了口气,吩咐道。

    “是,属下遵旨。”

    “你先下去吧。”颜墨朝他摆了摆手,说道。

    夜风点了点头,翻窗出去,很快便消失在夜空中。

    “昨日,你为何要丢下林清浅,一个人行动?”颜墨的语气里微微有些怒意,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属下失职,请主子责罚。”夜染单膝跪地,低头道。

    颜墨沉默了半晌,缓缓说道:“起来吧,念在你这次还算赶得及时,没有酿成大祸,这次我不追究,只不过,没有下次了。”颜墨的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颇有不威自

    怒的气势。一想到自己差点就失去她,颜墨便觉得气血上涌,他没办法冷静。

    “是!”夜染朝那边的床幔看了一眼,双手抱拳。就算颜墨不说,她也打算好好守护她和素素两人,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让她把她们当成朋友看待。

    “以后定要片刻不离地陪在她身边保护她,知道吗?”

    “属下遵命!”夜染得令,在颜墨的示意下也退了出去。

    颜墨轻轻将窗子关上,转身回到了暖阁内。

    暖阁间点着一只红烛,在如豆的灯火下,她睡得那样香甜,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块阴影,肌肤泛着健康的光泽,挺翘的鼻梁下嫣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他从小 便被教导,帝王切不可动情,人一旦有了软肋,便有了把柄。可是,如今他有了一个想要守护的女子,他不想让她受伤。帝王的权衡之术要求他必须雨露均沾,不能对谁过于宠爱,也不能冷落高官之女,可是他只想把最好的全都给她,在他累的时候,只有在她身边才能彻底放松下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违背自己的心,他要护她周全,颜墨看着身旁的佳人,暗自下定了决心。

    空气中传来淡淡的香气,带着花香味道的香屑徐徐烧着,沁人心骨。

    颜墨觉得自己的心平静了许多,脱 衣上床,试探性地伸出手臂,将小巧的女子环住,闻着她发端的清香,沉沉睡去。

    ……

    第二日 乾元殿

    杜尔乐身着华服,手里拿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上前一步行礼:“这是我番禹国特制的黄山毛尖,特此备来供您品尝。”

    “使者的好意,朕心领了。”颜墨点了点头,笑道。

    小腾子走下台阶去,走到杜尔乐跟前接过木盒,双手举着回到了原位。

    “由于随行的厨师身体欠佳,还需在贵地讨扰几日,养好了身体再回朝。”

    “哦?”颜墨微微皱眉,露出疑惑的表情,怎么一个厨师都如此金贵了吗?

    “哦,此次随行的厨师林木花,正是我朝公主林尔华哒。”杜尔乐解释道。

    颜墨闻言点头,关切道:“原来是公主,公主身娇玉贵,可马虎不得,使者大可放心的住下去,朕一定派最好的御医到驿馆为公主诊治,好让公主早日康复。”

    林木花,也就是番禹国的公主林尔华哒抬头看了一眼颜墨,随即又害羞地低下头,说道:“多谢皇上关心,本公主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林木花说完便朝着杜尔乐使眼色,示意他说出那些她难以启齿的话。

    杜尔乐清咳了两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男女婚嫁之事,向来都是男方开口,哪有女方上赶子的道理?再说了,没有君主的同意,他要是开了这个口,恐怕皇上是要问他的罪的,可是那是公主,又是个任性倔强的公主,他又不能武逆,只觉得左右为难 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