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零致富经最新章节 - 第1018章恶趣味

重生五零致富经 第1018章恶趣味

作者:黑鱼精书名:重生五零致富经类别:玄幻小说
    “我知道轻重,这件事我亲自看着小李做的,保证不会出纰漏。”魏晨光正色道。

    “给老局长的礼物现在送还是事后再送?”魏晨光问。

    出了事以后上层肯定需要一个能为他们说话的人。

    老局长家的公子要结婚了,何小西让人给准备的一套组合家具,现在就放在百货店的仓库里。

    “现在送,你亲自带人给送去。”

    等事发再送就没有效果了,而且出了事,那么多眼睛盯着,谁还敢收他送去的东西?

    当天晚上,刘海洋约了何大毛,在大车店里见了面,商议定了这件事。

    何大毛送刘海洋出门的时候,刘海洋见到了一个熟人。

    “刘叔叔,你也来吃饭呢?”一个小伙子招呼着刘海洋。

    “跟个朋友一起吃顿便饭,”跟他介绍何大毛:“老何,市局的。”

    小伙子对着何大毛点点头。

    “你结婚的那套组合家具就是老何托人从南方弄来的,全市独一套,咱们这儿买不到。”

    听说是独一无二的,小伙子很高兴,跟刘海洋道谢。

    又跟何大毛介绍道:“我们老局长的公子。”

    何大毛当然知道,他买来的那套家具就是给这位准备的,商业局的一位退二线的局长的小儿子。

    为了给刘海洋通路子,他们专门针对性的打探过商业局各位领导的家庭情况。

    这次送礼也是送到人心坎里。

    这位跟单位里的一个女职工勾搭上了,跟原配离婚扶小三上位。

    家里原来的家具家什,原配给拉走的干干净净,就给他留了一张光板床。

    小三家条件不咋地,肯定置办不了什么好嫁妆,何大毛就趁机“雪中送炭”去了。

    寒暄了几句,大家就散了。

    何大毛看到局长公子进了菡萏包间。

    送了刘海洋,何大毛跟何时来打了声招呼往大车店那边去了。

    走到卫生间门口,何大毛觉得尿急,进了卫生间,跟从卫生间出来的一位女士走了个对头。

    何大毛往旁边让了让,这点女式优先的气度何大毛还是有的。

    那女人昂着头噔噔噔踩着高跟鞋走了。

    何大毛摸摸鼻子,也顾不得上厕所了,跟着那女人,看到她也进了那个菡萏包间。

    何大毛扯着一个服务员:“玉儿,菡萏包间里吃饭的是什么人?”

    “一男一女,两口子吧?看着像两口子,怎么啦?”服务员好奇的问。

    “没事,你忙去吧!”

    干饭店的,经常能看到不是两口子的跟两口子一样出来吃饭,都见惯不怪了,服务员就去忙了。

    何大毛抽抽鼻子,自言自语道:“他娘的,有点意思啊!姜建彬的对象要嫁人了,嫁的男人不是他。”

    何大毛站在小便池边上,发出猥琐的笑声,把其他如厕的人吓得不轻,以为遇到精神不正常的人了。

    何大毛把姜建彬送去小码头做工,把人家对象给办了回城,就是个无聊的恶趣味。

    这事他都忘了,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这件事的后续发展。

    何大毛挠挠头:这件事姜建彬是该谢我涅,还是该谢我涅?不是我他就惨了。

    殊不知姜建彬怎么着都很惨!对象给他戴了一顶帽子,给别人跑了,自己还在码头那弯腰撅腚拉板车呢!

    又过了好几天,何大毛才又想起这件事,良心发现一般给陆友湖打了一声招呼:“友湖哥,小码头那边干活的有个知青叫姜建彬的,你给他调个岗位,

    一个学生娃,干那么重的活挺可怜的啊!你们也太过分了,怎么能安排人孩子去那儿?”

    陆友湖:==(●●|||)

    陆友湖早知道有个知青,不知道怎么得罪的何大毛,他把人调到码头上了。

    不过那孩子一直干活挺勤快,也没出什么事,大家为了照顾何大毛的情绪,就没管这件事。

    闹了半天成了他们把人调那去的了?

    陆友湖在心里把何大毛鄙视了一番,去办这件事了。

    打了个电话到小码头那边:“喂,通知一下姜建彬,让他到村部报到,他以后就调离你们那边了,你们的人员自己做调整。”

    村里的知青一般都在学校任教,还有一部分在厂子里做文员。

    陆友湖在考虑把人安插到哪里去。

    姜建彬接到通知就过来了。

    陆友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嘴唇干裂,一张脸晒得黑黑的,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那补丁打得歪歪扭扭的,大概是他自己的手艺。

    陆友湖给他倒了一杯水。

    姜建彬坐在那里,两只手抱着杯子。大概是渴了,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

    “小姜啊,你在小码头那边干得还不错,你们队长直夸你,现在村里决定给你调整一下岗位,现在问问你个人的意见。”

    姜建彬受宠若惊的抱着杯子站起来。

    陆友湖当然不能说把他扔到小码头那边是何大毛的恶趣味,即便是事实也不能说。

    只能说得似是而非,让他自己解读成村里是为了考验他,特意把他送到艰苦的岗位上去锻炼。

    现在嘛,他通过了考验,村里决定给他安排一个大展宏图的岗位。

    “小码头那边就挺好的。”姜建彬说。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可以上一些履带和起吊装置,那样就能提高不少效率。”怕陆友湖觉得他实在拿乔,姜建彬赶紧解释道。

    陆友湖当然不能说把他扔到小码头那边是何大毛的恶趣味,即便是事实也不能说。

    只能说得似是而非,让他自己解读成村里是为了考验他,特意把他送到艰苦的岗位上去锻炼。

    现在嘛,他通过了考验,村里决定给他安排一个大展宏图的岗位。

    “小码头那边就挺好的。”姜建彬说。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可以上一些履带和起吊装置,那样就能提高不少效率。”怕陆友湖觉得他实在拿乔,姜建彬赶紧解释道陆友湖当然不能说把他扔到小码头那边是何大毛的恶趣味,即便是事实也不能说。

    只能说得似是而非,让他自己解读成村里是为了考验他,特意把他送到艰苦的岗位上去锻